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許清歡閔亦辰的小說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許清歡眼珠子一轉,翻了個白眼,就『不省人事』了。

閔小五原本被自己老娘的舉動給驚着了,許清歡這一暈,他又緩過神兒來了。顧不得什麼,抱着許清歡就進了那間搖搖欲墜的茅草屋。

「柱子哥,你幫我去請李郎中來。」人群中一個跟閔小五差不多歲數卻比閔小五壯實不少的年輕人應了一聲就往外跑。

人都暈過去了,要是還抓着不放,還怎麼折騰?圍觀的人很有默契的都沒有走,但也都沒有人再指責閔小五跟許清歡了。

趙氏恨得牙根痒痒,可又沒招兒。

柱子很快就把李郎中請來了。

留着山羊鬍的李郎中看了一眼閔小五,給許清歡把了把脈,嘆着氣道:「小五啊,大叔不是叮囑你了,讓這丫頭好好歇着嗎?她這骨子裡虛着呢!」

「李大叔,清歡沒事兒吧?」閔小五有些自責。

「倒是沒有什麼大事兒。」李郎中摸着山羊鬍說道。

「我就說沒事兒吧,動不動的暈給誰看啊?」趙氏拔高着嗓門道。

李郎中瞅了她一眼,認真的對閔小五道:「小五啊,你給這丫頭弄點兒吃的補補,這都餓暈了,再餓下去,她連這副小身板都保不住。」

許清歡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意,這李郎中還真是……這下那老虔婆的臉都丟光了吧!

莊戶人家,農閑的時候是捨不得吃,但是也沒有哪家會把人餓暈了,這在河邊村兒可是頭一遭聽說。

閔家老爺子臉上掛不住了,這個死老婆子,這是做的什麼事兒,他好面子,覺得這家裡怎麼鬧騰都行,但是別在外人跟前鬧騰,今兒個這老婆子不光是在外人跟前鬧騰了,這還爆出這麼個了不得的事兒,雖然這丫頭他也看着不喜,可也不能不給飯吃吧。這話要是家裡人說,他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可這是村裡的郎中把脈把出來的,這以後村裡人還不得戳自己脊樑杆子啊?

「你個死老婆子,你就算心裏不滿意小五沒跟你提前招呼就買了媳婦回來,你也不能這麼跟兩個孩子置氣啊!」閔老爺子氣急敗壞的道,「你說說,你不是打小就疼愛小五嗎?這一回怎麼就這麼狠心了?」

這婚姻大事,父母之命,閔老爺子這話直接就把過錯推到閔小五身上了。

果然,眾人雖然同情閔小五跟許清歡,但聽了閔老爺子的話,又都覺得閔小五做的這事兒不地道了。

趙氏不笨,閔老爺子這麼說話這是給她挽回形象呢,當即就抹着眼淚哭道:「我這不是氣急了嗎?家裡誰不知道我心疼小五,可他一聲不響的就給我買了個媳婦回來。還花了五兩銀子,大伙兒說說,咱們莊戶人家一大家子整年的口嚼都沒有五兩銀子啊!這小子就這麼不吭不響的……我也是氣啊,就說了幾句,他就領着這丫頭搬到這後院兒的茅草屋子了!這不是逼我嗎!」

形式瞬間逆轉,閔老爺子的三言兩語就把趙氏說成是個因愛成恨的慈母,而閔小五跟許清歡就成了這不把老人放在眼裡的不孝子女。

果然是會咬人的狗不叫喚,一開始的時候她還當閔老爺子是個慈祥善良的人呢,感情這被閔家老太太還狠啊!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話果然有道理。

許清歡恰到好處的醒過來,幽幽的道:

「小五,老太太這是不趕我們出門了?原來老太太趕我們出門是說的氣話啊,我們也真是蠢笨,竟然就當了真了。我就說么,老太太是有菩薩心腸的人,才一個月不給我們口糧而已。還好咱們兩個皮糙肉厚的,沒有餓死,這要是餓死了,可不就給老太太的形象抹黑了?」

才一個月而已?

閔小五立馬就明白了許清歡的意思,撲通就給趙氏跪下了。

「娘,是小五笨,沒有想到娘不是真想趕我們出來的。娘,你就原諒我跟清歡吧,我們這就搬回去住。娘,您就原諒我們這次不懂事兒吧。」

聰明的人,琢磨琢磨許清歡話里的意思,自然不會偏幫趙氏。

這不聰明的人,看着兩個孩子認錯,也不會繼續追究,反倒是幫着勸趙氏原諒他們。

攆出來的人,這會兒又要讓他們回去,趙氏是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還偏偏不能喊疼。

閔老爺子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強撐』着坐起來的許清歡,這丫頭不簡單啊。

趙氏心裏一股火頂的心窩子疼,哪兒還能在這兒待下去?一甩袖子,顛着小腳就回正屋去了。

這熱鬧到此為止,圍觀的人也不好留在這兒圍着了,很快就都散開了。

閔老爺子說了一句『那就搬回去吧』,也後背着手離開了。

剛才還很擁擠的茅草屋子一下變得空當了。

「小五,這是我娘讓你給清歡補身的。」柱子從懷裡掏出兩個雞蛋塞到閔小五手裡,「用不用我幫忙搬東西?」

這柱子人不錯,許清歡心裏判斷,閔小五人緣還不錯么,這麼窘迫的情況下還有幫忙。

閔小五也沒有跟柱子客氣,把倆雞蛋放到床頭柜上,道:「柱子,你幫我跟劉嬸兒道謝啊。這雞蛋等以後我有了,雙倍奉還。」

柱子捶了閔小五一拳:「說啥呢,跟我們家兒還這麼客氣。我娘還叮囑我告訴你,清歡很可憐了,你要好好待人家。」

閔小五點點頭,起身推着柱子往外走:「好了好了,你別啰嗦了,清歡要好好休息。至於往回搬,我這屋裡有啥,還得勞動你?我自個一趟就能搬利索了!」

送走了柱子,閔小五就抓起兩隻雞蛋往外走,不一會兒,一大碗飄了小青蔥的蛋花湯就端到了許清歡跟前。

「清歡,趁熱喝了。喝了咱們搬家。」閔小五目光灼灼的道。

許清歡以前從來沒有覺得雞蛋是好東西,但是這一刻,她覺得,這天底下所有的美味兒都不如眼前的蛋花湯。

信奉吃獨食肚子疼的理念,這一碗蛋花湯被兩人分食了。這樣的好日子,許清歡心裏默默發誓,以後一定要爭取每天都能過上,不過發誓完了許清歡心裏就笑話起自己了,真是沒出息,一碗蛋花湯的日子還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