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許清歡閔亦辰的小說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許清歡到底是沒有拗過閔小五,他一本正經的說自己身體還很虛弱,需要靜卧修養,所以挖野菜這樣的活計還是自己做。

這算是小小的關心,許清歡有點兒美滋滋的接受了。

躺在熱乎乎的炕上,一會兒就有睡意來襲了,許清歡整個人都迷迷糊糊的。

「這大白天的在炕上挺屍?我們閔家可沒有餘糧養着!」中氣十足的大嗓門跟炸雷似的在屋裡響起。

許清歡正迷糊呢,被嚇了一大跳。睜開眼睛,這屋內的光線已經有點兒暗了。背着光,只見一個身材中等的婦人站在門口處。

婦人身後跟着的正是閔小五的大嫂李氏。

許清歡坐起身子,也沒有下炕的意思,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盯着這來者不善的婦人。

來的婦人正是閔家的當家婆子趙氏,剛才聽自己大兒媳李氏回去說許清歡沒什麼事兒,她這心裏就不得勁了,乾巴巴的黃毛丫頭,居然拐着自己兒子寧肯不在老宅住着,這樣的人,在趙氏眼裡那就是喪了良心黑了肝爛了下水的浪蹄子,要不是這小娘皮來了,一個好端端的勞力咋能跟自己叫板?

趙氏在閔家那是說一不二的,兒子媳婦哪個見了她都老老實實的,說一絕對不敢二的,可現在這小娘皮見自己來了還屁股張在炕上一動不動的,在趙氏眼裡,這是挑戰她在閔家的地位。這樣的事兒,趙氏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

「耳朵被糞蛋子堵上了還是長了驢毛了?」趙氏氣沖沖的道,「你這個有娘生沒爹養的玩意兒。」

這老婆子是不是吃了槍葯了?自己也沒招惹她啊,這就罵上門了?難道是原主以前招惹她了?

這再繼續下去,娘還不知道能罵出什麼難聽的呢,李氏在一旁趕緊出聲搭腔:

「娘,清歡身體才見好轉,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您老大人有大量,別生氣啊!」

趙氏等的就是有人搭腔,不然自己在這兒叫罵有什麼意思?

「哪兒哪兒都有你的事兒,什麼時候我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兒了?你是不是仗着給我生了大孫子,就覺得在閔家有地位了?我可告訴你,給我閔家開枝散葉那是你分內的事兒,你可別指望因為這個,我就得好吃好喝的供養你!門兒都沒有!」

炕上坐着的許清歡算是見識着了,感情這老太太不是光針對自己一個人啊!大嫂不過就幫腔了一句,就被數落到這樣?這老太太是不是心理扭曲?

李氏被數落的不吭聲了,趙氏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這給人當兒媳婦,就要有當兒媳婦的覺悟。兩相對比之下,這炕上坐着不動的許清歡更是礙眼了。

「身子骨沒事兒,就趕緊幹活去!不然別指望我們閔家養你這麼一號閑人!」趙氏趾高氣昂的指揮道,「前院的雞還沒喂,你出去弄點兒野菜,剁了餵雞!」

閔小五才說了,這閔老太太不讓自己在閔家吃飯的,這不給飯吃憑什麼給幹活啊?

「閔小五告訴我,閔家不給我飯吃,既然這樣,我為什麼要幹活?母雞下了蛋不給我吃,公雞殺了肉不給我吃。老太太,你當我傻呢?」許清歡滿臉懵懂的盯着老太太問道,「難道老太太心裏愧疚,以後想給我飯吃了?要是給,我肯定會幹活的!」

趙氏習慣了自己說話,家裡人無條件服從的,哪個敢提出質疑?許清歡的拒絕簡直是狠狠的抽了她的臉,作為家長的顏面都沒有了,她哪兒還能心平氣和的站在這兒?

接下來,許清歡見識到了以前她從未見過的一幕。

趙氏看着很體面的一個人,顛着小腳出了屋子,茅草屋前頭有一大塊空地,趙氏一屁股就坐下了——

「老天爺啊,你睜睜眼吧,老婆子我一把年紀了,現在被這麼個黃毛丫頭欺負,她是我閔家的銀子買回來的,我還得當菩薩供起來了!我老婆子這是做了什麼孽了?好好的兒子就被拐的跟我離了心……老天爺啊,我不活了,你讓我死吧!」

唱念做打一氣呵成,連停頓都不用,這一邊兒乾嚎一邊兒手還沒忘了拍大腿。

這變化實在太快,以至於許清歡並沒有及時反應過來。

李氏面部抽了抽,看了看炕上還沒動彈的許清歡,嘆了口氣,這小丫頭就不知道息事寧人?身在閔家,不順着老太太的意思,哪兒能有好日子過?

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就圍了許多人過來。許清歡這還是第一次見這麼多人呢!

男女老少都有,在茅草屋跟前圍成了半圓,饒有興緻的看着閔家老太太的表演。

「這成什麼體統?老大,還不趕緊把你娘拉起來?」一個手裡拿着旱煙袋的跟閔家老太太年歲差不多的男人瞪着眼睛說道。

旁邊一個黑壯的漢子應了一聲,就趕緊上前扶趙氏。

「我的兒啊,娘不活了,娘今兒就死這兒了。這個喪了良心的小娘皮她要逼死娘啊!」趙氏一見自己大兒子過來了,這嚎的聲音更大了。

閔亦祺臉上十分尷尬,自己娘是什麼樣的人他心裏十分清楚,這會兒這麼鬧,八成是來小五這兒找刺兒被頂撞了,下不來檯面了,才鬧出這麼一出。閔亦祺一邊兒扶趙氏,一邊兒看着許清歡,小五的屋裡人要是個聰明的,這會兒就應該趕緊來陪個不是,消了娘的怒火,這樣大家都好看,不然這鬧起來沒完沒了的,還不是叫人看了笑話?

看着閔亦祺那略帶祈求的眼神,許清歡仰天翻了個白眼兒,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她許清歡可不是這種軟弱可欺的人!愛哭愛鬧,那就繼續唄,權當看戲了。

趙氏這麼鬧騰,不是一次兩次了,每次,只要自己一拿出這殺手鐧,全家上下都服服帖帖的。這是她拿捏兒子兒媳的絕招,不然,家裡老的這麼坐在地上,旁人鐵定要說不孝的。在大周,這不孝可不是小事兒,這麼說吧,爹娘賣兒賣女那都是合法的,但是兒女要是不供養爹娘,那可是要挨板子的。

只可惜,這樣的不平等條約,許清歡作為一個穿越重生人士,那是半點兒都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