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許清歡閔亦辰的小說 第3章_淺官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買?買回來?

許清歡低頭看看自己被緊緊抓住的右手,一截白皙的手腕露了出來,皮膚十分光滑,半點兒傷痕都沒有。

如果自己沒有記錯的話,右手手腕上有個L形狀的疤痕,是自己小時候調皮留下的,而且因為當時傷口很深,癒合好之後的疤痕也很清晰,多少年都沒有淡過,可是現在,完全沒有。

難道死了之後,這些身體特徵都會沒有嗎?

下意識的,許清歡用沒有被抓住的左手摸上胸膛,果然——

自己引以為傲的胸圍都變得扁平了,死了之後好歹讓自己保留完美身材啊,這豆芽菜似的身材,讓人看了就沒有半點兒興趣,這以後可怎麼勾搭個帥帥的男鬼啊!

閔亦辰滿頭霧水,對於許清歡的動作他很是詫異,對於她臉上變幻莫測的表情他更是堅定了一件事兒,這腦袋真是撞的不清楚了。

「清歡,你跟我回去吧。我閔亦辰對天發誓,你回去了之後,絕對不會再勉強你做你不想做的事兒了。你願意留下來生活,就留下來生活,不願意的話,你想去哪兒都成!」

這男子說自己是被買回來的,可是在自己的記憶里,她已經死了。

對了,剛才那兩人說過,五兩銀子,還有什麼閔小五,這個人也姓閔,難道他就是閔小五?再想想那兩人的話,分明是想要把自己埋了,要自己真成了鬼,怎麼還用埋?

「我?我沒有死嗎?」許清歡壓抑住聲音里的激動,問道。

閔亦辰點點頭:「你沒有死。」

死是沒有死,可是變糊塗了,言行舉止都變了。

明明死了,又活生生的站在這兒,在許清歡的認知里,那就只有一種情況了。自己重獲新生了,打量一下自己的身體,跟以前完全不一樣,那就是藉著別人的身體重生了,再看看眼前這人的裝束,自然是不是重生在原先的時空了,不過,不管如何,對於不想死的許清歡都是好事兒。

「太好了,太好了。我沒有死,沒有死。」許清歡高興的蹦起高來,樂極生悲,腦袋上傳來巨大的疼痛,許清歡不省人事了。

再次醒來的許清歡,已經躺在炕上了。

抬手摸摸額頭,已經包紮好了,身上的疼痛似乎也緩解了不少。

只是,這是在哪裡?還有那個閔小五又去哪兒了?

身下是溫熱的,只是這蓋着的東西真的是被子嗎?觸手的感覺有點兒硬梆梆的,再看看,補丁摞補丁的,好在,沒什麼異味兒。再看看頭頂,這真的是房頂嗎?手臂粗細的橫樑,還有耷拉着的幾根稻草,這房頂真的能遮風擋雨嗎?

屋子裡除了炕頭上擺着個柜子,屋子**擺着個破舊的看不出顏色的桌子外加兩條長凳,再什麼都沒有了。

許清歡垂着頭嘆氣的空當,閔亦辰端着個黑瓷海碗從外頭進來了。

「清歡,醒了?」閔亦辰貼着炕沿坐下,「這疙瘩湯你喝了吧,裏面放了一隻雞蛋,好喝又很有營養的。」

碗里還冒着熱氣,聞着有一股子誘人的香氣,不過看上去,卻是沒有任何食慾。

稠乎乎的疙瘩湯,做到這樣,還好意思說好喝。

許清歡剛想搖頭說不喝,奈何肚子不爭氣,很不配合的咕嚕了幾聲。

也不知道這是多久沒吃飯了,面對一碗疙瘩湯都抵擋不了誘惑,看來這具身體以前過的日子真好不到哪兒去。這閔小五也不怎麼樣么,讓原主這麼過的這麼慘兮兮的。

跟什麼過不去,也不能跟肚子過不去,看在這疙瘩湯能填飽肚子的份上,還是喝掉吧。

許清歡接過黑瓷海碗,一勺一勺的喝着疙瘩湯。

閔亦辰嘴角一彎,臉上閃過一絲不可思議,不過就那麼一瞬。現在清歡的樣子很好,李郎中也說了,除了頭上的傷口跟身上的摔傷,她人沒有什麼問題的。這樣,閔亦辰心裏也放心了,雖然不過相處了幾天,但是許清歡的性子他也是摸得差不多了,顯然,這次受傷之後,她整個人都變了。自己剛帶她回來的時候,這疙瘩湯她可是不屑看的,更別說吃了,現在吃的這麼香甜,總算是叫人放心了。

一碗疙瘩湯見底,許清歡滿意的抹了抹嘴。肚裏有糧心不慌,古人誠不欺我啊!

把海碗遞給閔亦辰,許清歡清了清嗓子,「閔小五,說吧,到底怎麼回事兒。」

閔亦辰撫住額頭,有些無語,清歡一開始喊自己閔公子的,這醒過來,就喊上閔小五了。自己在加排行老五,是家裡最小的兒子,村裡的人一般都這麼喊自己,跟小名差不多,倒也沒有什麼。但是許清歡喊得這麼理直氣壯的,他多少覺得有點兒不適應。

「我記得你說,我是你買來的?花了多少?我想想啊,好像是五兩銀子。說,你不知道買賣人口是犯法的嗎?」許清歡從炕上跳下來,一手掐腰一手指着閔小五,原本她是想指着閔小五的鼻尖兒的,可惜,個頭太矮,只能指到胸膛。

買賣人口犯法?這個閔亦辰還真不知道,在大周,這買賣人口是合法的。

「還有,閔小五,是誰把我賣了的?」

「你爹娘啊。」閔亦辰道,「我去鎮上,正好遇見他們帶着你,說是家鄉遭遇饑荒,沒有法子才賣了你,換點兒銀錢,繼續維持一大家子的生活。」

爹娘?生活過不下去了就賣女兒?天底下有這麼狠心的爹娘嗎?還有,就算賣,至少也賣的價高點兒啊,她這麼個活生生的人,怎麼才值五兩銀子?

「那你還知道他們在哪兒嗎?」

閔亦辰搖頭:「這個不知道,我把銀子給了你爹,他們就走了。鎮子那麼大,哪兒找去?而且他們不一定會在鎮子上留下。」

也就是說,找不到親人了。不過能狠心賣掉自己的親人,不找也罷。

自己不是原主許清歡,眼下這處境,只能留在這兒了。許清歡就奇怪了,這穿越啊,魂穿啊這些的,不都是會繼承原主的記憶嗎?怎麼自己就沒有半點兒原主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