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雲稚謝晏之》 第4章

《許雲稚謝晏之》 第4章(2)

早都結婚了。」「真的假的?這麼年輕就結婚了?」「當然是真的!我見過,真人比照片帥多了。他跟他老婆當年結婚的時候婚禮辦得可盛大了,你們不知道嗎?」蘇橙的語氣聽起來好像跟謝晏之很熟絡,許雲稚抬頭看了她一眼。雖然是同年進入同一家醫院同一個科室,蘇橙卻一直跟她不對付。而且許雲稚跟謝晏之結婚時,研究生還沒畢業,沒進醫院。她沒有娘家人,新娘這邊的親友,就只有虞佳笑一個人。「那張神圖你們不會也沒看過吧?」蘇橙說,「就婚禮上交換戒指那個,新娘子戴着朦朦朧朧的頭紗,那個側顏,那個氛圍感,我跟你們說,絕了!」「來來來,我搜給你看。」她從網上舊新聞里扒出照片,幾個人圍在一起嘰嘰呱呱地討論:「雖然看不清臉,但這個骨相一看就是大美人!」「好想知道是誰啊。」「噯,許醫生,這個側臉怎麼跟你有點像?」許雲稚面不改色:「你看錯了吧。」「得了吧。」蘇橙翻了個大白眼,「她哪有那麼好命,還想嫁豪門。」許雲稚臉上連一點波瀾都沒有:「你怎麼知道我沒那麼好命。」蘇橙剛想說什麼,一個護士斬釘截鐵地拍大腿:「就我們許醫生這臉,這專業能力,嫁個豪門還不是soeasy!」蘇橙嗤道:「都兩年了,你見過她老公嗎?她要真嫁的是豪門,怎麼可能不帶出來秀。」「對啊,許醫生,你什麼時候帶你老公出來給我們見見唄。」許雲稚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冥婚。帶出來怕嚇着你。」「……」她說完若無其事地端起餐盤走了,留下一張張驚呆的臉。晚上許雲稚下班,陳嫂已經做好晚餐,滿滿一桌子的菜,很豐盛,只不過有很多茄子、竹筍等等許雲稚不愛吃的食材。許雲稚讓她少做一點,她爭辯:「你不吃,二公子也要吃的呀。」「他一個人也吃不了十二道菜。」許雲稚是脾氣很好的人,別人對她一分好,她就想還十分。她不愛跟人起衝突,很多時候只要做的不過分,她都不會為難。但她一旦對誰關上心扉,就很難再打開了。「不需要你勤儉,但也別太鋪張浪費。」陳嫂小聲嘟囔:「這花的都是二公子的錢,做給他吃,哪浪費了。」許雲稚慢條斯理地吃着飯:「我聽力沒問題,你要是想碎碎念,離遠一點。」陳嫂就閉嘴了。飯快吃完,謝晏之也沒回來,陳嫂幾次朝門口張望,忍不住問:「你不給二公子打個電話嗎?這都幾天了,今天還不回家嗎?」許雲稚:「你這麼想他,不如自己給他打電話。」陳嫂表情尷尬:「我不是那個意思……」院里突然響起車聲,陳嫂一喜:「是不是二公子回來了?」她忙不迭跑去開門,許雲稚視線投向門口。陳嫂開了門,司機老劉抱一個紙箱子,遠遠朝許雲稚道:「太太。您那天落在車上的東西,二公子讓我給您送回來。」「放那吧。」老劉把箱子放在門口,沒進來,正要轉身走,許雲稚又問:「他這幾天住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