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謝德音周戈淵全文閱讀 第7章_淺官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三個月前的那個晚上,他不清楚謝氏是自願的,還是被脅迫才被送到了他的床上,畢竟她眼神迷離情難自禁時,口口聲聲輕喚的都是夫君。

如今她非但記得自己的聲音,看她此時眉間眼底似笑非笑的神色,以及這應對從容的姿態,周戈淵心裏便清楚了,三個月前的晚上,她知曉讓她欲生欲死的人是他。

不知為何,周戈淵突然有些索然無味了。

原想着,那晚若非她自願,而是陸元昌巴結討好的手段,便是不看謝家的面子,看在她清白之身給了自己,也要將她接到身邊,好生照顧。

如今看來,陸元昌用她來討好自己,以求陞官,而謝氏自己亦知曉,分明知道那夜的是他,全然不像其他婦人失了清白貞潔就悲憤欲死,反而這番淡然,着實讓他……周戈淵眼中浮現譏笑之色,話也比剛才冷淡了幾分。

「本王今日剛回朝,陸元昌便上門向本王討一個巡防營指揮使的差事,胃口倒是不小。」周戈淵淡淡的睨了她一眼,「你覺得,僅憑那夜,也值一個巡防營指揮使?」

隔着不遠不近的距離,謝德音自然看得清楚他眼底的輕蔑與譏諷。

上一世她沒有進宮,自然就沒有見到周戈淵,後來再見到便是在寺廟中,周戈淵要接她去王府,當時她不明所以,只當他是輕薄於她,言辭犀利拒絕了。

謝德音並不在乎周戈淵怎麼看她,只要陸元昌不能得償所願便好。

「自然是不值。」謝德音輕笑,雋長柔美的眼線微挑,眸光流轉間,似暗含風月,又似月姣清輝。「王爺今日引臣婦來,便是問這個?」

周戈淵望着她方才的眸光流轉,突然便想到那夜裡她眼神迷離低聲喚夫君的樣子。

誠然,他厭惡陸元昌和謝氏這樣曲意迎奉的姿態,甚至覺得謝氏辱了謝家的門楣。

但不能能否的是,謝氏的的確確是個尤物。

單是那樣一個眼神,便能讓他下腹發緊。

周戈淵往前一步,更加逼近了謝氏,指尖挑起了她的下頜,目光在她臉上游弋。

「本王想知道,夫人覺得陪本王多少次,才能換巡防營指揮使的位置?」

如此赤z裸裸的暗示,謝德音便是傻子,也聽出來了。

她從未如此近距離的跟男人相對,更何況這個男人是權傾天下的周戈淵。

那雙閃着迫人恣睢的眸子,是那樣肆無忌憚,彷彿將她一層層剝開,在他面前毫無遮掩。

她喉中發緊,無意識的輕舔了一下唇瓣。

恰巧是這個動作,落在周戈淵的眼裡,暗示十足。

他心中輕嗤一聲,身體遵照本能,俯下身去。

他的臉往下壓來,呼出那炙熱的鼻息,與她的鼻息相融,落在她的臉上。

前世種種浮在心頭,陸元昌周華月該死,而這個高高在上玩弄權術的攝政王就清白了?

他將她當做太后的替身,毀了她的清白,拿一個巡防營的差事打發了陸元昌,若非是那一夜,她的煜兒怎會落的那樣一個下場?

在他唇落下的時候,謝德音偏過頭去,任由他的炙熱落在她的頸間。

周戈淵一愣,只當是她欲迎還拒的手段,輕嗤一聲,在她頸間咬了一下,聽着她低聲嘶了一聲,才心滿意足,伸手要扯掉她的誥命服。

此處雖是皇宮中一處偏殿,但周戈淵這般光天化日下便宣婬,可見其輕視之心。

她被抱坐到了院中的石桌上,那般力氣與強勢,是她所無法掙脫的。

就在他將要扯開她身前衣衫時,謝德音抬手,推着他的肩膀,並未使多大力,她自己後傾,與他拉開距離。

男人眼底炙熱的幽光,將他的欲z望展露無疑。

謝德音心中清明,他想要的是這個身子這張臉,便能與他周旋一番。

「王爺既然覺得憑那夜不足以換個巡防營的差事,不如把這個情分給我,何必便宜了陸元昌呢?」

周戈淵眉峰微挑,倒是沒想到謝德音竟然越過陸元昌跟他做交易。

「哦?你想要什麼?」

謝德音此時香肩半裸,衣衫不整,媚眼如絲,蝶懶鶯慵,端的是嫵媚絕美,風月無邊。

「那夜之後,王爺之雄姿讓阿音念念不忘,思之如狂,只盼着能與王爺再相會,好取悅於我身。王爺不如做了我的面首,日後天長地久的纏綿相好,管他陸元昌如何。」

只見謝德音說完,周戈淵身子一僵,如同被雷劈了的表情看着眼前這個波光瀲灧的女子。

「你說什麼?你讓本王做你的什麼?」

謝德音抬手輕撫着周戈淵的臉頰,臉上一派迷茫沉溺情裕之色。

「面首呀~」

謝德音挺起身子,靠近周戈淵,另一側的衣衫滑落,她絲毫不理,只抬起手,指尖順着他的臉頰往下滑,過喉結,來到胸前,輕輕撥弄開他的外衫。

「若是王爺覺得面首不太光彩,便做我的外室,只要我得空,便出來與王爺相好。」

面首,外室!

如非是這女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說,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天底下竟然有人敢對他講這樣的話!

周戈淵眼中的裕望被怒色取代,揮手便打落謝德音在他身前不安分的手,臉色鐵青。

玩女人,和被女人玩,是兩個概念!

說什麼自己雄姿令她難忘,盼着相會,取悅她身,這等低賤的話語,竟然將他輕賤為一個取悅人的面首!

「放肆!」周戈淵眸色森然,冷喝出聲。

迎上謝德音目光時,便彷彿被她用目光剝了衣服,肆意認她戲謔賞玩。

「謝家竟出了你這麼一個不知羞恥的女兒,當真是辱沒門風!」

謝德音聽着他的言語,突然大笑了起來。

剎那間,眼淚都笑出來了。

「是誰,在我新婚之夜,辱了我的清白,讓我無言面對夫家。是誰,將我引到此處,輕薄調戲?又是誰,光天化日下脫了我的衣服,輕賤我如風塵女子?現在王爺跟我談羞恥,談門風?王爺不覺得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