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謝德音周戈淵全文閱讀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在太后鳳儀的威嚴下,謝德音起身請罪。

「太后恕罪,臣婦聽聞太后關懷月夫人的身體,想起月夫人如今有了身孕,這兩個月在外隨着夫君奔忙,定然沒有好好養身體。臣婦出嫁時,臣婦的家人給臣婦陪嫁了許多名貴的藥材,很多都是安胎用的,方才便想着等回去了,給月夫人送過去,照顧好她的身體,才能讓太后心安,否則,就是臣婦的罪過了。」

謝德音的話,說的滴水不漏,連一旁準備看熱鬧的天胄貴眷們都挑不出毛病。

坐在殿內的這些夫人們,各個心裏清楚,太后今日就是要殺一殺謝德音這個原配的氣焰,好讓周華月這個妾室在陸家站穩腳跟。

此時各個都低頭品茗,或者拂袖,只暗中注意太后的反應。

謝德音又怎會看不出?

她跪在殿內,垂首斂目。

太后坐在上面,輕撫着手上的護甲,眉眼冷然,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壓迫感。

「這麼說,倒是哀家錯怪你了?」

「臣婦不敢。」謝德音依舊姿態謙卑恭敬。

太后盯着謝德音跪伏的身姿,靜默良久,一時間找不出她的錯處,許久才緩緩道:

「抬起頭來。」

謝德音袖底的雙手緊握,上面坐着的是這個王朝最尊貴的女人,垂簾聽政,手握所有人的生殺大權。

至高無上的權利下,是不容許任何人挑釁的威嚴。

她緩緩緩緩抬起頭,眼底陰鷙盡收,望向太后時,只剩恭敬與仰慕之色。

太后在看到謝德音抬頭那一瞬間,微怔。

原先她只聽聞平陽候世子娶的謝氏女甚美,卻不料竟長得這般像自己,甚至,比自己容貌更盛。

「倒生的一副好模樣。」太后唇角微動,過了會才淡淡道:「起來吧。」

「華月的事情,哀家知道你心裏不痛快,只是這男人三妻四妾本屬正常,如今你們二人要相互幫扶,共同服侍好平陽候世子,為侯府開枝散葉,這才是家族興旺的根本。」

「臣婦謹遵太后教誨。」謝德音依舊溫婉恭敬。

周華月看着謝德音,只覺得她彷彿變了個人一般,元昌哥哥說她刁蠻任性,商戶之女,全然不知世家大族的禮儀,也沒有宗婦正室的氣度。

從昨天她讓自己暗暗吃虧,名聲受損,到今天面對太后時不亢不卑,應對得宜,怎麼看都不像是元昌哥哥口中說的那樣。

「你且先回去吧,哀家留華月說會兒話。」

太后只讓謝德音回去,剩下的天胄貴眷們都依舊低頭品茗,沒有要走的意思。

謝德音心裏清楚,這是太后的授意,故意讓她一個人離開,給她難堪。哪怕她是正室,只要太后想,也可以將她排擠出世家貴婦的圈子。

儘管周華月奔淫苟合,婚前失貞為這些世家大族的貴婦所不齒,但是她這個商戶之女,只怕也不受待見。

「臣婦告退。」

謝德音禮數周全的離開了太后的宮殿,出了永壽宮,便有引路的小太監引着她前行。

「夫人,這邊請。」

謝德音這是第一次入宮,並不識得路,只覺得這出宮的路似與來路不同,心中存疑,便問道:

「公公,出宮的路,似在這邊。」

「夫人來時乘轎,走的是大路,這邊小路更近些。」

謝德音看着他腳步不停,如今自己不認得路,在宮裡亂走衝撞了誰,少不得一番責罰,眼下只能信這個小內監的。

之間他彎彎繞繞,走了幾條小路後,將自己帶到一座宮殿中,謝德音心中警鈴大作。

「公公,這是何處!」

「夫人,裏面請。」

說著,那太監便閃身出去了,謝德音心中不安感漸濃,待要轉身離開時,只聽得身後傳來一個低沉微啞的聲音。

「是本王讓他帶你來此處的。」

聲音傳來的那一瞬間,謝德音渾身一僵。

那般陌生,卻又隱隱熟悉。

穩健的腳步聲漸漸清晰,他已經逼近自己,謝德音沒想到這一世會這般早便遇到他。

「轉過身來。」他的氣息彷彿就在耳邊。

不過簡單的四個字,那些久遠又難忘的回憶,瞬間便涌了過來。

她生命中唯一一次的魚水交歡,她以為是跟自己的丈夫,渾渾噩噩中,只記得他頻繁的擺弄翻動她,她累極了,神識不甚清明時,他便是貼着自己耳邊啞聲說了一句:「轉過身來。」

之後是更加混亂的記憶,那人有着馳騁沙場的勇猛,她卻再難匹敵,暈了過去。

可是那一夜,卻是刻在她心底。

在獨守空閨的時候,想着自己與陸元昌之間,也曾有過這樣纏綿的時候。

如今才知曉,一切都是陰謀。

也方才明白,周戈淵上一世將她引入寺廟中那番羞辱的話是何意。

那時候,她在他面前表現的像個貞潔烈婦一般,他心裏定然是恥笑萬分的。

在床上隨他擺弄,下了床又口口聲聲說心悅陸元昌,如今回想起來,謝德音只覺得身上的衣服和自小所學的禮義廉恥生生被撕扯乾淨,在周戈淵面前蕩然無存。

「讓本王再說一遍?嗯?」尾音似帶着慍怒,也似染着曖昧,氣息落在謝德音耳畔,她不由得一陣顫慄。

謝德音轉身,垂眸,身姿纖濃儂楚楚,施禮拜上。

「臣婦見過攝政王。」

她目光所及,是周戈淵腰間系著的青玉帶,距離如此之近,近到她鼻尖能聞到他衣袍上熏得木香。

某一瞬間,謝德音心中突然清明了起來。

她從地獄中走來,早已不再是以前的謝德音,她為什麼要得罪這個權傾朝野的權臣?

她所需要護住家人和孩子能力,不就是他手裡至高無上的皇權嗎?

周戈淵低頭便望見了她白皙的頸子,微微低垂,他撫摸過,掌玩過,知道那是怎樣的溫潤細滑,凝如白玉,尤其是此時在陽光下愈發白的耀眼。

未轉身就知道是他,周戈淵唇角微翹,聲音里不自覺間,便染了兩分戲謔。

「竟還記得本王的聲音。」

話語里的輕佻浮浪那般明顯,謝德音聽得清楚,握着手帕的手,指節發白,起身仰頭望向他時,神色間已經一派從容淡定,唇角微彎處,讓人看不出是譏是笑。

「王爺是希望臣婦記得,還是不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