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謝德音周戈淵全文閱讀 第4章_淺官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謝德音被問起,一臉自責道:「前些時日在給婆母請安時,按照以往的慣例,在婆母院中等着,只是那日等的久了些,中暑昏厥了,丫鬟們將我抬到裡屋,緩了許久才清醒,隱約聽到夫君跟婆母說起了。都怪我,不能提前知道,把華月妹妹接過來好好照顧,讓她們母子兩個在外頭沒名沒分的跟着夫君,是我的錯。」

陸元昌以及陸家上下臉色都十分的微妙,在場的賓客也都不是傻子,自然聽出了謝德音話里的意思。

「原來全家人都知道了陸元昌在外亂搞有了孩子,獨獨瞞着自己的妻子。」

「而且,這個平陽侯夫人,平日里看着面慈心善,沒想到卻是個苛待兒媳的人。」

「如今正值六月最炎熱的時候,哪能讓兒媳在院里等那麼久的,而且世子夫人說了『按照以往慣例』,可見不是第一次。」

「這世子夫人真是可憐,這才剛進門就這樣對人家,當初幹嘛鬧得滿城風雨的求娶?」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世子夫人謝氏的娘家可是咱們大周朝的首富,當初攝政王南下平叛的時候,便是謝家在軍資器械兵馬錢糧上鼎力支持。」

「對對對,這個我也知道,謝家在攝政王z平定天下後,在南方的生意做的更大了,如今還有了出海的特權,說富可敵國,可是真真的,說不定陸家就是看中謝家的錢財才求娶的。」

議論指點的聲音再次響起,且說的句句都是陸元昌最初的打算,謝德音聽在耳中,心中冷笑。

只恨她前世識人不清,真的以為這位侯府世子便是良人,帶了數不清的嫁妝嫁到平陽侯府。

到最後卻落得個那樣的下場!

此時陸元昌臉色陰翳,盯着謝德音,眼中似能冒出火來。

都是她生事!

若是她老老實實的,侯府還能留她一口飯吃,若是想要抹黑侯府,就不要怪他下手不留情了!

「諸位,席宴已經備好,今日的席面都是太后着內務府親自操持的,菜品更是太后親自賜下的,諸位請入席,共沐皇恩。」陸元昌只能靠着太后的威儀轉開話題。

平陽侯和夫人也反應過來,招呼着所有人入席。

大家心知肚明,看向原配謝德音的時候只剩下憐憫。

可憐這首富的獨女,只怕不用多久就會香消玉殞,成了哺喂平陽侯府的肥羊。

新人被送入洞房,花廳里的人都散了,只剩下謝德音和她的貼身丫鬟。

她眼前依舊矇著一層血霧,望着府中張燈結綵的紅綢,西墜的烈陽如火,如同那天灼熱的溫度一般,能燃燒萬物……貼身丫鬟見她許久不言,目光中流露出驚恐無助且絕望的神色,以為她是受了世子納妾的刺激,便輕聲的喚着:「姑娘,咱們回去吧。」

謝德音回過神兒了,方才她一度陷入前世那不願再面對的噩夢中。

她低頭看着自己此時平坦的小腹,纖瘦的腰身,絲毫看不出,此時已經是三個月的身孕。

是新婚那夜懷上的,若非是上一世周華月以勝利者的姿態來奚落炫耀,只怕她永遠都不知道,她那個被周華月和陸元昌害死的孩子,是如今高高在上的攝政王周戈淵的。

她的洞房花燭夜,喝了合巹酒便昏昏沉沉,如墜夢境,像一個禮物一般,被丈夫陸元昌送到了周戈淵的床上。

前世的渾渾噩噩,宛如一場噩夢,關於周戈淵,記憶寥寥。

只知他位高權重,這大周朝的天下都是他打來的,太后母子更是仰他鼻息。謝家雖與他有些交情,只不過是祖父和父親的事情,權傾朝野的男人,與她一個深閨中的女人,便是見到了,也要避嫌。

後來成婚後的寥寥幾次相見,那時覺得他盯着自己的目光唐突冒昧,帶着一種赤倮裸的冒犯,讓她極為不舒服。

如今想來,他看她的目光,與別人送到他床上討好巴結的女人又何區別?

不過是上位者看待玩意兒戲謔調弄的目光,形同於風塵女子,何談尊重。

幾年後周戈淵秋季圍獵墜馬身亡後,她的孩子作為陸府的嫡長子就成了所有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而她這個商賈之女的母親,卻沒有護住他的能力。

連謝家,也被太后清算,抄家滅族,不復存在。

她抬頭望去,這高高的府牆外,是更高的宮牆。

宮牆之上,是至高無上的皇權。

這一世,她不僅要護住腹中的孩子,更要護住娘家所有人。

-第二日一早,宮中便來了宣旨太監。

如同上一世一般,以陸元昌賑災有功,敕封他的一妻一妾為三品誥命。

謝德音跪在陸元昌的身邊,聽着太監敕封她和周華月三品淑人的封號,低垂的雙眸中浮起一絲冷笑。

天底下只有正妻才有誥命的封賞,作為妾室卻封了誥命,周華月是第一個!

她心裏清楚,這是太后給周華月做臉面,告訴所有人,周華月雖然給陸家做了妾,但是卻是跟正妻一樣的存在,讓誰也不能輕視。

宣旨太監念完,聽着陸元昌和周華月領旨謝恩,謝德音跟着一起俯身叩拜。

「公公一大早便來宣旨,實在辛苦,我讓人備了茶點,公公這邊請。」周華月起身嬌柔又和善的招呼着。

這太監是太后身邊的心腹,周華月自然熟識,仗着親近,她先一步拿出了女主人的態度,反倒把謝德音這個正室夫人給比到一邊去。

太監看了一眼站在一旁謙順恭謹的謝德音,略帶了幾分鄙視,隨後和藹的對着周華月一揖身道:「郡主客氣了,郡主快與世子準備下,隨老奴進宮謝恩吧。」

侯府的下人都慣會看眼色,太后身邊的太監都對周華月這般客氣,她們自然也知道該抱誰的大腿。

客客氣氣的把太監請進去,便都回去更衣準備進宮謝恩了。

青黛服侍謝德音穿上三品淑人的衣冠時,心中實在委屈,便紅着眼道:「姑爺他欺人太甚了,這才成婚三個月,便這樣欺辱姑娘,那華月郡主有太后撐腰,以後這府上的人豈不是都要捧高踩低不敬姑娘?」

謝德音看着眼前替自己委屈的青黛,抬手輕拍了一下她以示安慰。

前世她跟青黛一樣,也十分的委屈,且想着要跟華月爭個高低,沒少做針鋒相對的事情,京中人人皆知她是悍婦是妒婦。

連今日的進宮謝恩,因為不滿太后給周華月也是三品,便索性裝病不去宮中謝恩,後被太后降旨斥責,禁足三個月,一時間成為京中的笑料。

重活一世,她自然不會再那般傻。

「路都是人走出來的,誰能走到最後還不一定呢,青黛,你對我的心我心裏清楚,以後遇到那院的人笑臉相迎,敬着點。」

青黛雖然不知道自家姑娘�高冷女總裁�么突然轉了性,前幾天知道姑爺納妾還信誓旦旦要好好收拾周華月,今日怎麼就突然變了?

「是。」雖然委屈,但是也只能聽姑娘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