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人嗎?這文化人也有這麼厚的臉皮?嘖嘖……」

「都是外國的東西呢,在我們這兒可買不到!就算是花錢賠,也賠不起吧?」

「不管賠不賠得起,但弄壞了東西,還是這麼貴重的,就是應該賠償啊!魏知青你怎麼能做這麼不厚道的事呢!一個小姑娘家家的,怪不要臉的咧。」

村民們聊八卦的時候,那嗓門都是大大的,根本不背着人,都好奇地看着魏雅雯大聲問。

而現在的魏雅雯,在聽着耳邊傳來的那些聲音,還有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各種打量的目光,整個人都恨不得直接鑽進地里去。她原本是想要讓大家都關注時宛孜跟江昀野之間不正當的關係,可哪能想到時宛孜反而直接讓她成了眾矢之的?

「我,我沒有。」魏雅雯心虛得不行,她弄壞時宛孜的裙子是故意的,但是弄壞後者的鋼筆,真的是無心之舉。那派克鋼筆看着就很氣派,她忍不住想要拿起來寫兩個字。哪知道那支筆挺有分量,她偷偷使用的時候,被才回來的時宛孜撞了個正着。就在那一瞬間,她沒拿穩那支筆,這才摔在地上,她又不是故意的!

「你沒有弄壞時知青的東西嗎?」陳清雨在這時候朝着魏雅雯看去,開口問。

魏雅雯:「……」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還真沒辦法撒謊。

何況,那一次她弄壞了時宛孜的鋼筆,在場的還有一個叫吳佩妮的圓臉知青。

魏雅雯的沉默,在眾人眼裡,可不就是默認?

一時間,大家看她的眼神都變了。

「我還以為之後你都賠給了時知青呢。」吳佩妮是坐在陳清雨身邊的,見狀,不由驚訝小聲說。

她倒不是想在這時候故意折魏雅雯的面子,只不過因為太吃驚了。她見過時宛孜的那鋼筆,知道不是什麼便宜貨。反正這事兒擱在她身上,她肯定不會像是時宛孜那麼善罷甘休。

「這事兒也是魏知青和時知青之間的事,我們還是不要議論了。再說了,時知青都還沒說什麼呢,這事兒也過了那麼長時間,鋼筆很貴,對於魏知青來說是一大筆錢,但對於時知青來說,可能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在這時候,知青隊長左梁平開口道,「時知青可不是什麼小氣的人。」

他是老知青了,不論是在知青們里,還是村民們里,名聲都還算挺不錯的。他為人老實,很少跟人起爭執,出了名的老好人。

所以,當左梁平這話一出後,周圍的議論聲小了不少。

魏雅雯在聽見左梁平的話時,抬頭感激地衝著對方看了眼。

左梁平眼中露出些安撫,示意她不用太擔心。

倒是吳佩妮低着頭笑了笑。

她從前在**大院生活,相比於在學校里學的東西,她在家屬大院里學得更多一點。

像是現在這樣,旁人可能是覺得左梁平又在做老好人,為了時宛孜和魏雅雯兩人好,不讓關係變得太僵,但在吳佩妮看來,時宛孜是沒落到一點好處。

不過,這跟她也沒什麼關係。在剛下鄉時,她倒是提點過時宛孜兩句,但對方表面上點頭,實際上卻還是任由被人欺負。這種扶不上牆的軟柿子,她才懶得多說。

可在下一刻,吳佩妮低着頭露出來的那抹帶着幾分嘲諷的味道的笑容,定格在了臉上。

「隊長說得沒錯,我不是什麼小氣的人。」時宛孜沒想到這時候還會有人跳出來給魏雅雯說話,她目光在左梁平臉上轉了一圈後,就收了回來。男人嘛,她懂。不過,她才懶得慣着。「但我也不是什麼冤大頭。」時宛孜看着魏雅雯漸漸變得輕鬆的臉色,將最後一句話補充道,「所以,這賠,還是要賠的。之前我拉不下臉,現在既然說出來了,倒不如說個乾淨。」

她的聲音,自始至終,都沒有一點咄咄逼人,而是溫和極了。

像是春風化雨,潤物無聲,讓每個人都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