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腰軟知青下鄉後,被狼性大佬摟腰親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野性】

「江昀野!」

時宛孜跑了兩步,江昀野人高腿長,就這麼會兒功夫,她想追上人還真不容易。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有人叫過江昀野的名字,當時宛孜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時,江昀野身影一僵。

隨後,他回頭就皺了眉,看着這時候朝着自己跑來的女知青。

江昀野不知道時宛孜究竟想要做什麼,他沉默地看着來人,那樣子並不好接近。

時宛孜喘着氣,一張白生生的小臉蛋這時候看起來紅撲撲的,「你走那麼快做什麼?」時宛孜有些不滿道,本來上午幹了活,她感覺自己都累得只剩了半條命,現在這人竟然還仗着自己腿長,走那麼快,自己追都追不上!

江昀野:「……」他有些莫名地看了時宛孜一眼,往常他也是這麼走的,「回去幹活。」片刻後,江昀野開口說。

可能因為剛才吃的粗糧饅頭太噎人,他聲音有些沙啞,但卻意外有些好聽。

時宛孜歪了歪頭,眼中帶着點疑惑。大約是過了兩秒鐘,她才反應過來江昀野剛才的話,是在回答自己的問題。

「噗嗤——」時宛孜沒忍住笑出聲,她只是隨口抱怨,但沒想到江昀野一本正經在給自己解釋。

江昀野在聽見時宛孜的笑聲時,眼神倏然一下變得又冷了幾分。

「你,想,做,什,么?」他咬着牙,不耐又煩躁問。

「這個,給你!」時宛孜才沒有理會江昀野的冷臉,她將自己中午剩下來的大半個饅頭還有一盒硬糖,遞給了眼前的人。

手中這一盒硬糖,是她早上出門時就裝在衣服兜里的。

從前在奢侈品公司實習時,時宛孜每天早起,力求做個精緻的打工人,有時候會低血糖,所以她今日特意帶了些糖在自己身上,以防幹活的時候體力不支暈倒。但是現在,時宛孜看着剛才江昀野手中的那半個饅頭,她下意識地就將身上所有的糖都遞了出去。

江昀野此刻疑惑地看着伸到了自己跟前的那隻小手,他緊抿着唇,沒有收下時宛孜的好意,「你想做什麼?」江昀野有些警惕問。

時宛孜:「你中午就吃那麼點兒,能飽嗎?」

「跟你無關。」

時宛孜深吸一口氣,想着對面的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她不要計較對方的死傲嬌,「我反正吃不下,留着也是浪費,你拿去吃。」說完這話,她還像是擔心被嫌棄一般,很快補充道:「這饅頭我是用手掰開的,很乾凈。」

她剛才吃不完後,還用手絹將剩餘的饅頭包了起來。

江昀野還皺着眉,「我不需要。」他硬邦邦說,然後不等時宛孜反應過來,轉過身就離開。

「喂!」時宛孜傻眼,這大概是她頭十九年來從未遇見過的情況,在看見江昀野頭也不回地轉身時,她趕緊上前追去。

村裡的路不是石子兒路,就是黃泥土路,坑坑巴巴,沒一處平坦的。尤其是在昨夜下過雨後,這泥巴路上更顯得泥濘。時宛孜光顧着去追江昀野,沒留意腳下,一不留神踩進了泥坑裡,頓時一滑。

「啊。」時宛孜驚呼一聲,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這時候走在前面原本一點回頭意思都沒有的青年,忽然一轉身,長腿一跨,眼明手快,長臂一撈,瞬間就將差點摔在地上的時宛孜給拉住。

江昀野是拉着時宛孜的手腕的,但因為他小臂上傳來的力量過於迅猛,作為紙片人的時宛孜又太輕巧,這一瞬,時宛孜便直直地撞進了眼前青年的懷中。

又軟又香的身體和堅硬的帶着勞作後的汗味的年輕男人的身軀撞在一起時,兩人都是一怔。

「唔……」時宛孜抬頭時,鼻尖已經被撞紅了,看起來柔弱又可憐。

江昀野下意識想要將人鬆開,可是現在時宛孜卻拽着他胸前的衣襟。

「鬆手。」江昀野道。

時宛孜看着自己指尖拽着的那件白色汗衫,她的指腹清楚地感受到了江昀野的胸肌。雖然看不見,但是指尖傳來的觸感,讓她能確定後者的胸肌已經很結實,脹鼓鼓的,就像是從前她看過的公司的男模一樣。不過,那些男模的身材都是在健身房裡練出來的,哪裡比得上江昀野這樣在田間勞作出來的身材能有力量感?還帶着十足的野性。

聽着耳邊傳來的聲音時,時宛孜心裏頗為遺憾地嘆了口氣,很是戀戀不捨地鬆了手。

「這個你拿去,就當做昨晚你救我的報酬!」時宛孜在退出江昀野的懷抱之前,先一步將大半個雜糧饅頭和硬糖,塞進了江昀野的懷中,然後也學着剛才江昀野的動作,不給他拒絕的機會,扭頭就走。

少女的身影就像是一隻蹁躚的蝴蝶,少女的腰肢也柔軟得不可思議。

江昀野被時宛孜拿着饅頭在胸口拍了一巴掌後,人愣在了原地。

他手心裏,似乎都還殘留着剛才時宛孜柔軟的腰間的觸感。

江昀野低頭,將那大半塊還被雪白的手帕包裹着的大饅頭取了出來,眼色複雜難辨。

從來沒有外人關心過他會不會吃飽,也從來沒有人注意過他因為被安排到最偏僻的開荒的土地而最後一個到集體食堂,也沒有人在意過他分到的粗糧饅頭又小又冷。

除了剛才的女知青。

為什麼?

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江昀野的眼中終於透出了些許疑惑。

接近自己,絕對不算是什麼好事。

人人都對自己避之不及。

何況,她還是城裡來的最漂亮的女知青,就算是他從來不參與村裡的八卦閑談,但是江昀野也知道,村裡不知道有多少成分好的男青年暗中喜歡她,談論她。

但她沒有將饅頭給別人,而是給了自己。

江昀野那張唇,這時候抿得更緊了些。他的腦海里,有些不受控制地出現了時宛孜對着自己笑的那一幕。

她好像很喜歡笑。

江昀野走在鄉間的小路上的,忍不住想到。

從昨日到現在,他似乎已經看見了好些次。

等到時宛孜重新回到田埂時,魏雅雯第一個看見了她。

「宛孜!」魏雅雯衝著她招手,「剛才你是去追江昀野江同志了嗎?」

魏雅雯這聲音可不小,隔着十多米遠的距離,笑着看着時宛孜開口問。

她這聲音一出來,尤其是話里還帶着江昀野的名字,頓時吸引了周圍坐在田埂上休息的知青們和村民們的注意。

同時,周圍這些人的視線,都不約而同地落在了時宛孜身上,帶着幾分探究和審視,很有看熱鬧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