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摔在地上的時宛孜給拉住。

江昀野是拉着時宛孜的手腕的,但因為他小臂上傳來的力量過於迅猛,作為紙片人的時宛孜又太輕巧,這一瞬,時宛孜便直直地撞進了眼前青年的懷中。

又軟又香的身體和堅硬的帶着勞作後的汗味的年輕男人的身軀撞在一起時,兩人都是一怔。

「唔……」時宛孜抬頭時,鼻尖已經被撞紅了,看起來柔弱又可憐。

江昀野下意識想要將人鬆開,可是現在時宛孜卻拽着他胸前的衣襟。

「鬆手。」江昀野道。

時宛孜看着自己指尖拽着的那件白色汗衫,她的指腹清楚地感受到了江昀野的胸肌。雖然看不見,但是指尖傳來的觸感,讓她能確定後者的胸肌已經很結實,脹鼓鼓的,就像是從前她看過的公司的男模一樣。不過,那些男模的身材都是在健身房裡練出來的,哪裡比得上江昀野這樣在田間勞作出來的身材能有力量感?還帶着十足的野性。

聽着耳邊傳來的聲音時,時宛孜心裏頗為遺憾地嘆了口氣,很是戀戀不捨地鬆了手。

「這個你拿去,就當做昨晚你救我的報酬!」時宛孜在退出江昀野的懷抱之前,先一步將大半個雜糧饅頭和硬糖,塞進了江昀野的懷中,然後也學着剛才江昀野的動作,不給他拒絕的機會,扭頭就走。

少女的身影就像是一隻蹁躚的蝴蝶,少女的腰肢也柔軟得不可思議。

江昀野被時宛孜拿着饅頭在胸口拍了一巴掌後,人愣在了原地。

他手心裏,似乎都還殘留着剛才時宛孜柔軟的腰間的觸感。

江昀野低頭,將那大半塊還被雪白的手帕包裹着的大饅頭取了出來,眼色複雜難辨。

從來沒有外人關心過他會不會吃飽,也從來沒有人注意過他因為被安排到最偏僻的開荒的土地而最後一個到集體食堂,也沒有人在意過他分到的粗糧饅頭又小又冷。

除了剛才的女知青。

為什麼?

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江昀野的眼中終於透出了些許疑惑。

接近自己,絕對不算是什麼好事。

人人都對自己避之不及。

何況,她還是城裡來的最漂亮的女知青,就算是他從來不參與村裡的八卦閑談,但是江昀野也知道,村裡不知道有多少成分好的男青年暗中喜歡她,談論她。

但她沒有將饅頭給別人,而是給了自己。

江昀野那張唇,這時候抿得更緊了些。他的腦海里,有些不受控制地出現了時宛孜對着自己笑的那一幕。

她好像很喜歡笑。

江昀野走在鄉間的小路上的,忍不住想到。

從昨日到現在,他似乎已經看見了好些次。

等到時宛孜重新回到田埂時,魏雅雯第一個看見了她。

「宛孜!」魏雅雯衝著她招手,「剛才你是去追江昀野江同志了嗎?」

魏雅雯這聲音可不小,隔着十多米遠的距離,笑着看着時宛孜開口問。

她這聲音一出來,尤其是話里還帶着江昀野的名字,頓時吸引了周圍坐在田埂上休息的知青們和村民們的注意。

同時,周圍這些人的視線,都不約而同地落在了時宛孜身上,帶着幾分探究和審視,很有看熱鬧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