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腰軟知青下鄉後,被狼性大佬摟腰親 第4章_淺官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美人無聲流淚,最為致命。】

時宛孜轉頭,輕輕地卻不容拒絕地推開了跟前的人,「塗知青,我能自己走。」

她聲音很輕,卻又很堅定。

說完後,時宛孜又朝着一旁已經沉默重新將胸口的背簍背在背上的江昀野,她臉上露出一個清淺的笑,「江同志,今夜多謝你。」

江昀野大約是沒想到她還會主動跟自己道謝,臉上的神情似乎有瞬間僵硬,但在反應過來後又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她,便只是無聲點點頭,然後轉身,大步朝着相反的反向走去。

時宛孜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小路盡頭時,這才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塗自強在一旁看見後,忍不住開口勸道:「小時你可別跟那江家的小混混走太近,他這人,在村裡可沒什麼好名聲,省得連累了你。」

時宛孜聽見這話後,仰頭,一臉無辜又茫然地看着面前的年輕男人,問:「他救了我,難道我不應該感謝他嗎?」

塗自強被噎住,若不是因為此刻時宛孜的表情看起來實在是太真誠,他甚至都快要以為對方故意在奚落自己。

「也不是這意思,反正日後你離他遠點就行了。」塗自強說。

時宛孜沒有吭聲,只是倔強地自己一瘸一拐朝着知青宿舍走去。

村裡人看不上江昀野的原因時宛孜知道,不過就是因為對方的成分不好。江昀野的爺爺輩是地主,曾經富甲一方,在早些年被批鬥,從此後,江家被打為黑五類。這樣成分的人家,村裡人誰都看不上。

但在時宛孜看來,江昀野這個從出生開始可能就只享受到了短暫的地主家的小少爺的狼崽子,除了身份上不被人接受之外,沒什麼毛病。原著中,作者對江昀野的描寫很少,他跟女配時宛孜的交集也就僅限於這一次深山救人,和最後時宛孜的遇難。

大約是從小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江昀野在村裡一直很沉默,後來黑五類被摘帽後,他便離開村子,出去闖蕩,最終成為全國知名富豪。

不過原著作者更偏愛種馬男主,對於一門心思搞事業,人到中年都沒有娶妻的不知道哪個旮旯里拉出來的龍套江昀野,根本沒有多費什麼筆墨。

有錢,有顏,還不亂搞的男人,怎麼看都比男主更不錯。

時宛孜覺得原著作者是瞎了眼。

當時宛孜和塗自強快走到知青宿舍門口時,一個扎着一條粗粗的麻花辮的高挑的女子正好從門口出來,對方手裡還拿着電筒,面朝著宿舍里大聲道:「時知青這麼晚沒有回來,我得去找找看。」

「清雨姐,宛孜她真不會有事兒,你就放心吧。她就是貪玩了些,想一個人吹吹風,自己等會兒就會回來的。」就在那高挑女子出門時,又有一女子的聲音傳出來,帶着幾分勸說。

塗自強聽出來後面那道聲音來自魏雅雯,他和魏雅雯還有時宛孜算是之前就認識的。

魏雅雯跟他的父母都在第二麵粉廠工作,兩人從小就生活在第二麵粉廠的家屬院,從前還是同學。而魏雅雯又是時宛孜堂嫂的小妹,三人也是一起從城裡來了這果子溝大隊。在外人看起來,交情倒是比一般人更加親密些。

現在魏雅雯說這些話,讓一旁的時宛孜聽見,還不知道要怎麼想。

「咳咳。」塗自強不由低咳了兩聲,引起房間里的人的注意。

已經站在了門口的陳清雨,在聽見塗自強的聲音時,很快就回了頭。

「時知青!」陳清雨第一眼就看見了時宛孜,沒辦法,即便是同為女孩子,但是時宛孜就是長得好看,在自己眼裡像是在發光一眼,她不想看見都難。「你回來了!你跑到哪兒去了?這麼晚你要是還不回來,我可就要出去找你了。」陳清雨拉着時宛孜的手,看着後者蒼白的臉色,擔心問。

時宛孜被陳清雨扶着手臂,她能感覺到從對方身上散發出的善意,不由放心朝着陳清雨身上靠了靠,鬆了這一口氣,她那樣子看起來儼然就是柔若無骨的病弱美人,「陳知青,我,我沒事……」時宛孜的目光越過陳清雨的肩頭,落在了另一人的臉上。在陳清雨身後,站着的人是魏雅雯。

可能自己的出現,在魏雅雯的預料之外,此刻即便是後者有心掩飾,但時宛孜還是從對方臉上看出來了幾分意外。

在原著中,時宛孜記得魏雅雯跟塗自強是青梅竹馬,後來一起下鄉,塗自強卻對時宛孜青眼有加,這讓魏雅雯心生嫉妒。

今夜原身的遭遇,就是拜眼前這人所賜。

魏雅雯因為自家姐姐的緣故,早之前就認識時宛孜。雖然時宛孜的父親是外交官,但時父整日忙碌,經常隨團出國,所以時宛孜這個官二代從小就寄居在大伯家。時宛孜性子懦弱,很容易被拿捏,魏雅雯平日里除了有些嫉妒她的好容貌,也沒怎麼將時宛孜放在眼裡。畢竟,對方簡直單純好騙,根本對她構不成什麼威脅。

但這一切,都止步於她和時宛孜還有塗自強一起下鄉。

魏雅雯怎麼也想不到跟自己要好了那麼多年的竹馬,才見了時宛孜一面,就被後者勾了魂,此後更是不將自己放在心上。

昨日塗自強明明說好了會跟自己一起去鎮上的供銷社,沒想到因為時宛孜今早起來後不太舒服,塗自強直接放了自己鴿子。

這讓她如何能忍下這口氣?

魏雅雯知道時宛孜體弱,但自己提出來的要求,時宛孜一般不會拒絕。所以她今日沒去成供銷社,傍晚時,她看着時宛孜精神好了不少,便約着時宛孜一同去後山看日落,順便還能找找山上的白色野草莓。野草莓雖然很小一顆,但吃着甜滋滋的,女孩子們一般都很喜歡。

時宛孜果然沒有拒絕。

等到上了山,趁着時宛孜看日落時,她一個人偷偷在天黑之前,溜回了村裡。

魏雅雯知道時宛孜幾乎沒怎麼去過後山,對地形肯定不熟悉,她就沒想過要時宛孜從後山回來。

反正,就算是後者出了什麼事,她姐姐一家只會樂見其成。

畢竟時家二叔就只有時宛孜這麼一個女兒,時宛孜若是沒了,時家二叔的財產,日後都會落進她姐姐和姐夫的口袋中。

只是沒想到,時宛孜竟然回來了,還是跟着塗自強一起回來的。

在人後,魏雅雯捏緊了手指,壓住了心頭翻滾起來的蓬勃的嫉妒。

「宛孜,你也真是的,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害得大家都擔心。」魏雅雯上前一步,關心地看着時宛孜開口說,「我們不是說好了看了日落就回來嗎?你說你還想要在山上吹吹風,怎麼就吹了這麼長時間?你本來身體就不好,這要是又被風吹病了,不是耽誤大家的功夫嗎?」

這時候正好是大家洗漱準備休息的時間,魏雅雯這話一出,頓時讓剛從宿舍里出來的知青們都看向了時宛孜。

時宛孜若是病了,她原本應該乾的活自然要分攤到其餘人的頭上。大家都是從城裡來的知青,沒有誰喜歡在地里幹活,更不喜歡多幹活兒。

魏雅雯打定主意時宛孜不敢多說話,她平日里就很安靜,任由自己怎麼說,她就怎麼做。

可是,後一秒,時宛孜就雙眼含淚抬頭,「魏知青,是你說想要去看日落,讓我陪你。後來去了山上,你又想要小解,讓我在山上等你,我便等着你到了現在。我,我沒有想吹風,我也不想生病……」

時宛孜說著這話,就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

時宛孜本來只想要裝裝樣子,她從前就長者一張楚楚動人的臉,每次天一冷,她打個噴嚏都能打得一雙眼睛濕漉漉的,鼻子也紅彤彤的,身邊的朋友們都笑稱她是黛玉妹妹,看着怪讓人心疼。現在時宛孜只是想假哭一下,但在這瞬間,她忽然意識到自己真正地穿進了另一個世界裏,身邊沒有了交心的朋友,也沒有了對自己視若寶珠的家人,一時間真感到委屈,那眼淚不受控制地就這麼安靜地流淌了出來。

美人無聲流淚,最為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