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假斯文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腥鹹的味道瀰漫在這個密不透風的房間,正如同他們見不得人的關係一般。

霍行洲站在她面前,將西褲的拉鏈一拽,便恢復那個清冷疏離的樣子,和她的狼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嗓音冷淡:「糾正你一個錯誤,你沒有權利結束這段關係。能夠叫停的人,只有我。」

溫迎抬頭看他,聲音在喉嚨里滾了滾才道:「霍總不是已經和梁小姐訂婚了嗎?」

霍行洲神色不變:「那是我的事,跟你沒關係。」

「梁小姐要是知道我……」

「她不會知道。」

溫迎突然覺得有些可笑,也不知道是自己可笑,還是他更可笑一些。

她道:「可我不想當小三。」

霍行洲嗤笑了聲:「溫迎,你是什麼樣的人,我最清楚。」

溫迎垂下睫毛,沒有反駁。

是啊,她在他眼裡,不就是為了錢可以付出一切的女人嗎。

霍行洲轉身,闊步離開。

走到門口時,他回過頭看了她一眼:「以後別穿這種衣服。」

溫迎屈辱之餘,又覺得有些氣血攻心,她這是正正經經的職業裝,怎麼到他那裡,好像有多下流似的!

果然心臟的人看什麼都臟。

等霍行洲走遠,關門聲傳來後,溫迎才從包里拿出紙,簡單給自己清理了一下,將盤踞在腰上的裙子拽了下去。

她繫上襯衣紐扣時,感覺裏面更疼的,輕微碰一下,都是火辣辣的刺痛。

溫迎深吸了一口氣,回會議室拿上自己的東西,快速離開這裡。

雖然周圍沒有人在看她,可她依舊覺得,自己被刺眼的陽光逼得不能直視。

……

霍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陳越敲門進去:「霍總,已經把梁小姐送回去了。」

霍行洲頭也沒抬,淡淡嗯了聲。

陳越又道:「剛剛接到消息,老爺已經找到那個私生子了,後天回國。」

霍行洲依舊沒什麼反應,只是道:「老宅那邊怎麼說。」

「老太爺的意思還是希望他能夠認祖歸宗,只是霍總訂婚的消息剛剛傳出去,現在不適合讓他光明正大的進霍家的門,怕惹得梁家不高興。」

霍行洲薄唇諷刺的勾起:「他們不是怕惹梁家不高興,是想等我和梁知意結婚時,把那個私生子的名字,一起寫進族譜里。」

陳越低着頭,不敢置喙他的家事。

幾秒後,霍行洲的聲音再度響起:「今天那個翻譯,梁知意從哪裡找來的。」

陳越將查到的資料遞了過去:「溫小姐是在一家翻譯公司上班,她年輕漂亮,工作能力又十分出色,因此在業內也挺有名的,梁小姐找上她,應該只是應該巧合。」

霍行洲翻開紙張,看着簡歷上的那張照片,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她時的場景。

她端着酒水從他旁邊經過,眼神也是如同照片上一樣,乾淨,清澈。

這三年時間裏,她也從一開始的青澀懵懂,逐漸學會了恰好到處的嬌媚,更加知道該怎麼迎合他。

霍行洲在同意和梁家的聯姻時,本來是想過,如果真的和梁知意結婚了,就給她一筆錢,結束這段關係,可她居然說,她有喜歡的人?

拿着他的錢,心裏裝着的卻是別人。

那個女人膽子太大了。

霍行洲將簡歷放在桌上,吩咐道:「讓他們換個男翻譯過來。」

……

溫迎到家以後,連澡都來不及洗,便坐在電腦前,整理着今天的翻譯資料。

最終在兩點鐘前,發到了陳越的郵箱。

溫迎合上電腦,活動了一下脖子,想起了之前設備室的那通電話。

她拿起手機,猶豫了一會兒後,給梁知意撥了過去。

溫迎屏着呼吸,聽着電話聲響起。

很快,梁知意的聲音傳來:「溫小姐,你拿到手機啦。」

溫迎默了默,只能順着這個謊撒了下去:「是的,剛剛拿到。」

梁知意道:「你現在怎麼樣了?身體好點了嗎?我本來說送你去醫院的,沒想到行洲居然快了我一步。」

「我……挺好的,謝謝梁小姐關心。」

「別客氣,我聽行洲的助理說,今天的會議你翻譯的很好,你可是幫了我大忙呢,不然我都沒法跟行洲交差了。」

溫迎握着手機:「梁小姐過獎了,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

她抿了下唇,繼續道,「抱歉梁小姐,我可能無法勝任這份工作,以後的翻譯,我給你換個人吧。」

梁知意疑惑:「為什麼,你是覺得我給的工資太低了嗎?」

「不是。」溫迎道,「因為一些我的個人原因,實在抱歉梁小姐,今天的工作我不收取任何費用,我們公司比我優秀的翻譯還有很多,我一定給梁小姐換個最好的。」

梁知意聽她語氣堅決,惋惜道:「那好吧,既然溫小姐不願意,那我也不強人所難了。」

「謝謝梁小姐的理解,也謝謝你對我的肯定。」

「溫小姐哪裡的話,像你這麼優秀的翻譯,不止我喜歡,行洲肯定也喜歡。雖然有些可惜,但不過沒關係啦,以後希望還會有其他機會合作。」

「梁小姐再見。」

掛了電話後,溫迎坐在地毯上,長舒了一口氣。

她從包里拿出避孕藥,拿起旁邊的冷水吞服。

這些年來,霍行洲每次都會有避孕措施,即便是昨晚最後那次,他也是退出去了的。

可今天卻……

溫迎覺得太陽穴絞着疼。

她給公司負責人發了個消息,簡單的說了下情況後,便進了浴室。

等到溫迎洗完澡出來時,負責人也給她回了條語音。

「我知道了,霍氏那邊剛才也來了電話,讓我們換個男翻譯過去,這兩天暫時沒有其他的單子,你先休息下吧。」

溫迎垂着眼睛,回復了一個「好」。

霍行洲果然也不想看到她。

溫迎重新打開電腦,登陸自己的賬號,開始接網上的那種翻譯散單。

馬上就該到還最後一筆錢的日子了,她之前算過,加上這次的大單,是剛好夠的……

只能這段時間再多找點兼職了。

晚上,加完班的池南雪回來聽到溫迎這一天的遭遇時,一言難盡道:「我怎麼覺得這件事不是一個巧合,像是那個什麼梁小姐在給你下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