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愚蠢!

第10章 你不能對我耍賴一輩子吧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愕然的轉頭:「爸……」

  老者怒視着中年男子:「林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就是這麼對恩人說話的?溫先生一代名醫,活人無數,縱然治不了我的病,那也是我的命,哪有逼着醫生打包票治好的,個個病人都像你這樣,哪個醫生還敢動手治病?」

  中年男子被老者訓斥,不敢還口,低聲道:「我這不是擔心你嘛,林醫生救了你,我這不給了五百萬酬勞嗎,是他自己不要……」

  「道歉!」

  老者聲音斬釘截鐵,毫不留情的訓斥道:「我看你就是飄天上太久了,都忘記怎麼正常和人打交道了!」

  中年男子一臉不情願,但是卻終究不敢違背父親的話,轉過頭道:「林醫生,溫醫生,對不起,今日我着急父親病情,言語多有得罪,請原諒。」

  林辰表情平靜的回答道:「你們走吧。」

  老者示意保鏢將自己扶穩,堅持着向著林辰鞠了一躬:「林先生,犬子冒犯之處,還請多多包涵,你救我一命,我深表感激,等我身體康復,我定再登門拜訪。」

  林辰臉色緩和了幾分:「老先生不必客氣,之後也不用再來,我不是玉安館的人,我就是過來買盒銀針,湊巧了,順手幫個忙而已。」

  老者表情微微有些詫異,旋即他轉頭拿過中年男子手裡的卡,態度恭敬的雙手遞上。

  「林先生,今日出手對林先生來說或許只是舉手之勞,但是對我卻是實實在在的救命之恩,這張卡請你收下,沒別的意思,就是一點診費,醫生治病救人原本也應該收診費,不是嗎?」

  老者言語恭敬,而且聽得出來是發自內心的感激,又這麼雙手恭敬的遞過來,一把年紀的人了,林辰反倒是不好推辭,當下接過了卡。

  他救了老者一命,這錢他收得問心無愧。

  「行,卡我收了。」

  老者鬆了一口氣,轉頭對着溫玉安道:「溫先生,等我病癒,我再登門道謝,必有厚禮!」

  溫玉安擺擺手道:「莫先生,你太客氣了,我什麼都沒做,當不起這句謝!」

  老者笑道:「如果不是溫先生,林先生又如何會在這裡呢,如果林先生不在,我現在已經死了,我雖然六十有五了,但是我卻也還想多活幾年。」

  老者轉過頭,摸出一張名片,雙手遞給林辰:「林先生,我是莫大洪,洪象集團董事長,這是我兒子莫君武,日後林先生在平江有任何麻煩或者需求,請隨時打電話給我。」

  「行,那我就先謝過莫老爺子了!」

  縱然林辰對莫君武很不爽,但這莫老爺子的人情世故卻處得太好,很難讓人生出惡感。

  幾人告別之後,林辰向溫玉安要了一套銀針就離開了,而莫君武父子倆也乘車離開了。

  「爸,我承認那個林辰醫術很厲害,但是有必要做到這一步嗎?」

  急速而行的奔馳車上,莫君武提出了憋了心裏許久的疑問。

  莫大洪靠在椅背上,盯着莫君武,眼光有着兩分隱約的失望:「我問你,我是怎麼受傷的?」

  莫君武回答道:「被仇家所傷。」

  莫大洪繼續問道:「他怎麼說的?」

  莫君武猶豫了下回答道:「說是讓我替你準備後事。」

  莫大洪嘆道:「我是被修行之人所傷,普通醫生根本沒法治,至於上醫院手術,恐怕我還沒進手術室就已經死了,所以他才說讓你替我準備後事,他就是想讓我在這段時間裏感受死亡的痛苦。」

  「溫玉安被譽為四大名醫,這絕對不是浪得虛名,他都束手無策,可是林辰卻輕鬆將我治好,這說明什麼?」

  莫君武下意識的回答道:「說明林辰醫術比溫玉安高?」

  「愚蠢!」

  莫大洪罵了一句,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溫玉安無法治療我,不單單是因為他醫術不夠高,更大的原因是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他不是修行者,沒有內氣,所以也就無法化解我五臟六腑里的內傷。」

  莫君武陡然睜大了眼睛,震驚的說道:「林辰是修行者?」

  莫大洪盯着後知後覺的莫君武,嘆道:「我的仇家是修行者,這一次他是想折磨我,讓我感受死亡前的痛苦,所以才給了我活命的機會,可是下次呢?」

  聽到莫大洪的話,莫君武的臉色一瞬間變的發白。

  「林辰能治療內傷,說明他也是修行者,他如此年輕,便擁有內氣,這說明他要麼天賦卓越,要麼他有厲害的師傅教導!」

  「仇家今日沒成功,那他肯定會再次襲擊我,只要我沒死,他肯定不會罷休的!」

  「而林辰今天救我一命,這是恩情,同時也是契機,透過此事,我們或許能交好林辰,說不得就能請動他或者他背後的人,替我們解決麻煩,可是你這個蠢貨,不僅不趁機籠絡交好,反而把人給得罪死了,你莫不是恨不得我早點去死,你好全面接手洪象?」

  莫君武臉色青一陣紅一陣,苦笑道:「爸,你知道我沒那個意思,我就是……」

  莫大洪打斷了莫君武的話,冷哼道:「就是覺得自己有錢有勢,高人一等,覺得有錢可以買到一切,那我問你,這次仇家對我出手,錢起什麼作用了嗎?」

  莫君武額頭上冒出了冷汗,他誠懇的道歉:「爸,我錯了!」

  莫大洪嘆了口氣:「君武,你要記得,這世上,有很多人是我們得罪不起的,不僅僅是更高層次的權貴,更是那些修行者,得罪權貴,了不起損失錢財,可是得罪修行者,損失的往往便是性命,在他們眼裡,沒有權貴和窮人只分,只有他們能殺和殺不了的區別,因為大家都只有一條命。」

  莫君武冷汗越發的多了,他終於明白自己今天幹了一件什麼樣的愚蠢事情。

  「爸,我明天去登門道歉。」

  「暫時不要,他對你成見已生,縱然你上門道歉,他也未必接受,你明天給溫玉安也送五百萬去,然後打聽一下林辰,看看他是做什麼的,再根據情況,側面給他幫助。」

  莫大洪老眼中閃着智慧的光芒,輕聲指點着莫君武。

  莫君武認真頷首:「爸,我明白了,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莫大洪頷首:「不要考慮得失,不要計算利益,像林辰這種高人,你真心當他是朋友,他自然會當你是朋友。」

  莫家父子的話,林辰自然是不知道的,回去之後早早的睡了。

  次日上午,林辰則按時赴約給顧老爺子針灸。

  「我到了。」

  林辰站在半山腰的獨棟別墅面前,打量着周圍的風景,內心感嘆,這顧家挺有錢的啊。

  這一棟別墅怎麼也得值個幾千萬吧?

  顧悅兮很快出來了,一字肩束腰連衣裙,精緻的鎖骨,脖子上一根白金項鏈吊墜,讓人的目光下意識的聚集於那雪山溝壑之地,整個人顯得風情而嬌媚。

  顧悅兮皺着眉頭:「怎麼才來?」

  林辰奇怪的問道:「不是你說的十一點嗎,我很準時啊。」

  顧悅兮撇了撇嘴:「好吧,不是你晚到了,是有些人早到了。」

  林辰笑道:「誰啊?似乎是你不喜歡的人?」

  顧悅兮沒回答,而是走了過來,挽住林辰的胳膊,低聲道:「進去吧,等會自然點,別露餡啊。」

  林辰低頭看了一眼,因為夏天,大家穿得都很輕薄,林辰的胳膊肘清晰的感受到了柔軟的觸感。

  顧悅兮注意到了林辰的目光,臉蛋微紅,狠狠的瞪了林辰一眼:「別胡思亂想,只是做戲給裏面的人看。」

  林辰眨眨眼:「裏面的是……你的追求者?」

  顧悅兮拉着林辰往裡走:「你甭管,反正你記得你現在是我男朋友,做你男朋友應該做的事情就行!」

  說話間,兩人進入了別墅客廳,顧悅兮一副欣喜的語氣叫道:「爸,林辰來啦。」

  林辰還沒開口,沙發上的一個青年男子已經豁然站起,死死的盯着林辰,不,準確的說是盯着林辰那緊貼着顧悅兮前胸的手肘,眼中妒火中燒。

  「小兮,他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