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您足以為我師

第8章 您足以為我師(2)

林辰指了指大門:「門在那裡,沒人攔着你,你可以走!」

  溫玉安連忙打圓場:「莫先生,林先生醫術高絕,比我厲害多了。」

  中年男人微微一愣,眼光狐疑:「就他?」

  溫玉安苦笑:「莫老先生傷得很重,你如果現在再換地方,先不說是否能找到有能力救治的醫生,光是時間上就耽誤不起,我雖然沒林先生醫術好,判斷不出準確時間,但是據我的判斷,老先生如果不趕緊救治,怕是真的挺不住了。」

  中年男人這才第一次正眼看着林辰:「你可以治好我父親?」

  林辰面色冷漠:「能。」

  中年男人眉頭皺緊,但是很快就下了決斷:「那請你出手救我父親,只要治好,五百萬!」

  林辰冷冷一笑,和溫玉安要了一套銀針,直接走到病床面前,解開老人的衣服扣子。

  林辰下針如風,眨眼間,老人的身上便插滿了銀針。

  隨着銀針落下,老人身上的肌膚詭異的紅了起來,臉色也逐漸紅了起來,他張着嘴,喘息着,似乎想咳,卻又一副咳不出來的樣子。

  林辰靜靜的等了大約三十秒,這才抓着老人的胳膊扶了起來,右手掌抵住老人背心,從下向上緩緩推動,如此反覆兩遍後再變換手勢猛力一拍,發出啪的一聲響聲。

  「啊!」

  老人發出一個短促的聲音,身子向前一撲,噴出了一大口濁氣。

  隨着這一口濁氣的噴出,老人臉上和身上的紅色迅速消退,而老人的呼吸也一下子變得暢通了。

  林辰扶着老人躺了下來,然後拿起筆寫了一個藥方,隨手拍在了桌子上。

  「他暫時沒事了,靜養即可,這葯一天三次,一副葯吃兩天,連吃三副,傷勢便會痊癒。」

  中年男人臉上露出了喜色,他靠近床邊問道:「爸,你感覺怎樣?」

  老人面色雖然有些蒼白,但是此時已經呼吸平穩,眼光有神,回答道:「我沒事了,剛才差點沒憋死我……」

  中年男人聽到此,終於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他轉過身,摸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林辰,語氣客氣了許多:「林醫生,謝謝你救了我父親,這裡是五百萬,請你收下。」

  林辰沒伸手,語氣冷淡的說道:「錢就免了,請你們離開,玉安館店小,接待不起你們這些大佛,以後也請不要再來。」

  溫玉安吃驚的看着林辰,那可是五百萬!林辰居然隨口就拒絕了?

  更重要的是林辰居然是為玉安館,為自己出頭!

  旁邊旁觀的溫巧巧眼睛亮晶晶的,看向林辰的目光里充滿了毫不掩飾的崇拜!

  好MAN啊!

  太有魅力了!

  中年男人皺了皺眉頭,他顯然沒有想到自己給出的五百萬竟然被拒絕了,更重要的是,他被林辰毫不留情的懟了!

  「你知道我是誰嗎?這麼對我說話?」

  林辰笑了。

  「我這麼說話,有什麼問題嗎?」

  中年男人冷冷的盯着林辰:「你知不知道,我只要一句話,玉安館明天就要關門。」

  「然後呢,我就應該把捧着你,對你畢恭畢敬?」

  林辰笑笑,表情多了幾分不屑:「我知道你要麼有錢,要麼有權,要麼有錢又有權,但是那又如何?我吃你家大米了,需要看你臉色?」

  中年男人臉色頓時變得頗為難看:「恃才傲物!林醫生,你怎麼知道你就沒有求我的時候呢?」

  林辰淡淡的說道:「求,你知道這個字怎麼寫嗎,求醫問葯,你懂是什麼意思嗎,我不求你,我不會死,但是你不求我,你父親就會死在你的面前,你縱有千億身家,又如何?」

  中年男人臉色越發冷了兩分,他身居高位,已經太久太久沒人這麼和他這般說話了。

  他正要開口,後方的老者忽然深吸了一口氣,虛弱的開口:「君武,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