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請林先生指證

第4章 美女,你這是賴上我了?

  焦峰皺眉道:「你是醫生?」

  林辰坦然回答道:「跟師傅學過幾年。」

  焦峰冷笑:「你有醫師資格證嗎?」

  林辰搖頭:「沒有。」

  焦峰冷冷的說道:「連醫師資格證都沒有,你也敢在這大放厥詞,你知道這是誰嗎,溫玉安溫老師,全國聞名的頂級醫師,需要你來指指點點?」

  林辰皺了皺眉頭,還想解釋一下,旁邊的顧洪濤已經臉色冷厲的瞪了他一眼,神情不悅的盯着顧悅兮。

  「管好你的男朋友,別不懂裝懂,這是什麼場合?」

  顧悅兮被父親訓斥,臉色通紅,趕緊拉了林辰一把,眼光凶凶的盯着他。

  「你閉嘴!」

  林辰到了嘴邊的話,被顧悅兮打斷,無奈的搖搖頭,不再言語。

  好吧,你給錢,你是老闆,你說了算。

  林辰也是因為老爺子的話對他有兩分好感,所以才插話建言,希望老爺子少受點罪。

  既然不領情,那就不說了唄。

  溫玉安轉過頭,繼續施針。

  連續下了幾針,一分鐘後,顧建軍劇烈的喘息聲明顯的小了許多,繃緊的身體也放鬆了下來。

  溫玉安滿意的點點頭,笑着看了一眼林辰:「小夥子,這不就有用了嗎?」

  林辰搖搖頭,依舊堅持道:「沒用。」

  溫玉安皺眉頭,還沒說話,旁邊的焦峰已經冷笑道:「你還真是鴨子死了嘴殼硬,老先生癥狀已經明顯輕了許多,這是所有人都看見的,就你看不見,你眼睛瞎了不成?」

  溫玉安皺了皺眉,沉聲道:「醫術可以有高低,醫者有醫德,小夥子,做一名醫生,要遵循客觀事實,不能只憑主觀臆測,否則,只能成為一名庸醫,害人害己!」

  林辰沒反駁,只是笑笑:「要不,拔了銀針試試?」

  焦峰不耐煩的說道:「連醫生資格都沒有,哪有你說話的份!」

  林辰沒動,看着溫玉安。

  溫玉安皺起眉頭,目光審視的看着林辰,林辰面帶微笑,神色平靜,眼光不卑不亢。

  溫玉安想了想,轉頭將銀針一根根的拔了下來。

  顧建軍安靜的躺在床上,神色平和,呼吸平穩,似乎並無不妥。

  然而,只是眨眼間的功夫,顧建軍忽然再次劇烈的咳嗽起來。

  這一次的咳嗽,比剛才病發時更猛烈,顧建軍整個人的臉都紫了,彷彿下一秒隨時就要喘不上氣,直接死掉。

  屋子裡的人,臉色盡皆大變,眼光齊刷刷的落在溫玉安臉上。

  溫玉安一臉茫然,眉頭緊鎖,眼光疑惑不解,喃喃自語:「為什麼呢,我明明已經用針……」

  林辰開口道:「你用的七星針法,算是很好的針法,可惜的是你使用的是簡化版,簡化版差了兩針,在效力上差了許多……」

  溫玉安猛然轉頭,眼光儘是難以置信。

  這個年輕人居然一眼認出自己施展的是七星針,而且還看出來自己使用的是簡化版!

  溫玉安的話語下意識的多了幾分請教的口氣:「就算是簡化版,我也對他施針順氣平喘,可是為何他會這樣?」

  林辰隨口回答道:「堵不如疏,你下針的穴位錯了,你這幾針下去,氣不僅沒排出來,反而被憋在裏面,一旦你拔了銀針,便會更加猛烈的爆發出來。」

  「這就像是水缸里的葫蘆,你用手按着,自然能將它按到水底,但是你一旦鬆了手,它就會從水裡冒起來,這是一樣的道理。」

  溫玉安一臉的難以置信:「我下針的穴位錯了?」

  林辰看了一眼已經喘不過氣,彷彿馬上就要死掉的顧建軍,也沒擺架子拖延,一步跨到了病床面前,拿起旁邊托盤上的銀針,直接說出了答案:「第一針,不應該是膻中穴,而是神封穴……」

  林辰說著話的時候,銀針已經如風一般的扎了下去,穩穩的刺入神封穴,針入三分,不偏不倚。

  溫玉安眼睛陡然睜大了,眼光震驚。

  「第二針,步廊穴。」

  林辰嘴裏說著,手裡動作卻是不停,落針如風,刷刷刷的在顧建軍身上擦了一排銀針。

  溫玉安沒有阻攔,甚至還伸手擋住了旁邊想上前阻止林辰動手的顧洪濤等人,眼光直直的盯着林辰下針,眼睛越來越亮。

  「回天針!」

  溫玉安看了半晌林辰下針的手法,忽然驚呼出聲,眼睛大睜,一臉的難以置信。

  回天針名列天下奇針榜第三,為針灸界絕學之一,眼前這個青年如此年輕,居然會回天針!

  林辰回手,按住顧建軍身上的兩處穴位,顧建軍那繃緊的身子一下子鬆弛了下來,喉嚨里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紫得發黑的臉也迅速的變為了淺紅色。

  緩過來了!

  林辰鬆開手,扶着顧建軍躺在床上,轉過頭看着溫玉安,微微一笑:「眼光不錯啊,我用的確實是回天針。」

  屋子裡的人盡皆臉色怪異。

  這口氣……

  如果是溫玉安對林辰說,好像一點問題都沒有,可是林辰對溫玉安說,怎麼覺得怪怪的呢?

  顧洪濤等人不懂醫術,不懂什麼七星針回天針,但是剛才老爺子一副馬上就要背過氣去的駭人模樣,如今卻是呼吸平穩,誰都看得出來老爺子癥狀減輕了。

  那四大名醫之一的溫玉安一副見了鬼的震驚表情,同樣能說明許多問題。

  顧洪濤眼光震驚,臉色憂喜參半。

  喜的女兒忽然帶回來的男朋友醫術厲害,居然救了老爺子,憂的是有今天這麼一回事,想要趕他離開女兒身邊,恐怕老爺子第一個就不會答應了。

  顧悅兮則是瞠目結舌,一臉的難以置信。

  自己街上隨便抓的一個男人,居然這麼厲害?

  這五萬塊太值了!

  溫玉安看向林辰的目光,已經充滿了毫不掩飾的灼熱。

  溫玉安拱拱手,客氣的問道:「先生怎麼稱呼?」

  「林辰。」

  溫玉語氣感激的說道:「今日幸好有林先生在,才避免了溫某犯下大錯,溫某萬分感激。」

  林辰笑道:「客氣。」

  「林先生醫術高絕,溫某自愧不如,不知道能否加個先生的聯繫方式,改日專程向林先生道謝,同時也好向林先生請教一二。」

  林辰略微有些詫異:「你可是名醫,你向我請教?」

  溫玉安面色坦然,神色真誠:「醫術沒有止境,達者為師。」

  林辰見溫玉安態度真誠,顯然說得是真心話,便摸出手機,和溫玉安交換了聯繫方式。

  「林先生,我先行一步,回頭我聯繫你。」

  「好!」

  溫玉安轉身出門,焦峰也面色尷尬的跟着離開。

  屋子裡,顧家人看着林辰,一時間氣氛怪異。

  還是顧悅兮最先開口:「林辰,你剛說,我爺爺的病能治好?」

  林辰拿起筆,寫了一個藥方遞給顧悅兮:「三碗水煎成一碗水,一副葯吃一天,三次,持續一個月,加以針灸……額……」

  林辰忽然意識到自己就是個冒牌男朋友,出了醫院門,自己和顧家人便沒關係了,那還針灸個屁啊。

  只是話都說到這裡了,林辰卻也只有硬着頭皮繼續往下說:「配合針灸效果更好,當然,不針灸,堅持吃藥,癥狀也會大為改善,以後應該不會再像今日這樣病症複發。」

  顧家人盡皆驚喜不已,剛才主治醫生焦峰都說了無計可施,可是事情轉眼就解決了?

  不複發,那不就等於差不多治好了嗎?

  顧建軍剛才這麼折騰了一通,半條命都沒有了,虛弱的躺下了,顧悅兮的母親白茜留在房間里照看,其他人退出了病房。

  走廊上,顧洪濤盯着林辰:「林辰,小兮爺爺的病能徹底康復?」

  林辰頷首:「針灸配合吃藥,沒問題的。」

  顧洪濤想了想,從兜里摸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林辰。

  「今日你救了小兮的爺爺,我們全家都很感激你,這段時間你多費心,負責一下老爺子的治療……這裏面有五十萬,你且收下,就當是耽誤了你時間的補償。」

  五十萬?

  大戶人家啊!

  林辰沒急着伸手,而是看向旁邊的顧悅兮。

  顧悅兮愣了一下,似乎沒想到父親來這麼一出。

  五十萬她不在意,但是父親這麼一搞,自己和林辰豈不是還要繼續假扮下去?

  林辰眼中則閃過兩分古怪的笑意。

  很明顯,顧洪濤嫌棄自己沒背景,窮小子一個,所以選擇用錢來解決這份人情,免得他棒打鴛鴦時,還有這份人情在,不好處理。

  「既然叔叔這麼說,那我就收下了。」

  林辰收下了銀行卡,看了一眼旁邊氣鼓鼓的顧悅兮,笑着補充道:「以後和悅悅在一起,也得買一套屬於我們自己的房子,這錢我就先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