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沒用

第3章請林先生指證

  「呸,誰要和你試。流氓!」

  看到林辰惡狠狠的目光,顧悅兮下意識的捂緊胸口,俏臉一紅,輕啐了一口。

  隨後,顧悅兮啟動車子,轉移話題道:「你是在這邊上班?」

  林辰繫上安全帶,搖頭說道:「家裡長輩給我定了一門親事,過來看看。」

  顧悅兮側頭看了一眼:「看看?你沒見過人?」

  林辰搖頭:「聽說挺漂亮。」

  顧悅兮冷哼:「啥年代了,發個照片應該很簡單吧,既然都不給你看照片,我猜一定很醜,怕你看了後悔,才讓你直接過來,生米煮成熟飯!」

  林辰眨眨眼,不至於這麼坑吧?

  不過轉念一想,結不結婚其實不重要,主要是老頭子說自己這個未婚妻手中有一塊玉佩,牽扯到自己的身世,這次來平江市,能拿回玉佩就行,至於那未婚妻,林辰反而不怎麼在意。

  「看看唄,如果不行,大不了跑路。」

  顧悅兮哼哼:「呵呵,男人……」

  車裡忽然響起了電話鈴聲,林辰瞟了一眼車載電腦屏幕,上面寫着來電者名字。

  雪。

  顧悅兮纖細的食指放到嘴唇邊做了個噓聲的姿勢,然後按下方向盤的接聽鍵:「姐……」

  一個清冷悅耳的女聲響起:「聽說爺爺進醫院了?」

  顧悅兮回答:「對,我正往醫院趕呢。」

  「行,等會給我發個地址,晚些我過來看望一下。」

  顧悅兮回答道:「你這老總一天忙得腳不沾地,連個談戀愛的時間都沒有,今天你不是要開股東大會嗎,忙不過來就別過來了唄,我爸他們都在那邊呢。」

  女人聲音溫柔:「沒事,開完會我抽點時間過去。」

  「好吧,那我等會給你發地址。」

  「行,先掛了。」

  林辰隨口問道:「你姐也單身啊,難怪你家裡人催了。」

  顧悅兮冷哼道:「我姐那就是天上的鳳凰,人漂亮,能力又強,年紀輕輕就是公司總裁,哪個男人配得上她?」

  提起自己的姐姐,顧悅兮有些驕傲,畢竟她和姐姐楚嘉雪是平江市出名的雙胞胎姐妹花,兩人雖然只是表姐妹關係,但是長得卻幾乎是一模一樣。

  當然,林辰並不知道這些,聽到顧悅兮的話後,林辰很隨意的回答道:「總有優秀的男人嘛。」

  顧悅兮冷眼掃了林辰一眼:「反正不會是你這樣的。」

  林辰啞然失笑:「我怎麼啦,我也很優秀的好不好?」

  「就你?」

  顧悅兮嘲諷的說道:「你可真是自信!你啊,給我姐提鞋都不配,你還是去找你那連照片都不敢發一張的未婚妻吧!」

  林辰被嘲諷了,笑笑也不生氣,心中卻在嘀咕,老頭子說自己的未婚妻漂亮,也是個公司老總,也不知道真假。

  車子駛入了平江市一院,停好車,來到住院部,進入了一個寬敞的單間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位白髮老者,應該便是顧悅兮的爺爺顧建軍,窗前一對中年夫妻,男人是林辰見過的顧洪濤,女的則是顧悅兮的母親白茜。

  「爺爺……」

  顧建軍蒼白的臉上露出兩分笑容:「小兮來啦,這位是……」

  顧悅兮伸手拉着林辰的胳膊,笑着介紹道:「爺爺,這是我男朋友林辰,今天正好過來平江,我就帶他來見見你。」

  男朋友?

  顧建軍和白茜的眼光齊刷刷落在林辰身上,目光中充滿了打量和疑惑。

  至於顧洪濤則冷冷的輕哼一聲。

  面對眾人的打量,林辰下意識的挺直了腰背。

  顧建軍打量了幾眼,忽然笑道:「當過兵?」

  林辰微微一驚,旋即笑道:「是的,剛退伍不久,老爺子你眼光真准。」

  顧建軍滿意的大笑:「呵呵,我在軍隊里混了一輩子,這當過兵的和沒當過兵的,好兵和孬兵,那可都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小夥子身如青松,沉靜如山,想必不孬……」

  林辰恍然,自己離開暗刃不久,身上這軍人氣質還挺明顯,一般人可能感覺不到,但是顧建軍混了一輩子軍隊,那自然是能看出來的。

  退伍兵?

  顧洪濤眼中露出了明顯的嫌棄神色,林辰這麼年輕就退伍,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他很普通!

  顧建軍問道:「退伍過後做什麼呢?」

  林辰猶豫了下,回答道:「剛來平江,準備在這邊找份工作。」

  顧洪濤臉色又難看了兩分,連份工作都沒有?

  這小子怎麼配得上小兮?

  原本就瞧不上林辰的顧洪濤臉色更加冰冷了,條件這麼差的窮小子,也想娶小兮,也想進顧家門?

  白日做夢!

  顧悅兮也急了,這傢伙,反正都是逢場作戲,你就不能編個好點的身份嗎?

  病床上的顧建軍看到兒子的表情,則不在意的笑道:「小兮,不要嫌棄,男人只要有本事,暫時的落魄又算什麼,爺爺我不也是一窮二白打天下,才有了今天的顧家嗎,這人啊,不能只想着享福,不想着奮鬥……」

  顧建軍的話沒說完,臉色陡然漲得通紅,像是破了的風箱,劇烈的氣喘起來,有種呼吸不上來的感覺。

  「醫生!」

  顧家人見狀連忙呼喊醫生。

  主治醫生焦峰很快便到了,檢查完畢,面露難色,把顧家人招呼到了門口走廊。

  「老先生這次病發,牽動了肺上的陳年舊傷,必須得動手術才能有所好轉,但是這手術時間長,對身體負擔極大,老先生的身體本來就差,百分之九十的概率下不了手術台……」

  顧洪濤焦急的問道:「那現在怎麼辦?」

  焦峰苦笑:「我無能為力,唯有開一些葯,暫時讓老先生好過一點,不過對病情並無用處……」

  林辰在旁邊皺了皺眉頭,肺上有傷,他看出來了,但是這不是能治的嗎?

  怎麼就無能為力了呢?

  這醫生醫術不行啊!

  顧洪濤面色失望,正要說話,焦峰的電話忽然響了。

  焦峰拿出電話,聽了兩句,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老師,你來市一院了?」

  焦峰很快掛了電話,欣喜的說道:「顧先生,你不要着急,我老師正好來醫院了,我去請他過來看一看,他一定有辦法。」

  顧洪濤眼中冒出希冀的神色:「焦醫生的老師是?」

  焦峰迴答道:「四大名醫之一的溫玉安老先生,我並不是溫老先生的親傳弟子,不過我聽過他一段時間的講課,勉強算是學生。」

  顧洪濤眼睛一亮:「那麻煩焦醫生了,回頭我一定重謝。」

  「你們先等着。」

  焦峰離開,沒一會兒,焦峰便帶着一位頭髮花白的名醫溫玉安過來了。

  溫玉安徑直進了病房,對顧建軍進行了診治,半晌後他抬頭:「準備一套銀針。」

  等待的時候,溫玉安笑着安慰顧建軍:「老哥,別擔心,問題不大,我給你扎扎針,你就不會難受了。」

  林辰在旁邊鬆了一口氣。

  對的嘛,這原本就不算太難的病症,雖然徹底根治需要一段時間,但是緩解當前癥狀,不就是扎幾針的事情嘛。

  不愧是名醫。

  銀針很快拿來了,溫玉安準備好後,拿起銀針,開始扎針。

  第一針落下。

  林辰眨眨眼,眼光有點疑惑,不是應該扎神封穴嗎,怎麼扎膻中穴了?

  膻中穴固然有順氣,平喘的功效,但是顧老爺子這個病它不一樣,你扎膻中穴,那氣出不來,豈不是封在裏面了?

  第二針落下。

  氣戶穴。

  林辰看到這裡,已經明白溫玉安的針灸思路了。

  他下意識的低聲自語:「沒用。」

  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的看着溫玉安針灸,林辰這話聲音雖不大,但是所有人都清晰的聽見了。

  所有人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林辰的臉上,目光各異。

  林辰既然都開口了,便繼續說道:「你這樣扎,治標不治本,不僅沒用,反而會讓病人更難受。」

  林辰此話一出,周圍人的臉色頓時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