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仙界女帝有魔尊罩着,誰敢欺負?全本閱讀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娘親~!」

洛紅夜迅速飛撲進了洛如纓的懷中。

洛如纓撫了撫洛紅夜的腦袋,眼神中滿是憐愛和溫柔。

寧夜辰微微一笑,起身離開去熬藥。

待寧夜辰回來時,洛紅夜已經躺在了洛如纓的懷中熟睡。

「來,喝葯了。」

寧夜辰端着葯坐到床沿邊,一手舉着葯,一手將洛如纓緩緩扶坐起來。

虛弱的洛如纓連坐直都困難,只能倚靠在寧夜辰的懷中。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洛如纓依靠着寧夜辰,聲音虛弱而又不好意思的問道。

是她帶娃過來要求這個男人負責的,但她卻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寧夜辰。」

「你呢,娘子?」

寧夜辰笑道。

「娘,娘子…?」

聽到娘子的稱呼,洛如纓蒼白的臉頰多了一抹紅暈,神情也顯得很是彆扭。

對於這個稱呼,她感到很不習慣…

曾經身為一方女帝的她,忽然被人這般稱呼,心裏總感覺怪怪的…

「難道不對嗎?」

「你與我有了夫妻之實,又有了你我的孩子,不應該就叫娘子嗎?」

「你也可以叫我夫君~」

寧夜辰厚着臉皮很自然的說道。

既然是他的女人,那從今往後就是他的娘子了。

雖然有些突然,但心裏還是有種突然有了老婆又喜當爹的喜悅的。

洛如纓被說的無話反駁,也就默認了寧夜辰的叫法。

反正她恐怕時日無多了,就由着他,當他幾天娘子又如何…

但讓她開口稱呼『夫君』她實在是做不到…

「本帝…我叫洛如纓…」

洛如纓下意識習慣性想要自稱本帝,但還是輕聲改口報出了名號。

她如今已不再是仙界的女帝了…

從這一刻,二人才算是真正的相識…

寧夜辰微微一笑,舀起一勺藥湯吹涼,隨後再送到了洛如纓的嘴邊。

「娘子喝葯了,啊~」

洛如纓沒有急着張嘴喝葯,而是望着懷中的洛紅夜,神色沉吟一番,抬頭鄭重的對寧夜辰囑咐道:

「如果我不在了,這個孩子就拜託你了!」

她想要趁現在傷勢穩定,就將一切都託付給寧夜辰!

她自己身上的傷她最是清楚了。

經絡受損,挖骨失心,光憑凡人那些山藥別說治癒她的傷勢了,根本毫無作用。

所以她喝不喝都一樣的。

「好好好,我知道了,先喝葯。」

寧夜辰為了讓洛如纓儘快喝葯,很是敷衍的說道。

洛如纓對他的囑咐完全浪費口舌,因為她只要和喝下藥後,根本就沒事…

洛如纓見寧夜辰回答的這麼敷衍,皺起了臻眉,神色很是不悅和失望。

她都已經是這個狀態在交代後事了,他卻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

「你有沒有聽…唔唔唔…」

洛如纓正要開口再說些什麼,寧夜辰已是趁機將勺子塞進了她的嘴中…

他特意熬制的這葯湯就算放在仙界那些是十分珍貴少有的!

藥效揮發可是很快的,可不能浪費了。

忽然被強行餵了口葯,洛如纓正要生氣,忽然察覺不對,神情一愣。

她能感受到磅礴的葯靈在她體內擴散,游遍她的全身!

渾身就彷彿被一股暖流包裹,身上傷勢不禁轉眼間恢復如初,就連體內的經絡也在以極快的速度自行修復!

這,這到底是什麼熬制的葯…?

為何會有如此磅礴驚人的藥力?!

就算是在仙界中,她也從未喝過如此藥力充盈的葯湯!

人界中怎麼會有這麼珍貴的藥材熬制出這種葯湯?

「這,這是什麼葯…?」

洛如纓忍不住開口詢問道。

「額…是我平時在山間順手採摘的山藥而已…」

「來,別浪費了,趕快趁熱喝了吧。」

寧夜辰心裏有些心虛,趕忙繼續舀起葯湯喂到洛如纓嘴邊。

他一個『凡人』弄出了一大堆珍惜的仙草靈藥,的確很不好解釋…

洛如纓半信半疑,一個普普通通的山林,怎麼可能會有這麼珍貴的『山藥』?

就單純她嘗出來的,至少也有好幾種千年乃至萬年品級的仙藥!

不過為了不浪費珍貴的藥效,洛如纓暫且放棄了追問,乖乖的張嘴喝下寧夜辰喂來的每一勺藥湯。

她還是第一次這樣被人照顧…

對方還是個凡人…

寧夜辰也很享受這喂葯給過程,生活瞬間好像多了許多的樂趣…

洛如纓輕輕張開櫻色的紅唇將葯勺含入嘴中,貪婪的將葯勺舔舐的乾乾淨淨,一滴也不浪費…

沒想到喂葯似乎也挺有意思的…

洛如纓察覺到了寧夜辰的目光,疑惑的抬起眼眉問道:

「嗯?怎麼了嗎?」

「沒事…」

「就是覺得我娘子挺迷人的~」

寧夜辰直言不諱的誇讚道。

「無,無禮…!」

這一擊直球打的洛如纓猝不及防,也不知時候藥力的影響,臉頰染上了一層紅暈,輕抿着紅唇又低垂下了眼眉。

若是擱以前,她一定會怒斥對方無力之徒,敢出言輕薄她,再加以懲戒。

但此刻心中卻有種說不出的異樣感。

倒不是特別生氣…

「娘子,能跟為夫說說,發生了什麼事嗎?」

又餵了一口洛如纓後,寧夜辰趁機開口問道。

若是能夠從洛如纓口中得知什麼線索的,也就方便許多了…

洛如纓神色黯然,十分堅定果斷的搖了搖頭。

「只有這件事,拜託你不要再問了…」

「你知道的越少越好,否則對你會很危險!」

洛如纓並不想讓寧夜辰摻和她的事。

就算他知道了又能如何?

從他的身上,她沒有感受到一絲的修為靈力,一介毫無修為凡人怎麼可能與仙界勢力對抗。

她不告訴他,就是不想讓他捲入其中遭受危險。

雖然知道洛如纓可能不會告訴他,但寧夜辰還是不禁有所遺憾。

如果知道是仙界哪一方勢力,他就可以直接來一個精準打擊了…

仙界神域廣闊,大小聖地無數,神宮宗門遍地,隱世宗族深藏,真要找起來可就麻煩了…

看來還是得親自上仙界一趟!

喂完葯後,寧夜辰緩緩將洛如纓放平躺在床榻上,拉起被褥為她與洛紅夜二人蓋好了被褥。

服下磅礴藥力的仙藥,洛如纓很快就感到了睏乏,陷入了熟睡中,身體也繼續再吸收着體內的藥力。

寧夜辰心疼的撫了撫她的臉頰,隨後起身走出了屋外,一躍而起化作一道漆黑的神虹直衝九天雲霄!

人界與仙界之間的屏障在這一刻被擊碎!

時隔百年,仙界,我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