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仙界女帝有魔尊罩着,誰敢欺負?全本閱讀 第4章_淺官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洛如纓抱着洛紅夜來到了木屋前,懷着忐忑不安的複雜心情輕輕敲響了房門。

「吱呀」一聲,木門被緩緩打開。

「請問這位姑娘找誰?」

寧夜辰站在門口微笑問道。

不知為何,望着眼前的女子心中不由產生了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

望着眼前記憶中的臉龐,洛如纓微微輕抿紅唇,低垂着眼眉,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開口。

猶豫了片刻後,試探着輕啟朱唇問道:

「你,你不記得我了嗎…?」

嗯?

寧夜辰再次仔細端詳了一番少女。

墨發赤瞳,花容月貌!

很熟!

但就是遲遲想不起她到底是誰…

他曾經見過美女實在太多了,以至於他一時間根本想不起她是誰…

而且他隱世在這裡許久,應該是沒人知道的才對!

「姑娘,你…哪位?」

想了半天,腦海中一一對照也沒發現符合的人選,寧夜辰只好尷尬的出言問道。

洛如纓見寧長璃真的沒有認出她,臉上不禁浮現惱怒與失望的神色,忍不住嬌聲怒斥道:

「你!你這個負心漢!」

奪走了她的第一次不說,為了保下這個孩子,她費盡千辛萬苦。

如今好不容易從仙界逃出,特意來找他,他卻一點兒也認不出她!

她知道或許對凡人來說,十年時間可能足以淡忘很多事情了。

但對於寧夜辰把她忘得一乾二淨的行為,她還是忍不住感到失望和生氣。

寧夜辰一瞬間就被罵懵了。

講道理,自他穿越到這個世界,成為魔界絕世魔尊數百年來,他連個戀愛都沒有談過,怎麼就成負心漢了!

太離譜了吧!

誹謗!

赤@#裸裸的誹謗!

「姑娘,咱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你會不會認錯人了…?」

寧夜辰再次問道。

他覺得眼前女子一定是認錯人了!

洛如纓見寧夜辰似乎是真的想不起她,失望的嘆了口氣,抱起了懷中的洛紅夜,幽怨的瞥了他一眼,說道:

「她是你的女兒,你要對我和她負責…」

「(⊙_⊙)啊…?」

寧夜辰驚了!

這個消息簡直太勁爆了!

他忽然就莫名喜當爹了?!

寧夜辰低頭望向精緻如洋娃娃般,有些怯生生卻又一直偷偷打量着他的洛紅夜。

小女孩很漂亮可愛,有種莫明說不出的親近和熟悉感,他第一眼就很喜歡。

可這忽然告訴他是他的孩子,他一時間有些懵。

他除了十年前那陰差陽錯的一夜春情外,根本就沒有碰過任何一個女人啊!

嗯…?!

想到這,寧夜辰忽然一瞬間明白了什麼,指着洛如纓驚訝問道:

「你…你是那夜的仙子…?!」

洛如纓見寧夜辰終於是回想起來,含羞的點了點頭。

得到肯定的答覆,寧夜辰更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不是吧…!

真的是她!

洛如纓身上的修為氣息與之前相比弱了許多,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檔次。

曾經靚麗的銀髮也變為了墨發,以至於他想了半天也沒回想起來。

完全沒將她與那夜的女人重疊在一起。

寧夜辰實在想不明白。

一夜春情過後,曾經的那位仙子過了十年帶娃過來要他負責?!

堂堂仙界仙子,以她的修為甚至可能是某一聖地聖女或是女帝,卻要跑來人界找他…?

更讓他想不通的是,修為越是高深,受孕仙胎的概率就越小,這是世人皆知的常識。

有的仙尊為了能夠孕育仙胎,甚至同時每天不間斷的努力與多位仙侶耕耘數年才有收穫呢!

他怎麼就一發入魂了…!

這也就算,身為修士,只要願意,隨時都可以以仙力防止體內受孕仙胎。

他以為那夜過後,洛如纓一定會防止懷上仙胎的。

畢竟她可是仙界仙子,一般是不能輕易孕育仙胎的。

結果卻是她真的孕育了仙胎數年,還將孩子生下撫養長大了!

「她…真的是我的孩子嗎…?」

寧夜辰還是有些難以置信的開口問道。

他只是確認性的隨口一問,心裏其實也已經有數了。

不過這隨口脫出一問,寧夜辰就立馬後悔了。

似乎這麼問並不太合適…

果不其然,一聽到寧夜辰這般話,洛如纓頓時眉梢緊擰,面色難看至極,咬牙切齒的嬌聲怒喝道:

「哼!你若是不想負責,我便帶孩子離開就是!」

「但你不要侮辱我與孩子!」

說罷,洛如纓毫不遲疑的轉身離開,眼中閃過一抹晶瑩的淚花。

洛紅夜趴在洛如纓的肩頭,大眼睛依舊緊緊的盯着寧夜辰,在洛如纓的耳畔俏生生的開口問道:

「娘親,爹爹不要我們嗎…?」

一見到寧夜辰,洛紅夜也莫名有種親近感。

她向來都是比較怕生的,但卻一點兒不害怕寧夜辰,所以知道他一定就是她朝思暮想的爹爹。

洛紅夜這句話落入了寧夜辰的心中,深深觸動了他的內心,心頭不由一震!

他堂堂魔界至尊,絕不是那種拋妻棄子,沒有擔當的渣男!

他做的起,自然也擔得起!

寧夜辰一個箭步追趕到洛如纓的身旁,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等一下!我可沒說我不負責!」

「哼!放開我!」

「不需要你負責了!」

洛如纓氣在心頭,惱怒的就要甩開寧夜辰的手。

害怕傷到身為凡人的寧夜辰,她特意收着力度,用着很輕的力氣。

不過就算是收着力,也足以隨便掙脫一個成年壯丁的手掌才是,卻甩不開寧夜辰的手。

還不等洛如纓詫異,喉嚨忽然一甜,捂着嘴猛地咳了幾聲!

「咳咳咳…!」

一團鮮血出現在洛如纓的掌心,嬌容也變得愈發蒼白了不少!

「你受傷了?!」

寧夜辰一把捏住洛如纓的手腕,神色瞬間變得無比冷冽。

「我,我沒事…放開…我…」

洛如纓想要掙脫開來,卻發現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力氣,向前邁出一步,眼前一黑,身子一頭栽進了寧夜辰的懷中,昏死了過去。

「娘親,娘親…!」

洛紅夜哭喊着拽着洛如纓的手臂。

寧夜辰一手攬起洛如纓的腰間,將她緊緊抱入懷中,一手將洛紅夜也抱入了懷中。

柔聲親切的對她安慰道:

「別擔心。」

「有爹爹在,你娘親她不會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