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三張紙,三張紙都是紅色的,而擺在正中間的那一張紙上蒼勁有力地寫着兩個黑色毛筆字:白重。

東北供保家仙一般是三個牌位,牌位上寫仙家的名字,仙家本體在哪座山上,牌位就要朝向山所在的方位。這些是我從小耳濡目染知道的常識,我想出馬仙也是差不多的,那麼白重就應該是他的名字。

另外兩張紙上也寫了兩個人名,白柳與白槐。我不知這兩位又是誰,也沒想太多。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去按照他說的騰出一間乾淨屋子,供奉起三塊木牌。我剛收拾完這一切累的不行,門口卻有人邊敲門邊喊,「蘇仙姑在嗎?」

我一邊揉着肩膀一邊開門,「誰啊?」

來叫門的是個中年婦女,我看着面生,「請問……蘇婉蘇仙姑是住在這兒吧?」

我回到,「我就是,你找我?」

她上上下下打量着我,「你真的是弟馬?怎麼這麼年輕?」

我作勢要關門,語氣硬了幾分,「沒事兒的話就請回。」

她連忙擋門,「不不不!蘇仙姑!蘇仙姑您神通廣大!一定能救我兒媳婦的!」

「你是誰?你媳婦又怎麼了?而且,為什麼會找上我?」我問道。

她對我賠笑說,「蘇仙姑,我是隔壁蓮花村的劉芬,我兒媳婦最近被髒東西纏身,折騰的不行,求您跟我去看看。」

我輕輕皺眉,「你們蓮花村有自己的黃婆,你怎麼捨近求遠,不找她反而來找我?」

中年婦女臉上閃過一抹尷尬,「蘇仙姑,昨晚我兒媳婦夢見一條小蛇入夢,說讓我們來找您。」

聽她提起蛇,我心裏就明白了,於是對她說,「等着,我收拾點東西。」

中年婦女喜出望外地點頭,「好好好!」

我回到木牌前,卻不知道該怎麼把白重叫出來,我點燃一根香,學着黃婆的樣子磕了幾個頭,但是周圍什麼變化都沒有。

我有點泄氣,就在此時忽然有東西抽了我後腦勺一下。

「哎喲!誰!誰打我!」我瞪着眼睛回頭。

白重在我身後臭着一張臉,「叫自己的仙家出來,應該點燃香後心裏默念名字,誰教的你磕頭。」

我咬着嘴唇,不去看他的眼睛,「蓮花村來了一個叫李芬的人找我,是你讓她來的?」

「嗯。蓮花村那個黃婆不接,所以你來。」

我疑惑,「為什麼?」

「因為那一家人招惹的東西凶,蓮花村的黃婆不敢管。」他很隨意地坐在椅子上,「從今往後,你只接凶單、別人不敢管的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