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表面傷痕第5章 還是忘不了嗎在線免費閱讀

無表面傷痕第6章 末末晚安在線免費閱讀

看到范依依秒回的信息,袁曉曉鬆了口氣,覺得自己真是個小機靈鬼。

想想自己這也不是嚇唬人,要真因為工作不到位被扣了獎金,可是月度加季度的獎金啊。

袁曉曉結合自己小助理的獎金,盤算着部門主管的獎金,范依依又要租房,聽說好像每月還要往家裡寄錢,那豈不真是沒法兒活了。

她滿意地放下了手機,打開電腦登錄系統,着手整理每個顧問的業績詳情。

入春以來,樊斌的季節性鼻敏感又犯了,他停好車後,拎着咖啡往店裡走,幾步路上就哐哐打了好幾個噴嚏,腦袋都快打蒙了。

這要不是老子有鼻敏感,就一定是有人罵我。

還真被顧笙說對了,離開了兩年不僅員工不認識樊斌,站在店裡環視了一圈兒的樊斌也沒看見當初開業時在的那幾個熟面孔。

樊斌一進門前台就站了起來熱情迎了上去,見他像是生面孔,於是問他是第一次來嗎,又問他約了哪個老師,見他沒吱聲,前台又問他需要幫你找個老師介紹一下?

環視了一圈兒的樊斌回過頭看着噼里啪啦一頓問自己的前台,自己想說什麼來着,樊斌忘了。

隨後前台熱情地把他引到了旁邊的休息區,雖然看他拿着咖啡,但還是給他倒了杯水。見樊斌好像不想說話的樣子,前台小姑娘也不好再搭腔,於是默默地退了幾步,打量起來樊斌,還掏出了手機給她熟悉且現在沒客戶的拳擊教練魏鵬發過去信息。

【魏教練,能來一下前台嗎?前台這有個人。】

【問幹啥來的也不說,該不會是糾纏蘇蘇的那個前男友吧?】

【你見過那個前男友嗎?】

【這人看着是有點不好惹。】

【還在那兒坐着呢,東看西看的,也不知道要幹什麼。】

【魏教練???】

魏鵬正在上廁所,褲兜里的手機一直叮叮響,魏鵬洗完手擦乾後,掏出手機看到了前台滴滴發來的信息……

見魏鵬一直沒回,前台小姑娘一邊兒瞄着樊斌,一邊兒琢磨着還有誰現在是沒課的,小姑娘正盯着那面員工展示牆,在腦子裡過着人頭,就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那腳步聲猛地在前台剎住了。

前台小姑娘看見魏鵬走過來,立馬朝着休息區那邊努了努嘴,魏鵬順勢看過去,就看見樊斌不僅東看西看,還翹起了腿優哉游哉地喝起咖啡。

這人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別惹老子的氣場。

而翹着二郎腿的樊斌只是苦惱,當初那幾個他看得順眼的人去哪兒了,怎麼才兩年時間,全不幹了?

魏鵬看了半天才轉頭小聲跟前台小姑娘說,那不是糾纏蘇蘇的前男友。
???然後呢

小姑娘看出來了,魏鵬也沒想要過去聊幾句的意思。

你可是金牌拳擊教練誒。

正當小姑娘想着如何措辭催促魏鵬過去休息區時,坐在那邊的樊斌喝着咖啡轉過頭看向了他們,視線直直地撞上了他倆,樊斌看了看前台,又看着旁邊像是教練樣子的魏鵬。

樊斌苦惱,嘖,又是個生面孔。

不過形象倒是還可以,體格看着也不錯,樊斌上下打量着魏鵬,看魏鵬也在看着自己,樊斌放下了二郎腿,站起來朝他們信步走了過去。

「你好,樊斌。」

樊斌先是沖前台笑了下,又禮貌地對魏鵬伸出了手。

不知道什麼情況的魏鵬看着伸過來的手,而前台瞪大了眼睛。

是誰說這人好像不太好惹的樣子???

「您好,您是——」

魏鵬伸出去的手就要握上,就被樓梯上走下來的倆人打斷了問話。

「樊總!樊總!!!」

樊總???樊斌……

樊總???!!!

樊斌抽回了手聞聲轉過去一看,卧槽,是自己熟悉的面孔。

從樓梯上跑下來的是蕭言,旁邊的是莫青南,都是剛開業那會兒樊斌自個兒面試的。

蕭言在樓上就注意到了坐在休息區的人,側臉怎麼有點熟悉,想到了前幾天顧總說的話,說樊總回來了,蕭言立馬跑去拽上剛下課的莫青南打算下樓一看究竟。

「hey~」

看到了店裡的元老還在,樊斌頓時心情愉悅,分別跟倆人抱了抱。

「您的辦公室一直空着,我們可是時不時就去打掃啊。」莫青南嘴俏地說了句。

身後的前台和魏鵬放棄了掙扎,怎麼,怎麼就忘了他們還有一個老闆呢……

「樊總好,我是魏鵬,教拳擊的。」魏鵬上前幾步一把子抓過樊斌的手重新握住,試圖補救。

「樊總好,我是劉念,入職半年了。」前台小姑娘也緊跟着湊過來,微微頷首露出了一個甜美笑容。

「你們好,」樊斌笑了笑,又看向了魏鵬挑眉說了句,「你手勁兒挺大啊。」

魏鵬急忙抱歉地鬆開了手,憨笑着。

顧笙晚上通宵玩了遊戲,今天一天都憋在家裡補覺,樊斌正是知道他不在才來的,免得被他一介紹,倒弄得大驚小怪,樊斌想着自己就來轉轉看看也沒什麼別的事,反正店裡的運營都已經很成熟了,結果還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樊斌跟蕭言莫青南閑聊中,才知道還有幾個老人是去了二店,他們沒有住宿舍,而是合租在了一起,住的地方在二店附近。

隨後蕭言和莫青南都到了該上私教課的時間,一起離開了辦公室,離開前倆人都一副沒聊盡興的樣子。

而樊斌攤在沙發上有一種開了一下午會的既視感。

樊斌忍不住給顧笙撥過去電話,說了說自己來店裡發生的事,顧笙哈哈笑着,又問他待會兒有事沒,沒事去家裡找他。

於是樊斌去超市買了火鍋底料,六盒肥牛還有一堆菜啊丸的,拎着去了顧笙家。

樊斌順着導航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才找到了顧笙家,看見等在門口的顧笙就埋怨上他新家搬得夠遠路上太繞,卻不承認是自己離開太久認路能力變差了。

樊斌彎腰在門口換好了鞋,把手裡兩大袋子的東西扔給了顧笙,隨即參觀起這間大平層。

樊斌眼神掃過玄關處放置的工藝擺件,又看向屋內標準的一根根法式廊柱,樊斌慢慢走近了仔細看着廊柱上面的雕花。

抬眸間便看到了房屋正**吊著華麗又浪漫的水晶燈,整個家裡透着滿滿的法式復古,而復古間又夾雜着些許浪漫氣息。

顧笙新家色調多以藍白棕為主,又或許是大平層的原因,一圈兒看下來,整個屋子設計空間感十足。

「怎麼樣?」

顧笙看了眼走到露台的樊斌扯着嗓子問了句,又把樊斌買來的東西從袋子里拿了出來往餐桌上擺,擺好後往鍋里倒下了火鍋底料後又插上了電。

「不錯,像你的風格。」

樊斌轉完了一圈兒只在露台停了會兒,琢磨着什麼,又往餐廳這邊走過來。

「不過,這麼大地兒,你自己住有點……嘖嘖嘖。」

樊斌挑着眉聽着像是自說自話,他一邊說著一邊往鍋里下肉,又覺得少了點什麼,起身走到了冰箱前打開拿了幾瓶啤酒出來。

似乎沒想到樊斌一上來就把話題引到了這方面,顧笙垂眸接過了樊斌遞過來的啤酒,也拉開了椅子坐下,攪了攪鍋里的肉,扯了句明知故問的話。

「今天去店裡了?」

「前台那姑娘挺逗的,估計把我當壞人了。」

樊斌掛着一副看穿了顧笙的表情,但還是沒拆穿,順着他的話往下說,又看到顧笙夾起肉塞進了嘴裏,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樊斌那會兒電話里只跟顧笙說了蕭言和莫青南抓着他一頓敘舊,對於前台和魏鵬那出他一下帶過了,現下只得說明白了:「找魏鵬給自己壯膽兒呢,嘖,我長得不像好人???」

顧笙這才知道了這出小小的烏龍:「怪你總是要逗人,你記不記得高三那年你也是這樣,大家都抓緊了心思學習,就你收不起玩心,時不時就跟隔壁班的那誰誰開開玩笑。」

聽到顧笙居然這麼無情地提着舊事,數落自己……

樊斌剛才那一點點不想說穿的善心徹底沒了。

「行吧,但是啊,至少關鍵時刻,我沒喝得酩酊大醉過。」樊斌咬着牙重音強調着最後幾個字。

顧笙涮着毛肚的動作停頓了一下,樊斌這傢伙還是不依不饒地把話題扯回了他身上。

顧笙是挺愛喝酒的,但是印象中的酩酊大醉也就只有那一次,高考前夕,冉茉跟他提出了分手。

因為冉茉最終還是決定了出國留學,而因為這個事情那時候他倆也吵了好幾次。

顧笙還記得,那天他跟冉茉第一次因為這個事情吵架,回家的路上,冉茉生着氣先走了,他站在原地,覺得很不可理喻,一肚子的氣憋着沒地撒,而沈末不知道從哪裡跑了出來拍了拍他的肩。

「傻站着看什麼呢?」沈末笑着問他,顧笙轉過身就看到沈末彎起的眉眼,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他又看了看冉茉離開的方向,看着沈末現在的表情,猜測沈末應該沒看到他們剛才的吵架,想着自己剛才有些狼狽的樣子,不知為何,他不想被沈末看到那樣的自己。

「走,回家。」顧笙說著伸手扯了扯沈末肩上的書包背帶。

顧笙說了一堆話,而樊斌只聽到顧笙說的那句,幸好當時沈末晚來一步,不然就看到他跟冉茉吵架的樣子了,好狼狽啊。

他忽然想起了坐在路邊的那個哭包,樊斌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顧笙。

「所以,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忘不了嗎?」

樊斌也有樣學樣,明知故問了一句,剛剛參觀到卧室的時候他就看到了,擺在床頭柜上的相框,那麼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