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表面傷痕第4章 原來是這樣在線免費閱讀

無表面傷痕第5章 還是忘不了嗎在線免費閱讀

顧笙和冉茉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怎麼在一起的,好像他們都沒注意,順着記憶摸索回去,沈枳印象最深的是那次他們在操場打籃球,冉茉和另外兩個女生坐在場邊看,中場休息的時候,冉茉給顧笙送了水,顧笙接了,女生的臉瞬間紅了。

沈末看到顧笙坐在了女生旁邊,跟她說著話,顧笙對着她笑了。

隨後周末,他們約出去快餐店一起寫作業,沈末和程希先到了,他們找了個大桌子點了餐坐下,樊斌也緊隨其後到了,顧笙比約定的時間晚了十幾分鐘,程希正想給顧笙打電話,就看到顧笙從外面走了進來,還牽着一個女生,是冉茉。

那時的沈末看到這一幕,心裏一陣發緊,下意識避開了跟顧笙對視,手邊的可樂還差一點碰灑了。

顧笙幫冉茉拉開了椅子,冉茉坐下後有些害羞地跟他們打了個招呼,程希卻不饒人地開起了玩笑,調侃顧笙難怪遲到了。

當然遲到不是什麼事,主要程希看了看低着頭的沈末,又看了看樊斌,樊斌也一臉地懵逼,他們都不知道顧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什麼情況啊你們,偷偷摸摸的。」程希語氣中稍稍帶了點開玩笑似的埋怨。

「哪有偷偷摸摸,這不是帶出來跟你們見面了。」倆人剛鬆開的手,又被顧笙說著握起來晃了晃顯擺了一下。

這麼一晃冉茉更害羞了,顧笙看着冉茉泛紅的臉頰,輕輕安撫着問她想吃什麼,於是倆人一起去櫃檯點了餐。

他們走去櫃檯時,沈末才稍稍抬頭看了眼他們。

「你還沒介紹人叫什麼名字呢。」

他們點餐回來後,聽到程希這麼問,誰也沒注意,顧笙端着托盤的手稍稍頓了下。

「我叫冉茉。」冉茉笑着跟他們說,露出了一對兒小虎牙。

經過了讓人害羞的開場白,大概冉茉覺得他們人都還不錯,她也一下就放鬆了下來。

聽到了同音字,沈末不自覺抬頭看了眼,恰巧對上了冉茉同時看過來的視線,倆人都輕輕笑了下。

「我叫程希,這是樊斌,這是沈末。」程希指了指樊斌,又拍了下沈末,幫大家做了自我介紹,隨後看冉茉正笑着看着他,好像已然知曉的樣子,「顧笙都跟你說了吧。」

冉茉乖順地點了點頭。

顧笙細心地幫冉茉擠好了番茄醬,冉茉安靜地邊吃邊看一道數學題,耳邊聽着他們幾個閑聊。

程希卻覺得太輕而易舉不過癮,又逮住機會看着顧笙問了句:「你們怎麼開始的啊。」

聽到程希故意問,顧笙沒覺得不高興,他早做好了交代的準備,他只是怕冉茉會難為情,顧笙偏頭看了看冉茉,發現冉茉只是臉還有點紅,於是覺得沒什麼不能說的,正琢磨措辭,就聽見冉茉磕磕巴巴開了口。

「是,是我追的他……」冉茉細聲細氣地說著,聲音如水般很溫柔。

「你追的???」程希脫口而出,冉茉的話讓人出乎意料,挺害羞的一姑娘有勇氣來這麼一句更出乎意料。

「嗯,我給他帶早飯,追,追了好久……」冉茉有些害羞地回憶着,「我還等他一起下學回家,我們兩家住得挺近的。」

「啊!原來那幾天你總說下學有事要先走,就是這個啊。」

程希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樊斌接了話。他想起前段時間顧笙沒跟他們一起走,總說有別的事,那時候他問了一嘴,顧笙只說也許以後就知道,他也沒好繼續問,原來是這樣。

沈末聽到了下學有事的原因,也知道了為什麼有段時間早晨經過顧笙的班裡,往裏面看過去,他的座位上都提前放好了早飯,他還以為是他有事還沒來得及吃。

原來是這樣……

沈末想着,覺得自己像個傻子,有點可笑,於是戴上了耳機,埋頭做起了聽力。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你就算不想承認,每個人記憶里的那些蛛絲馬跡,還是會幫你一遍遍重複想起,然後每日每日纏着你。

那些個不管開心的還是痛苦的,你堅守得亦或你曾經想要放棄的。

當沈末低頭抹掉了眼角的淚,又看向樊斌的時候,對上樊斌望着他的眼神,他就知道他騙不了樊斌。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是不是。」

沈末說不出口「喜歡」這個詞,他甚至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對顧笙說這樣的詞。

很多事情都讓他逐漸意識到,他跟顧笙本來就是兩個世界的人,當初能認識他,能成為他的朋友已經夠了。

是他太傻,太貪心,想要一直守在顧笙身邊,所以所有的難過都是自找的,他誰也不怨。

樊斌沒說話,他屁股一歪也坐在了路邊,伸過手把沈末攬進了懷裡拍着,算是他的回答了。

倆人一直坐在路邊,直到路邊漸漸沒了來往的行人,看了看時間,就要十二點了。樊斌擔

心沈末,還是堅持要先把他送回家自己才走,見沈末一直說沒關係,自己沒事,樊斌沒了辦法,開始了猛男撒嬌,揪着沈末的衣角,還嘟起了嘴,要命!沈末終究拗不過樊斌……

而情緒過了就是過了,沈末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這麼多年都是這樣,他有些習慣了。

回到家後沒多久收到了樊斌也到家的信息,沈末才安心地熄了燈躺上了床。

第二天有跟總部的視頻會議,想到之前有次也是因為情緒不佳起晚了,沈末默默地定上了鬧鐘,還特意比預計起床時間定早了一個小時。

要不都說袁曉曉真是個貼心的助理。

大概是上次跟總部的視頻會議沈末因為起晚了而遲到了,自己跟自己發了頓脾氣,讓袁曉曉記憶猶新,於是在沈末已經起床了一個小時後,正在吃早餐時,袁曉曉打來了溫馨提示的電話。

「什麼事?」沈末剛好吃完最後一口煎蛋,擦着嘴角接起了電話。

「沈總???」電話響了兩聲就被接通了,而袁曉曉並未聽到想像中的起床音,有些懵逼。

「啊,我,我是想叫您起床來着,那個,跟總部的視頻會議……」

袁曉曉磕磕巴巴說著,但沈末覺得她是膽子越來越大了,原來自己遲到這事兒她一直記得,哪壺不開她提哪壺啊。

「你不打來的話,這會兒我已經開車在路上了。」沈末玩笑似的笑着說了句。

沈末自詡是個好上司,想來她也是好心,嚴謹來說,這也是她工作有責任心的一種表現,他不跟她計較。

「好的老闆,對,對不起老闆!」

袁曉曉說著掛斷了沈末的電話……

袁曉曉掛了電話就穿上鞋飛奔出了門,老闆怎麼已經要出門了???老闆開車,她地鐵,出了地鐵還有五分鐘的路程,萬一老闆比她先到了怎麼辦,她已經沒心思琢磨沈末到底是幾點起來的,她不僅要趕在沈末之前到,還要買好了沈末慣喝的燕麥絲絨拿鐵。

袁曉曉看看時間,沒時間去店裡買了,於是地鐵上她算着時間下單了外賣,。出了地鐵五分鐘的腳程,袁曉曉兩分鐘就跑到了,將將在門口看到了外賣小哥停下車子的身影,上去接過咖啡就衝上了樓。

連工位都沒去,前台說沈末還沒來,於是袁曉曉喘着氣拿着咖啡站在前台等着,瞄了眼電梯口,又快速從包里掏出了鏡子,左看看右看看。

「挺好的,別照了。」

沈末剛出電梯,就看到站在前台邊上的袁曉曉拿着鏡子照來照去,前台小旻聽到聲音,又縮了縮脖子,看了僵住的袁曉曉一眼。

沈末其實沒別的意思,員工能時刻注意自己的形象他很滿意,特別是他的助理。

袁曉曉拿上包,把鏡子塞回了包里,亦步亦趨地跟了上去。

沈末今天穿了一身剪裁別緻的白色西裝,顏色淺的更加凸顯出了他那條大長腿。走進辦公室,陽光透着紗窗灑進來,襯得他皮膚像發了光的白。

「沈總,您皮膚真的好好啊。」袁曉曉這個誇誇助理又上線了。

沈末看了她一眼低聲笑了笑,他突然想起當初給袁曉曉複試的時候,結束前她也這麼突兀地說了句,當時就給范依依驚住了。

看着袁曉曉真誠誇讚自己的小眼神兒,沈末真不忍心告訴她,當初因為她這句話,自己差點PASS了她。

「行了別顧着嘴甜,報表都準備好了嗎?」沈末接過了咖啡喝了一口,拿起電腦走到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準備好了,都在這兒,日報,周報,季度報。」袁曉曉點頭說著,繞到裡邊從桌上拿起,分別放在了沈末面前的茶几上。

「把這月顧問的業績分別整理出來,結合前兩個月的,這季度結束,我要末位淘汰。」沈末喝着咖啡,翻看着那些報表,瞄到茶几上的冊子,無端端又想起了讓他苦惱的設計,「設計崗那邊到位了嗎?後天最後期限了,到不了位告訴范依依這月獎金別要了。」沈末說完又覺得好像不夠震懾,他咳咳了兩聲,又補上一句:「還有這個季度的獎金也別要了。」

袁曉曉:「……」

袁曉曉:「好的老闆,我馬上跟進。」

馬上到視頻會議的時間了,沈末擺了擺手,袁曉曉帶上了門出去忙工作了。

首先就是給范依依發短訊。

【依依姐,後天就是最後期限了,設計崗能否到位?】

【老闆問你……還想活着嗎……】

辦公室里,范依依正在復看這兩天面試過的簡歷,她這兩天可是沒敢閑着,不是面試就是在面試的路上,好不容易篩選出兩位各個方面都差不多的,正不知道選誰好,桌上的手機響了兩聲,她點開信息就看到了袁曉曉發來的信息……

【想活……】

【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