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表面傷痕第3章 「你怎麼了?」在線免費閱讀

無表面傷痕第4章 原來是這樣在線免費閱讀

幾人都點了牛排,程希和顧笙還另加了一份意麵。程希看樊斌就只要了一份牛排,連小吃都沒點,又問了問他確定夠吃嗎,樊斌則表示自己要保持身材,平時晚上都是只吃沙拉的。

樊斌梗着脖子一本正經地解釋,程希一臉不太相信樊斌能有這覺悟的樣子,而沈末不自覺歪過頭打量起來。

「等有機會給你看看哥的腹肌。」

樊斌挑着眉主動迎上了沈末看過來的眼神,又白了程希一眼,心想有的是人欣賞。

這股子想要炫耀的勁兒還沒得以施展,餘光瞄到了什麼,機智的他躲開了顧笙要拍過來的巴掌。

「卧槽。」樊斌看着顧笙笑罵了句,又嘿嘿嘿看着沈末樂着,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發騷了,於是恢復正常的樣子。

服務員走了過來,他們點的餐也都陸續上來了。

樊斌正思索着什麼時候去店裡看看。

作為合伙人的樊斌,雖然沒實質參與過健身房的運營,但是眼下已經回來了,於公於私還是要關心一下。

健身房改成會員制是在樊斌出國之前跟顧笙倆人商量的,剛開業那段時間,他們對於客戶群體也沒什麼要求,於是每天來的人什麼樣的都有,有來玩的有來佔個位置擱那睡覺的,還有來泡妞搭訕甚至找碴的,總之不是來健身的。

顧笙見不得這樣晦氣臟眼的事,他脾氣耐心都沒有樊斌好,剛開業的時候樊斌還在,對於那些個糟心事糟心的人樊斌自個兒就處理了不用顧笙煩心,但沒多久樊斌申請的學校就下來了,出國日子也訂了,顧笙就覺得不是這麼個事兒了,經營模式要改,首先對客戶群體就得有一定的要求。

事實證明更改為會員制後,客戶群體也更為精準了,大多數都集中在了白領上班族,而周末的時候還會有一些在校大學生來放鬆,而憑着學生證顧笙都會給他們打個八折。

客戶標準要求到了,顧笙對於員工的招聘管理自然也更為嚴格,沈末是見過顧笙工作的樣子的,與其說是工作的樣子,不如說是顧笙發起火來的樣子。

「所以二店那邊還是要多盯着,」之前顧笙跟樊斌簡單說過幾句二店那邊員工的事,現在又詳細地說了一遍前因後果,「不過那也是人家的私事咱也不好過問。」

「那人要再去就報警,真給他臉了。」程希狠狠切着牛排,他最討厭分手後還糾纏前任的人了,不管是男還是女,分了就分了,糾纏爛人品,還沒意義。

沈末聽着他們說,想起來了是之前顧笙跟他提過的,分店那邊一個女員工被前男友騷擾的事,連續去蹲了一個星期,還跑進了健身房裡妨礙工作。被同事幫忙轟出去幾次,沒承想那男的又跑去家裡蹲點,嚇得小姑娘家都不敢回了偷偷睡在了健身房,後來被顧笙發現了追問半天才說,小姑娘說著說著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又委屈又無助更怕因此而丟了工作。

顧笙得知後第二天叫來所有的男同事開了個會,徵求他們的意見,弘揚一下團結友愛的企業文化,可不可以每天輪流接送小姑娘回家。

因為前男友來鬧過幾次,大家也都知道這個事,其中一個男同事說自己正好住的離她不遠,可以接送她,就不用大家輪流了。

顧笙聽着可行,會議上達成一致,於是便這麼接送了倆星期,中間被那男的撞見過幾次,但都沒上前攔住,眼看着似乎是放棄了,可哪知最近又開始來糾纏了。

「那姑娘住哪兒?實在不行把她調過來,放你眼皮子底下該不會有什麼事兒了吧。」

「她自己租的房子,過來的話一時半會兒,不過這邊宿舍倒是還有位置。」顧笙思索着程希的話,覺得問題不大,又點了點頭。

「得,解決了,還得是我們心善的顧老闆。」樊斌說著舉起了咖啡要乾杯。

「少來了,回來了就多去店裡,辦公室一直在那呢,員工都快不認識你這號人了。」顧笙敷衍地拿起咖啡跟樊斌碰了下。

沈末吃着鳳尾蝦和薯條,聽着他們說話,低頭看了眼,才發現他們說話的間隙顧笙又幫他切好了牛排,推到了他面前。

沈末有些發愣地看着面前切好的牛排,又瞥了一眼還在跟程希閑聊的顧笙,默默地低下了頭叉起一塊牛排放進了嘴裏。

一塊兒過後沈末繼續發著愣,沒聽到一旁的樊斌小聲叫他,樊斌皺着眉又撞了撞沈末胳膊,沈末才抬起頭看向樊斌。

「吃啊,想什麼呢。」樊斌壓低了聲音湊近了問。

沈末又說沒什麼,樊斌也沒再說什麼,繼續吃着牛排,加入了他們的閑聊。

那個表情,沈末說沒什麼的樣子,樊斌是見過的,還不止一次。

而沈末在想什麼,他以為他不說就只有他知道。

臨近中考前幾個人已經玩得很好了,大家誰也不想離開誰,於是不約而同地都提到要考哪所高中,也都默契地在兩所中學之間選了同一所,大家參考了那所學校往年的錄取分數線,都在最後關頭努力着。

好在最後皆大歡喜,幾人如願考到了一起,沈末和樊斌還分在了一個班,而顧笙和程希是另外的兩個班。

臨近九月開學,為期一周的軍訓也要來了,他們幾人班級所在的位置都相隔不遠,時不時就能看見彼此。

樊斌站在沈末斜後方的位置,他也自然能看到沈末總是不自覺偏頭看着顧笙班級的方向,沈末為什麼總是想看着顧笙,那時候的他好像也搞不清楚。

軍訓的日子雖然難耐,枯燥,但幾天的時間很快也就熬了過去,轉眼間正式到了開學的日子,高中的生活才算是正式開啟了。

第一天下學後幾人一起溜達着找地方吃飯,彼此八卦着各自班裡的新同學,或者有沒有什麼新鮮事兒。

「誒,我看見那女生了,長得可以啊,甜甜的。」一八卦起來,程希就眼裡冒星星,抻着腦袋頭問顧笙。

「哪個女生?」

點好了餐,顧笙端着托盤找位置沒接話,樊斌卻接過了話。

「那會兒下課我去班裡找他,看見有個女生是不是給你遞情書了?」程希跟樊斌學着學着又看向了顧笙,心想我可都親眼看到了。

「卧槽,這才第一天啊就有情書了???」樊斌有些忿忿不平嘖了聲。

沈末的手頓了一下,又拿着薯條蘸着顧笙剛剛擠好的番茄醬吃着,聽着他們說話,沒搭話。

他心裏還是有些好奇,而很快他就見到程希口中那個遞情書的女生。

沈末思來想去這股好奇勁兒是為什麼,他不確定,他想要去確定。

等到大課間的時候,他還在想着要用什麼借口的時候,卻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顧笙的班門口,他站在門口樓梯處左右徘徊,他知道顧笙坐在後邊幾排的位置,但他不好意思直接往班裡看,正好有個同學出來了,他鼓起勇氣叫住那個同學,想讓他幫忙叫一下顧笙。

同學應了聲回班裡去找,走了兩步又想起了什麼返了回來,說顧笙不在,他陪同學去了醫務室。

沈末愣了下,說了聲謝謝,就離開了。往班裡走着,醫務室?琢磨了一會兒剛才同學說的話,又調轉走向了醫務室的方向,走着走着變成了小跑。

「你現在覺得怎麼樣,要不要通知你家長來?」醫務室的老師問道。

「老師我沒事,我就是早晨沒吃飯……」女生知道錯了,從床上坐了起來,又看了眼陪着他來的顧笙,想到剛剛自己差一點倒在他座位前就覺得有些難為情。

「是不是為了減肥啊,早飯是一定要吃的,你們這些孩子啊小小年紀的真是。」

老師一語道破,女生更覺得心虛低下了頭。

「我知道了老師,謝謝老師。」女生道了謝,抬起腿下床,猛地一站還是有些發暈,不自覺地伸手扶了下顧笙。

沈末跑到門口,從門縫看到的就是這一幕,女生的手搭在顧笙的胳膊上,顧笙沒說話,女生跟老師再一次道了謝,又仰起頭笑着跟顧笙說了句:「謝謝你送我來。」

那個笑容……他想起了程希說的,甜甜的,這就是那個遞情書的女生嗎……

原來顧笙是陪她來的。

正垂眸想着,驚覺他們腳步聲靠近了門邊,沈末慌忙跑開了。

沈末很快就跑下了樓梯,躲在了轉角。

很快顧笙和那個女生就下來了,女生的手還搭在顧笙的胳膊上,怎麼說呢,對於還在不舒服的同學之間,這樣的照顧看上去好像也並不逾矩。

沈末站在那兒看着他們,看了好久才想起往班裡走,剛走幾步樊斌就從身後跑了過來拍了拍他肩膀。

「他們說看你往醫務室這邊來了,你怎麼了?」

「啊我……沒事,沒什麼。」

沈末不知道該不該說,該怎麼說,他對顧笙好像有種不一樣的感覺,他不敢說。

「茉茉,你怎麼樣啊。」一個女生迎着他們跑過來。

顧笙抬眼看了看那個跑來的女生,手自然垂了下來,女生也鬆開了搭着顧笙胳膊的手。

「好多了,多虧顧笙送我來。」女生說著趁機又看了眼顧笙。

「對了,你名字里的mo是哪個mo?」他們繼續往教學樓走着,顧笙問道。

「茉莉的茉。」女生有些疑問,還是回答了。

顧笙若有似無地點了下頭,沒說話,偏頭看了眼東南方向的教學樓。

……

聚餐結束後,顧笙說要先送沈末回家,沈末找了個借口,不要他送。顧笙沒多說什麼,他們分開後各自走了。

沈末沒叫車,他還挺喜歡在街邊溜達的,走一走風一吹人都清醒了許多,可人就是這樣,很多時候越是清醒就越是痛苦。

走得有點累了,沈末直接坐在了馬路邊的台階上,背靠着樹,不一會兒眼睛也覺得有些酸澀,沈末反過雙臂圈住了自己,埋起了頭。

為什麼總是幫給我切牛排……

顧笙總是很溫柔,而那些溫柔他都見過,對方是那個叫冉茉的女生。

總是幫給我切牛排,總是有意無意哄着我,照顧我。

沈末不止一次這麼想,這麼多年,我可以一直在你身邊,你對我的這些好,是因為我的名字里也有個「mo」字嗎?

頭頂的樹葉被風吹得沙沙作響,不知過了多久,沈末聽到有腳步聲走近,伴隨着一個聲音在上方響起。

「你怎麼了?」

樊斌走近了,就看到沈末仰起的臉上竟滿是淚水,那雙淚眼怔怔地望着自己。

「沈末,還不說嗎?」

樊斌又走了兩步,棲身蹲在了沈末面前,拍着他,輕聲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