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表面傷痕第1章 謝謝你,那個時候護着我。在線免費閱讀

無表面傷痕第2章 心動萌生在線免費閱讀

「您好,請問是沈末末嗎?這有位顧先生喝醉了……」

凌晨兩點十五分,酒吧老闆打來電話時,沈末正在回幾封國外郵件,做着收尾工作。

電話第一遍打來時,沈末撥開一堆文件拿出手機,那邊已經掛斷了,沈末微微蹙眉盯着手機屏幕,下一瞬對方又打了過來。

「好,地址您說一下,我馬上過去,」沈末說著站起身隨手抓了件外套穿上就出了門,「麻煩您照顧他一下。」

沈末其實很少開車,但是每次顧笙喝多了酒,他都會開車去接,顧笙喝多了會嘰嘰咕咕胡言亂語,聲音不大,是碎碎念那種,沈末不想給別人添麻煩。

沈末熟練地按着導航走,以前沈末是不懂看導航的,常常走岔了路,車技更是一塌糊塗沒少被顧笙吐槽,沒想到接的次數多了,認路和車技都被顧笙練出來了。

剛轉到目的地那條路上,沈末遠遠就看到三三兩兩的人從酒吧走出來,一個比一個走不穩路,還相互攙扶着。

沈末慢慢減速剎停在門口,剛走進去就一眼瞄到了半躺在沙發上的顧笙,沈末穿過嘈雜的舞池,朝他走過去。

走近才注意到坐在顧笙旁邊的女人,正眯着眼對着他笑。

女人留着齊肩發,圓圓的臉上化着精緻的妝容,對於沈末的走近女人沒有絲毫地詫異,沈末注意到她笑起來的時候左邊臉頰擠出了很明顯的酒窩,猛地一看還挺可愛的,好像是顧笙會喜歡的類型。

「沈……沈先生嗎?」有個侍應生越過人群走過來看着沈末問。

「對,我是,謝謝你。」沈末意識到這大概是剛給自己打電話的侍應生。

見侍應生一直看着自己沒回話也沒打算離開的意思,沈末看了看迷迷糊糊的顧笙,下意識以為侍應生是不是等着想要幫忙。

「那個,我自己可以的。」

沈末說完朝侍應生點了下頭,伸手去拉顧笙,拽了兩下才把顧笙拽起來,死沉死沉的。

顧笙感覺到有人在拽自己,嘟囔了一句什麼沈末沒聽清。

見顧笙小幅度地掙扎了一下,沈末只得壓低了聲音說了句:「是我,你別鬧騰。」

聽到了熟悉的聲音,顧笙這才半睜開了眼睛看了看眼前正扶着自己的人,下一秒順勢手就搭在了沈末肩上,傾身靠了過去。

沈末雖然是個一米八的男人,但也架不住一米八六的顧笙這麼軟骨地靠着,沈末喘了口氣又重新把顧笙扶正,試圖讓他站直。

「啊,您,您可真漂亮啊。」

旁邊的侍應生看得出了神,忍不住對着沈末脫口而出,沈末這才知道方才是自己想多了,人家沒想要幫忙。

沈末偏頭看了眼侍應生,又聽到沙發上的女人真真笑出了聲。

誇男生漂亮,侍應生也覺得有些不妥,「抱歉,那會兒顧先生一直喊着末末,末末,我以為您……」

「沒關係。」

侍應生見好就收,灰溜溜走了。

沈末嘆了口氣,又覺得好笑搖了搖頭。

「我說怎麼一整晚了,這位大少爺碰都不碰我一下,原來是有位美人兒在。」

這時候沙發上坐着的女人拿起桌上的酒杯站了起來,瞟了眼沈末撂下句話,還沒等沈末反應,也走了。

沈末看着離開的女人,聽到這句話心裏卻毫無波瀾,他不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話了。

然而那些人並不知道顧笙不碰她們不是因為自己,是因為顧笙心裏早就有人了,而一直一直就是那個人。

面對那些個把他當成假想敵的人,他只覺得可憐又可笑。

費半天勁好不容易把顧笙塞進車裡,沈末回到駕駛位,繫上安全帶,又幫他系好安全帶。

「末末……末……」

正準備開車,沈末聽見顧笙又這麼叫自己,偏過頭看了他一眼。

「你是在叫我嗎?」

沈末喃喃自語,雙手緊握着方向盤,撇過臉不去看他了。

認識顧笙是在中學時期,一次放學路上,沈末被幾個社會上的小混混堵在了小巷子里,小混混搶走了沈末的書包,還故意把包里的東西倒了一地,又在沈末褲子口袋裡摸出了幾十塊錢十分嫌棄地揣進了自己口袋裡。

沈末生來長得很靈氣,有段時間家裡甚至把他當女孩養,就差給他穿裙子了,大大的眼睛,**嫩的薄唇,白皙的小臉蛋兒,軟糯糯的樣子,逢人就想捏一捏,親上一口,眼下這混混頭也不例外地生了歹心。

「你鬆開手。」沈末打開了抓上自己胳膊的手,奶凶奶凶地說了句。

十四歲的沈末也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情況了,他不是很害怕。

「小同學,都是男的,摸一下怕什麼。」小混混並沒被嚇到,反而被沈末這股奶呼勁兒可愛到了,但態度依舊囂張跋扈,旁邊的幾個都以他為首跟着起鬨。

這句話也不是沈末第一次聽到了,只不過這次不同,這次對方人多,沈末看了眼那幾個慢慢逼近他的混混兒,又看了眼巷子另一邊出口,沈末心裏快速想着跑過去要多久。

「人太多了,我害羞。」沈末瞥了眼圍在自己身邊的小混混,抱有一絲期待地跟那個混混頭說。

混混頭看着沈末清澈的眼眸,聽着他說自己害羞,不爭氣地咽了下口水。似乎被美色弄昏了頭,他竟朝跟着自己的人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離開點。

圍在身邊的小混混們見狀果然聽話地後退出好幾步,有兩個還識相地稍稍側過了身不去看他們。

「不夠……」沈末見有一個人沒退多遠,而且眼睛還盯着他,又垂眸輕聲說了句。

「滾滾滾。」混混頭立馬明白,單單衝著那個人連忙擺手。

老大發了話,於是那人連退了好幾步,也跟着轉過了身。

沈末看着那幾個人都距離挺遠了,還轉過了身去,心裏暗暗鬆了口氣,鼓起勇氣朝着混混頭走近了兩步,兩人之間近得只隔着一拳距離,混混頭眼看着有些發懵,剛剛囂張跋扈勁兒好像不見了,沈末又拽上混混頭的衣角拉着他往巷子另一邊走了幾步,混混頭被沈末這一舉動迷住了,低頭看着拉着自己衣角的手,心想這漂亮小男孩居然這麼主動,混混頭露出了賊眉鼠眼的笑容。

眼看面前的人還沉浸在就要得逞的喜悅中,走到另一側,沈末慢慢鬆開了手,看了眼手下那幾個,他們似乎閑聊起來了壓根沒人往他們這邊看,沈末瞄準了時機,佯裝要抱混混頭,此刻的混混頭卻呆住了,表現的像個不經事的青澀男孩。

「……操!操!」眼見混混頭踉蹌了幾步倒在地上,摔得不輕,還捂住了襠部……嘴上怒氣衝天地罵著,閑聊的那幾個也都立馬看過來往這邊跑,見老大起不來,要去拉他。

「還他媽看看看,給我追!」

混混頭哆哆嗦嗦地指着一溜煙快要跑沒影兒的沈末。

沈末踹了混混頭一腳,趁着他還沒反應過來,推開他就跑,不敢鬆懈也不敢往回看,隱約聽到了身後的騷動,心裏一緊,因為一下子跑得太快了沈末腿上很快就沒勁了,腿像灌了鉛一樣發沉,但意識到那幾個人已經追了上來,沈末還是拚命往巷口跑。後面的人罵罵咧咧地追着,沈末聽着聲音,那幾個人距離自己是越來越近了。

「啊!」沈末一股腦地跑,衝出巷口也不敢收住勁兒,一下子撞上了正要經過巷口的人。

沈末整個人熊抱式撲在了那個人身上,空氣都靜止了。

等沈末回過勁兒,稍稍抬起頭,比起臉先看到的是對方身上穿着跟自己一樣的校服,身邊還有幾個同學一起。

這人比自己高了將將一個頭,看着也比自己健壯些,他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定定地站在原地,輕輕鬆鬆撐住了自己。

沈末慢慢對上他的眼神,那人也正眯着眼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看到這一幕,身邊的同學撲哧一下沒忍住笑出了聲,沈末才回過神兒連忙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

沈末說著退了兩步,保持了些距離,又忽然想起後邊擔心地回頭看了眼,立馬僵住了。

那幾個混混已經追上來了。

「操他媽的,讓你跑。」幾個混混追得也是累夠嗆,沒想到這小孩兒撒丫子就跑,跑得還挺快,其中一個罵著罵著伸手就要去抓沈末的胳膊。

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的沈末下意識就往顧笙身邊躲了躲,小混混抓了個空。

他知道顧笙在看他,他卻不敢對上那個眼神。

同樣都是學生,這人雖然個子比自己高了些,但看樣子應該跟自己差不多大,沈末不知道他會不會幫自己,也後怕到自己的舉動會不會連累到他們。

沈末這麼一躲,還是躲在了一個穿校服的人身後,着實刺激到了這幾個混混,當真顏面無存,要被氣笑了。

小混混咬着牙關看着沈末正要說什麼,站在顧笙身邊的其中一個同學開口了。

「你們膽子真大啊,我們學校可就在這附近!」

說話的這個同學叫程希,跟顧笙一樣都是體育生,一身健康的小麥膚色,跟顧笙一樣看上去就很健碩地樣子。而程希一看就是從小營養很好的那種,雖然健碩但不妨礙他長得肉嘟嘟,再加上臉上有點嬰兒肥,戴着黑框眼鏡就顯得人有點憨憨的可愛。

小混混移開了盯着沈末的目光,看向了說話的程希,而顧笙也一眨不眨地看着小混混。

他們幾個正值青春期,在學校除了學習就是長短跑,練習跳高跳遠,幾個人都是將將一米七的個頭,對面的小混混也沒比他們高出多少,對着這些社會上的小混混他們也渾然不覺怕。

可誰讓他們骨子裡都是不折不扣的好孩子,好學生,深知校規里有一條,不允許因為任何情況主導或參與校外鬥毆,於是另一個同學機智地打破了面對面的沉默,佯裝給老師打電話。

「喂,楊老師,我們在……」

小混混們你看我,我看你,又看了看身邊時不時經過巷口的路人,他們面對面站着的架勢很難不引起別人的注意,但凡經過的人都會看他們幾眼。

「還不走?」顧笙往旁邊挪了一步,正正站在了沈末前邊,護住了他,開了口,聲音里聽着像是壓下了怒火。

「操!附中的是吧,老子記住了!」混混頭咬着牙縫擠出幾個字,惡狠狠地沖沈末說完,又看了顧笙他們幾個一眼,悻悻離去。

凌晨三點二十五分,沈末把車子停在了顧笙家小區門口,扶着顧笙踉踉蹌蹌走進小區,顧笙像是醉意更甚,起初搭着沈末的肩膀慢慢變成摟住了他,大半個身子依舊靠着他走。

走出電梯後,沈末按上指紋鎖,門開了。

沈末進門換鞋的功夫,顧笙靠在了玄關上,似乎清醒了些,沒看沈末,但也不知道在看什麼。

看沈末換好了鞋,顧笙自個兒朝着卧室走去,一下躺倒在床上,沈末跟進去,無奈地幫他順正了位置,脫掉了鞋和外套,又幫他蓋好了被子。

隨後走去衛生間,用熱水打**毛巾,給顧笙擦了擦額頭和臉頰,又拿了盒牛奶放在了床頭,還習慣性幫他調好了五個小時後的鬧鐘。

做完這一切後,沈末又坐在床邊看了他小一會兒,看着看着眼睛還是不自覺看向床頭櫃擺着的那個相框。

顧笙和他心裏的那個人。

鵝蛋臉,大眼睛,愛梳馬尾,笑起來有對兒小虎牙,可愛得要命,愛吃棉花糖愛撒嬌,每次說起來,顧笙都是這麼形容她的。

如果有一天…… 你會怎麼形容我呢。

沈末挺想知道這個答案,就像是在問,我在你心裏是什麼樣子的,又或者……你心裏有沒有一點點屬於我的位置。

臨走之前又幫顧笙掖了掖被子,沈末關上了房門。

一晃十一年過去了。

「謝謝你,那個時候護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