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頭好痛!

玉嬌漸漸恢復了意識,她緩緩睜開眼,打量着四周。她的嘴角不禁上揚,這場景她再也熟悉不過了。

狹小的空間內滿是喜慶的紅色,這不是她嫁給宋錦澤所乘的喜轎嗎?老天有眼,她竟然還活着!不僅活着而且還回到了五年前她嫁給宋錦澤的那一天。

上天給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她要好好把握定不能讓上一世的悲劇再次發生,這一世便換她來護宋錦澤一世周全!

「小姐?你在想什麼呢?」然兒看着玉嬌一覺醒來不僅不哭鬧了甚至還一臉的開心,不禁擔心起來。

玉嬌看着熟悉的小臉,眼眶泛紅,這是她的然兒,為她丟掉性命的然兒。

上一世,然兒為了保全她,慘死在宋皓宇的陰謀中,臨死前也放心不下她,一直喚着她。幸好如今她的然兒完完好好活蹦亂跳地出現在她面前,她還有機會阻止這一切發生。

玉嬌莞爾一笑,「在想我的夫君此時是不是跟我一樣興高采烈。」

夫君?興高采烈?

然兒驚恐地瞪大了眼睛,她不會聽錯了吧!她家小姐明明方才還因要嫁給太子而哭鬧了一路,不會這麼快就轉性了吧。

玉嬌看着然兒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嘴角的弧度又上揚了幾分,濃郁的笑意快要溢出眼眸。

就在這時喜轎突然猛烈地顛簸了起來,玉嬌頭上的珠釵也隨之晃動,她扶住一旁,還沒來及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外邊便傳來刀劍碰撞的聲音,和有人重重倒地的聲音。

緊接着一個聲音驚恐地喊道,「有刺客,快保護小姐!」

玉嬌一時間慌了神,眼前這一幕上一世並沒有發生過,按常理來說這一世和上一世不會差太多,難道是哪裡出了出了問題?

反倒是然兒先反應了過來,她一把抓住獃滯的玉嬌,衝出了喜轎。

喜轎外,送親的家侍已經倒下的差不多了,刺客紛紛向喜轎涌去,他們的目標顯然是玉嬌。

玉嬌跌跌撞撞的從喜轎中跑出來,空氣中還瀰漫著濃郁的血腥味,一群黑衣人手中沾滿鮮血的刀刃閃爍着詭異的光芒。

所剩無幾的家侍再次衝上去與刺客拚死搏鬥。

眼看護親的家侍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去。

玉嬌不甘心!她貝齒緊咬紅唇,雙手握成拳,纖長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留下一片觸目驚心的紅。

她才剛獲新生,一切還都沒有開始,就有人這麼急迫的取她的性命。

難道一切這麼快就要結束了?不可能!她還沒有嫁給宋錦澤,她還有除掉宋皓宇!怎麼可以這麼輕易的死掉呢?

玉嬌重振精神,反手抓住然兒的手,在一片混亂之中尋找一條生路。

她一定要活下去!

一個刺客瞥見了正準備逃跑的玉嬌,提起劍直勾勾地向玉嬌刺過去。

「不許傷害小姐!」

然兒一把拉開玉嬌,死死護在了玉嬌的身前。

玉嬌看見

上一世的悲劇不斷地在她的眼前快速浮現,然兒的慘死,宋皓宇卑鄙的笑,還有宋錦澤最後的擁抱……

她不能再失去身邊的任何一個人了!

玉嬌閃電般地撿起腳邊的一把斷劍,眸中閃爍着冷光,狠厲地向刺客的胸口刺去。

斷劍插入刺客的胸口,一聲悶哼後,瞬間咽了氣,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玉嬌還保持着剛剛的姿勢,半邊臉被噴濺出的鮮血染紅,面無表情似嗜血的女羅剎。

但是殺了一個刺客還是不夠,會有更多的刺客向她們涌過來。

玉嬌知道這些刺客刺殺的目標是她,然兒和她在一起必然會受到牽連,她不能再連累任何人了!

於是她重重地將然兒從身邊推開,大聲喊道:「然兒快跑!別回來!」

「小姐不要啊!」然兒帶着哭腔嘶喊道。

玉嬌一身紅衣立在刺客之中,目光凌厲冷笑道,「我在閻王爺那等着你們的主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