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啪嗒一聲脆響,上好的白玉碗應聲而落,潔白的碗身碎了一地,在地上綻放。

一抹鮮血緩緩從宋錦澤嘴角流下,他無暇顧及,艱難地走到玉嬌的身前,抬手用盡自己最後一絲力氣去抱緊她。

在她耳邊留下最後的祝福。「嬌嬌,你一定要活下去,幸福下去……」

宋錦澤的氣息漸漸微弱,但他眼神卻溫柔而堅定地落在玉嬌的身上 。

其實他什麼都知道了,知道她的心裏從來就沒有過他,她滿眼的愛意和甜蜜的話語都是逢場作戲,她甚至親手將毒藥送到他面前。即使如此他也狠不下心來,哪怕用性命去陪她演好這場戲他也願意。

只要她幸福…….

宋錦澤的意識漸漸消散,但他卻不捨得閉眼,因為一閉眼這一別便是永遠。

他聽到玉嬌大聲哭喊「不要」的時候,不禁心想要是這場戲可以一直這麼演下去就好了。

秋天來了,一片落葉從殿外的樹上緩緩落下,一陣風吹過,樹發出陣陣哀鳴。

——

玉嬌癱坐在地,早已淚流滿面。她一點點拭去宋錦澤嘴角的鮮血,輕撫着那張朝夕相處的面容。

她一遍又一遍地低聲喚着他的名字,就好像他只是睡去。

「錦澤,錦澤你快醒醒……」

但是懷中人再也不會醒來,再也不會喊她嬌嬌,再也不會用溫柔的眼眸注視着她,他以這種殘忍的方式永遠的離開了她。

她明明換掉了毒藥,這碗葯里並沒有毒,錦澤為什麼還是會中毒!

他今早才發過誓言,說要用這一生給她幸福,可轉眼間為什麼又食了言。如果說要用他的命來換她的幸福,這幸福不要也罷。

宋錦澤這個大傻瓜,沒有他在身邊,她又怎麼能下去呢?她還有好多話沒有親口告訴他,她真的很愛他……

「阿嬌,做得很好。」一道聲音從殿後傳來,稱讚道,「不愧是我未來的皇后。」

「你怎麼會在這裡?」玉嬌緊緊護着懷中之人,警惕地盯着眼前走來的人。

來者一身明黃,面容俊朗,與宋錦澤有七分相似。但眼角卻透出狠戾,眉宇間充斥着戾氣與宋錦澤溫厚的氣質大相徑庭。

來者正是當今聖上宋皓宇,身為先皇的庶子,本應做個王爺,如今卻登上了這至高的皇位。

宋錦澤太子之位被廢與他脫不了關係,玉嬌也因他做了不少錯事。

宋皓宇看着雙眼緊閉的宋錦澤,嘖嘖感嘆道,「我就是想來看看我這痴情的王兄是怎麼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好好的太子不當,現在好了連人都不當去當鬼了,哈哈哈哈……」

他憑什麼說宋錦澤?玉嬌發了瘋似的沖了上去,卻被宋皓宇身邊的侍衛按住。

「毒是你下得?」玉嬌雙眼通紅的嘶吼道,像頭髮瘋的狼。

「你明明都奪走了他的皇位為什麼還要奪走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