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 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10章 作文的風波在線免費閱讀_淺官小說
◈ 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9章 寄人籬下了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10章 作文的風波在線免費閱讀

儘管羅湘雯不想見到這個家裡的人,但逃是逃不掉的,就像我們每個人都逃不掉疾病和死亡一樣,不想面對的人還是在眼前出現了。

湘雯正坐在床邊發獃,大娘推門走了進來。她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傲慢地望着湘雯。

「我是不歡迎你來我家住的。」她毫不客氣地對湘雯說,「但你大伯心腸好,念着他死去的弟弟,不忍心見你無處安身。既然你來了,就要守我們家的規矩,就要學會乖一點。別到處亂走,別亂翻東西,尤其是,不能把不是自己的東西,揣進自己兜里。沒事兒的情況下,最好就待在這間屋子裡。」

「大伯讓我來住,可沒說讓我蹲小號。」湘雯聽了她的話,不滿地低低反駁了一句。

對面的女人霍地站起來,冷冰冰的眼神盯了她有半分鐘,而後大聲訓斥:「我最討厭小孩子和大人頂嘴,你必須改掉這個壞毛病!還有,羅寧脾氣不好,你最好別惹她,你若惹火了她,她打你可沒人管!」她說完便氣勢洶洶地走了。

湘雯這才鬆了一口氣,然而她沒能輕鬆多久,門又被推開了。

羅寧闖了進來。

湘雯下意識地站起來,防備她來打自己。羅寧卻好似沒看見她一樣,只是大聲叫着:「Dog!Dog!」

滿屋子裡找,連床上的被子都抖開了。

湘雯有點氣,忍着,這是在找狗啊,這屋屁大點兒,一眼就看清楚了,狗毛都沒有一根!分明是在找事兒!

「這屋沒有狗,你去別處找吧!」

羅寧卻望着她,冷笑道:「我說有就有!」見羅湘雯露出疑惑的眼神,突然揚聲大笑起來,她一邊笑一邊後退着,用手點着湘雯說:「傻瓜傻瓜!跟你這種低智商的人玩真的沒意思!You are a dog !」罵了人她笑着跑開了。

羅湘雯的胸口一下就堵塞起來,呼吸都困難。她真的想追上去回罵她,可想想自己現在寄人籬下,她站在那裡,一動也動不了。

追上去罵回來,只會招來更多的辱罵,甚至毆打,沒有人會幫她。

羅湘雯最終頹然地坐在地上,低聲啜泣起來,她覺得自己就是一隻小羊,落入了狼群,除了任人宰割,還能有什麼辦法?

羅湘雯總是躲避着羅寧,以免和她發生正面衝突。可羅寧卻總是在找茬兒罵她、欺負她。

有時候實在忍無可忍,羅湘雯和她吵起來了。大娘看見了,只要是她的女兒佔上風,她就視而不見;若是湘雯佔了便宜,她上去「啪啪」就是兩巴掌,再餓她一頓飯。

當時,羅宇還是個七八歲的男孩,也學着姐姐的樣子欺負她。

連大伯家的保姆看見她們吵架,也不分青紅皂白地罵她不懂事兒,不聽話,說她是「倒霉丫頭」「讓人晦氣的孩子」!

唯一慶幸的是大伯是公平的,看見她們吵架總會出面制止,還會教訓羅寧幾句。

那個驕傲的公主就會去找媽媽告狀。接下來大伯就倒霉了,被老婆指着鼻子罵個狗血淋頭,把大伯借了她娘家的勢力當上分局局長的事兒,都抖摟出來。

因為大伯這樣幾次為自己挺身而出,所以湘雯漸漸對他有了好感,比較願意和他說話了。

大伯知道了湘雯喜歡看書,就告訴她,他書架上的書她可以隨便拿去看。

這可真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情!

大伯的書很多,分門別類塞滿了高大的書架。於是每天晚上湘雯便把自己關在房裡,捧着書看得入迷。

後來羅寧發現她在晚上看書,只要爸爸不在家,天一黑她就把湘雯房間的電閘拉了。

這把羅湘雯氣得……卻沒辦法,只能用手電照亮。她趴在被窩裡,藉著手電的光,如饑似渴地一本本讀着。只要有書讀,她就會覺得被窩不再寒冷了,周圍也不再黑暗了,她的心裏也亮堂起來,人也愉快起來。

有書讀的日子過得很快,轉眼到了年底。學校要文藝匯演,每班齣節目。湘雯班要跳個舞蹈,女孩要求穿紅皮鞋。

湘雯把這件事告訴了大伯,大伯痛快答應給她買一雙。大娘卻說:「買什麼買?羅寧不是有一雙嗎,穿羅寧的就行。」

湘雯看大伯為難的樣子,忙說行,新舊無所謂了,紅的就行。

羅寧也許是懾於爸爸的威嚴,竟然痛快答應了:「明天我給你帶學校去,演出之前我給你。」

湘雯還能說什麼,已經很意外了,只能點頭。

第二天演出之前,羅寧果然來找湘雯:「給你紅皮鞋!」

湘雯接過袋子,說了聲:「謝謝!」那一刻她竟然有一絲感動。

「拿出來穿上啊!」羅寧說,臉上有一絲笑。

湘雯打開袋子拿出紅皮鞋:「啊,這……這鞋怎麼是壞的?」

「因為我剛剛用小刀割的,」羅寧得意洋洋地是,「你還想穿皮鞋跳舞?你這種窮人只配穿這種破鞋!」

羅寧的聲音引起了同學們的注意,很多人都過來看熱鬧,低聲議論。

湘雯的臉漲得通紅,渾身在發抖。此刻,她才明白羅寧答應借鞋,就是為了羞辱自己。

原來,她是這麼惡毒的壞蛋!

羅湘雯咬緊牙關,瞪着羅寧,不讓眼淚掉下來。猛然,她把手裡的鞋朝着羅寧的臉砸去。羅寧頭一偏躲過了,兩隻鞋掉在地上。

「這雙鞋還是你穿合適,因為你和它一樣壞!你比它還壞,因為它壞的不可恨,你壞的可恨!」

這時老師走了過來問:「發生了什麼事?」

湘雯已經冷靜下來:「老師,我沒有紅皮鞋,我可以穿前幾天手工課上做的那雙紅色的草鞋子跳舞嗎?」

老師望着她:「那天你堅持要用紅色的草繩編鞋子,就是為了現在穿?」

「那時候我不確定。」湘雯說。

「好吧。」老師答應了她,「好好跳,草鞋子輕巧,也許舞姿更輕盈呢!」

「嗯!」羅湘雯用力點頭。

演出結束了,羅湘雯沒有像往常一樣直接回大伯家,而是獨自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着。

陽曆年時,北風已颳得很猛烈,刮到人臉上**辣的痛,呼吸也困難,胸口像堵着什麼,想伸手進去掏出來才能痛快些。

當她走到一個無人的僻靜處時,終於忍不住抱着一棵大樹哭了起來。

大樹在風中沉默着,聆聽着一個小女孩的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