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離婚了,在懷孕那天小說第1章

我離婚了,在懷孕那天小說第2章

我離婚了,在懷孕那天檢查出懷孕的那天,我和季華安離婚了,季家祖傳絕嗣,可我卻將孩子打掉了。,季華安摟抱着一位妙齡女子,頭也不回的走了。:「安好,做我的女人是要聽話的,不聽話的女人,我是不會要的。」,這次我沒有哭鬧,提着自己打包好的行李,踏上了出國的飛機。,女人就是要治的,咱們季家可不能出一個不聽話的媳婦。:「她鬧夠了,自然會回來的。」,直到保姆發現了驗孕棒上有兩條杠。,破天荒的給我打了個電話:「鬧夠了就回來,我季家的骨肉,一定不能出問題。」「前夫哥,女孩不是用吼的,而是用來哄的。」。:「對了,安好現在正在為我們的寶寶養身子,以後別再打過來了,擾了我們的清凈。」,只剩下掛斷的電話,和雙眼通紅的季華安。、季家是京海首富,掌控着京海半數以上的財富。。,也不應該只有一個子嗣。,祖上陰德虧損,導致天生絕嗣。,京海呈三足鼎立之勢,季、傅、安三家各負責三個區域。
季家以心狠手辣的方式將傅、安兩大家族收購,現在安家依附在季家集團下求生存,而傅家則聽說已經被驅逐至國外。
當然這些都是小道消息,沒有什麼可信度,我求證過我的父母,她們卻總是支支吾吾,不肯道出其中緣由。
我是安家長女安好,在安家倒台之前就已經嫁給了季華安。
我和季華安相識於首都大學,當時的我心高氣傲,覺得世界上沒有人配的上我。
論學歷,我就讀於首都大學。
論長相,我是首都大學十大美女之首。
論才華,從小在興趣班長大的我,鮮有不懂之處。
追我的人能排到法國巴黎,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應該是後援會會長,傅良辰。
長得還行,家世跟我相仿,但是像是狗皮膏藥一樣,粘着我不放,讓人不喜。
當時首都到處都在施工,學校周圍全是工地。
為了不影響到休息,所以在校外租了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