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替嫁女總裁完結小說 第9章_淺官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陳南吹乾頭髮後便坐在沙發上拿出手機繼續翻看電話號碼。

聽見浴室傳來水聲時,他扭頭看了過去。

遺憾的是什麼也看不見。

不禁嘀咕道:「馬上就要領證了,還防着我呢?」

他低着頭,翻到一個備註為陸話多的電話號碼。

電話剛撥通,立即有人接聽。

「南哥,我這盼星星,盼月亮,總算盼到你的電話了,三年前一別,我對你的想念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似黃河之泛濫,一發不可…」

「閉嘴…」

「好的!」

「我讓你查的事情有進展沒有?」陳南淡淡問道。

「查是查到了,只是……」

「說!」陳南語氣一冷。

「二十年前,葉家屯發生一場火災,當時陳天師下山雲遊,剛好路過葉家屯,他從火海中帶出來兩個人,一個兩歲左右的孩子,還有一個老人!」

「第二年,陳天師下山行醫,便帶着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孩童,由此可以推斷出,那個從火海中死裡逃生的孩子就是南哥你!」

「那個老人呢?」陳南眯着眼睛問。

「那個老人就是李長安!」

「還有嗎?」陳南微啞着嗓音問道:「一個村子全被燒,無一人逃出,應該是有人要趕盡殺絕吧?」

「暫時還沒查到…如果查到了,我第一時間告訴南哥您!」

「嗯!」

陳南掛斷電話,緩緩躺在沙發上。

自他有記憶起,以為師傅就是自己爺爺。

他詢問自己父母,但師傅隻字不提。

二十多年來,自己的身世一直是個迷。

直到三年前,他受託幫陸家解決殺手排行榜第五的暗黑龍王,那段時間,他結識了陸家大少陸濤。

得知陸濤掌握着國內數十個偵探社,他便擅免去十億酬勞,只為調查自己身世。

因為這件事,他還被師傅禁足三年。

經過陸濤這麼一調查。

所有事都能解釋清了。

師傅從來不提及自己身世,是因為自己家人全被滅口,師傅擔心自己會因為仇恨而迷失心智,從而墮入魔道。

直到自己修鍊有成,師傅才讓自己找李長安。

所以李老爺子視自己如己出。

咔擦!

浴室門打開。

李惠然穿着一套粉色睡衣走出來,頭上裹着毛巾。

她背着雙手,面紅耳赤走到陳南跟前:「那個…我不小心把你褲子洗爛了…」

陳南老臉一紅:「我不是扔垃圾桶了嗎?」

那條褲衩子換洗了三年,早已滿目瘡痍,如果不是被師傅禁足三年,他也不至於連條多餘的褲衩子都沒有。

「可能,你沒扔進去吧!!!」

李惠然快尷尬死了。

她還以為陳南把底 褲留給自己幫他洗。

鬼知道這條褲衩穿了多少年,一搓就成纖維了。

陳南歪頭看向李惠然背在身後的雙手,

李惠然立刻轉身避開陳南目光,然後跑向垃圾桶。

過了一會兒,李惠然一邊敷面膜,一邊說道:「今晚你睡床,我睡沙發!」

陳南心裏暗自一笑,故作詫異道:「我是你未婚夫,難道不應該睡一起嗎?」

李惠然呼吸一滯:「我…我還沒準備好!」

陳南唇角上揚,卻又黯然嘆氣:「其實我知道,你只不過是利用我得到你爺爺的家產而已!」

李惠然心裏一慌,扭頭看向陳南極力解釋道:「我…我沒有…我…」

陳南閉上雙眼,扯過薄毯蓋在身上。

他可不認為李惠然會對自己一見鍾情。

而且,自己和李惠然也沒什麼感情可言。

他娶李家小姐為妻,也只不過是完成師傅定下的婚約。

「陳南…」

「真不是你想的那樣…」

李惠然走過來,蹲在沙發旁邊,聲音都帶着哽咽。

她還想解釋,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其實,陳南想的不無道理。

她的確是想通過嫁給陳南獲得爺爺重視,從而讓華美公司起死回生。

可是,她發現自己對陳南並不是僅僅獲得利益那麼簡單。

陳南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她心裏竟然有了一絲絞痛。

李惠然眼眶泛紅,眼角甚至有淚水滑落。

陳南睜開半隻眼睛,見李惠然流眼淚,立即就心軟了,趕緊笑呵呵的哄道:「你別哭啊,我逗你玩兒呢,感情是要慢慢培養的嘛,就算你讓我和你睡,我也不會上z床的!」

李惠然揉了揉眼睛,帶着哭腔道:「真的嗎?」

陳南小雞啄米似的點頭:「當然是真的,戀愛都有一個過程嘛,咱們才認識一天,我對你還沒什麼興趣呢!」

李惠然破涕為笑:「那…你不能生氣,然後也不準胡思亂想!」

「知道啦,我的二小姐!」

陳南拉長聲音,似乎有些不耐煩。

李惠然也沒在意這些細節,回到床上和閨蜜分享日常。

次日,一大早。

陳南被一道沉悶的聲音給驚得坐了起來。

扭頭一看,李惠然掉在地上了。

神奇的是,她居然沒醒。

起身走到床邊,小心翼翼把女人抱起來,手掌托着那光滑柔嫩的腿彎,心裏不免一陣蕩漾。

潔白精緻的鎖骨,溫潤如玉的雙腿狠狠挑釁着陳南道心。

正是熱血方剛的年紀,陳南口乾舌燥的咽了口唾沫,隨即將女人放在床上,給她蓋上被子後便換上運動裝出門晨練。

八點左右,陳南跑完步回到公寓。

李惠然已經做好了早餐。

「哎呀…」

李惠然一臉尷尬的望着陳南:「那個…我我我忘了給你做早餐了?」

畢竟獨處兩年多,家裡突然多了一個人,而且早上起來又沒看見,她習慣性的只做了自己的早餐。

陳南走向浴室,淡淡道:「你自己吃吧,我還不餓!」

洗漱一番,颳了鬍子,穿上一件白襯衣和正裝,繫上領帶。

鏡子里的陳南氣質頓時發生變化,此刻的他猶如豪門富二代。

微卷的髮型帶着一股凌亂美,比起那些髮型設計師精心設計的髮型更帶感。

漆黑如墨的眸子深沉如水,稜角分明的臉上五官均勻錯落。

走出浴室,李惠然下意識抬頭看了一眼。

這一眼過去,她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還是昨天那個邋裡邋遢的陳南么?

完全就是那種萬千美少女心中的高冷霸總形象啊!

陳南走到餐桌前坐下,伸出骨節分明的手在李惠然眼前晃了晃:「該不會是被本帥哥給迷住了吧?」

李惠然臉色一紅,端起牛奶咕嚕嚕灌了幾口,隨後說道:「你最近晚上睡覺小心點,我擔心哪天忍不住把你給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