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替嫁女總裁完結小說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第7章

說完這句話,陳南直接掛斷電話。

李惠然抿了抿紅唇,好奇問道:「你怎麼知道他是我的追求者?」

黃浩是江州黃家的公子。

而黃家是華美公司最大的客戶。

自從上個禮拜黃浩來分公司查驗生產線後,就一直對自己窮追不捨。

她早就聽說過,這個黃浩是十足的海王。

被他睡過的女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陳南笑道:「你這麼漂亮,有幾個追求者理所當然!」

聽見陳南誇自己,李惠然臉色更紅。

不過兩人也打開了話匣子。

相互了解彼此的一些基本信息後,李惠然便要帶着陳南去買換洗的衣服。

兩人進入電梯後,李惠然就沒閑着。

十指如飛的在一個三人微信群里聊天。

小然:「父皇,母后,我要帶陳南去買衣服!」

李雲海:「如果撒狗糧,大可不必,如果是要錢,請找你母后!」

馬嵐:「剛給你轉過去三十萬,去市裡買幾套好點的衣服,別讓外人把我們看貶了!」

李雲海:「三十萬???」

馬嵐:「有意見?」

李雲海:「不敢不敢!」

李惠然手機跳出來餘額變動短訊。

原有餘額七十萬,現有餘額一百零二萬。

李惠然開心的笑了笑,立刻在群里回信道:「謝謝媽咪,愛你喲!」

李惠然一米六八的身高。

而陳南將近一米九,輕而易舉就看見了李惠然的聊天內容。

這未來丈母娘對自己還真是大方。

他嘴角勾了勾,心裏趟過一絲暖流。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李惠寧一家是十足的勢利眼。

李惠然一家倒是真心接受了自己這個一窮二白的女婿。

看來有必要動用點人脈暗中扶持一下李家。

兩人來到小區外面,李惠然攔下一輛的士:「師傅,去江州服裝城!」

「兩百!」

的士司機一眼認出李惠然是一家公司老闆,毫不猶豫的要兩百車費。

「兩百,你…」

「算了,兩百就兩百!」

李惠然好歹也是公司總經理,還不至於計較兩百塊車費,拉開車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上車吧,我的小少爺!」

陳南指了指不遠處商業街:「那裡不是有服裝店嗎,幹嘛要往市區跑?」

李惠然笑道:「那裡都是一些低端品牌,你作為我的未婚夫,當然得買一些高端品牌!」

陳南拉着李惠然胳膊就往商業街走去:「服裝是用來遮羞和提升形象,而不是用來炫耀攀比的!」

師傅從小就教導他,淺水喧嘩,深水沉靜,欲成大事,就得學會低調沉穩。

李惠然嬌笑道:「你這是要幫我省錢嗎?」

陳南撇嘴:「你很有錢嗎?」

「我…」

李惠然被問住了。

她卡里有一百零二萬,其中六十萬是給供應商結算貨款的,自己能動用的資金只有十二萬。

如果不是母親給自己三十萬,她還真不敢帶陳南去高端品牌店買衣服。

李惠然抿着嘴說道:「你也看見了,我大姐勢利眼,要是明天她看見你穿一身廉價貨,肯定又得嘲諷我!」

陳南牽着李惠然的手,笑道:「遇人說人話,遇狗不理會就好了,為什麼要在意別人的目光呢?」

李惠然低着頭看着陳東那骨節分明的手背,小臉一片通紅,心裏好似有隻小鹿砰砰亂撞。

她抬頭看向陳東稜角分明的側臉,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兩人很快來到商業街,走向一家海瀾之家店鋪。

而就在這時,一輛麵包車停在馬路邊。

車門推開,十幾名手提棒球棍的面具男走出來。

陳南皺了皺眉頭:「你先進去,我去上個廁所!」

李惠然正在和閨蜜聊天。

聞言也沒有多想,徑直走進店鋪。

陳南轉身向那群面具男走去。

身上氣勢陡然一變,目光如刀,氣如蛟龍出海。

這群打手不及之前那些殺手的十分之一。

僅僅一個照面,便盡數趴在地上悶哼。

陳南隨意提起一個面具男,質問道:「誰派你們來的?」

面具男嚇得魂不守舍:「是…是黃少派我們來的!」

「黃浩?」

「對對對…就是他…他要見到李惠然小姐身邊男人得屍體!」

「所以你們準備打死我?」陳南眯起眼睛質問。

「我我我…我不敢…」

「回去給黃浩帶句話,再惹我,我讓他做太監!」陳南冷冷道。

「是是是…一定帶到!」

「滾!」

陳南把面具人扔出五米開外。

引得路人紛紛側目。

陳南轉身走向海瀾之家,又忽然扭頭看向馬路邊黑暗處一輛勞斯萊斯。

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而後頭也不回的進入店鋪。

一群面具男鑽進麵包車離去。

馬路邊的勞斯萊斯車后座。

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人眯着眼問道:「他是不是發現我們了?」

鄰座,滿頭銀髮卻精神矍鑠的老人點了點頭:「應該是發現我們了!」

魁梧男人愕然道:「你確定他醫術通天?」

老人搖頭道:「還不清楚,李長安胃癌晚期,估計活不到半個月,我們再觀察一段時間吧!」

兩個小時後。

李惠然和陳南提着一大堆衣服回到公寓。

後面還跟着三個店員,手裡同樣提了好幾個袋子。

「你買衣服,一向這麼豪橫?」

陳南坐在沙發上,愣愣看着滿地的衣服袋子。

如果不是自己阻止,李惠然可能要把店鋪給搬空。

三十多套衣服,每一套八百多。

李惠然天真無邪道:「我媽給了三十萬給你買衣服,這才花了五萬!」

陳南一愣:「不是三萬嗎?」

叮咚!

這時,門外響起門鈴。

「你的鞋到了…」

李惠然立刻去外面開門。

三五名店員手裡捧着重疊的鞋盒,都快頂到天花板了。

李惠然忙前忙後的把鞋盒堆在鞋柜上。

皮鞋、球鞋、布鞋、拖鞋、運動鞋。

二十多雙。

陳南單手扶額,哭笑不得。

這什麼時候買的?

自己解決那群打手的時候?

李惠然回到沙發邊,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一邊用手扇風,一邊找出一套睡衣給陳南:「你先去洗澡…我得歇一會兒!」

陳南接過睡衣走進浴室。

不多時,浴室里就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李惠然瞥了一眼浴室的玻璃門。

只能看見一個人形輪廓。

她注意到陳東腰間下的垂起,立即抓起一個沙發枕擋住眼睛,臉上一片羞紅。

天啊…

不是有門帘嗎,他為什麼不關上門帘?

十分鐘後,陳南穿着寬鬆的睡衣走出浴室。

李惠然面紅耳赤的拿出吹風遞給陳南:「會用嗎?」

「我只是在山上隱居,又不是山裡的野人!」陳南接過吹風機,見李惠然面紅耳赤的模樣,笑問道:「你臉這麼紅,該不會是偷看我洗澡了吧?」

「呸…才沒有呢,我…我那是熱的!」

李惠然從衣櫃拿了一套睡衣,飛快跑進浴室中。

關上玻璃門和門帘,靠在門上大口呼吸。

就好像被當事人抓到自己偷窺他洗澡似的。

好半晌,李惠然才緩過神,看着搭在洗手盆便的紅色褲衩,她又瞪大了眼睛:「該不會讓我幫你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