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替嫁女總裁完結小說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第5章

御龍灣的別墅最少也一千平打底。

按照現在房價,那可是三個億起步。

這套別墅是爺爺買給自己的,她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出來。

李老爺子瞥了一眼李惠寧,滿臉冷意道:「我說得很清楚,這套房子是我買給陳南和她老婆的新房,你不願意嫁給陳南,所以這套房子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李惠寧見爺爺對自己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立刻上前撒嬌道:「爺爺…御龍灣里住着的人都是達官顯赫,我要是能住進去,也能打通更多人脈關係不是?」

這都是次要的,主要是王家也在御龍灣買了一套房,讓爸媽住進御龍灣,他們也好去王家竄門鞏固兩家關係。

老爺子一把甩開李惠寧的手:「我意已決,你不必多言!」

李惠寧悔婚,讓他顏面無存。

若不是陳南通情達理,他還真不知道如何向陳天師交代。

之所以寵溺李惠寧,那是因為她是陳南的未婚妻。

現在陳南的未婚妻換成了李惠然,他將不再重視李惠寧一家。

「爺爺…」

李惠寧眼眶泛紅,似乎隨時都要哭出來,之前每次撒嬌,爺爺都會答應自己的所有條件,現在這招好像不管用了。

「張律師,你立刻去處理這件事!」老爺子態度堅決的對張律師說道。

「我知道了,董事長!」

張律師提着公文包離去。

李惠寧徹底絕望,看向李惠然和陳南的目光充滿恨意。

她實在想不通,爺爺為什麼如此重視這個土包子。

李雲山臉色陰鷙,眸子隱隱浮現出一絲殺機。

陳南不着痕迹的瞥了李雲山一眼。

之前李雲山看見李惠然趕到時,眼神里浮現出了短暫詫異。

結合兩家關係,他已經大致猜到那批殺手的幕後金主是誰了。

李惠然緊緊抓着母親胳膊,抬眸說道:「媽,我說得沒錯吧,爺爺重視的是陳南,並不是大姐!」

爺爺送出御龍灣別墅,足以說明陳南在他心中的份量。

她也曾幻想好好經營公司,以後給爸媽在御龍灣買一套別墅。

只是現實往往很殘酷。

最近兩個季度,公司利潤比下降了數倍不止。

在這麼下去,不出兩年,公司必然破產倒閉。

現在陳南是自己未回復,爺爺如此重視陳南,他一定不會見死不救。

「我閨女這是撿漏了啊!」

「不像某些人,幹啥啥不行,還沒一點眼光!」

馬蘭遠遠打量陳南,越看越覺得這個未來女婿順眼。

一旁的李雲海嘴角抽了抽。

直接報我名字得了唄,還拐彎抹角幹啥?

李老爺子已經拽着陳南入座吃飯。

李雲山找了個借口憤然離場。

李惠寧則是來到李惠然跟前。

她一臉傲慢的看着李惠然,譏諷道:「李惠然,你別以為拿到一套別墅就是李家的掌心寶了,那套別墅是我讓給你們的!」

「還有,那個一無是處的廢物,只是我不要的垃圾而已!」

「你也只配撿垃圾了!」

「等我嫁給王少,我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烏鴉比鳳凰!」

李惠寧將所有怒火都撒在李惠然身上。

李惠然聽着不堪入耳的嘲諷,渾身都在發抖,她抬眸瞪着李惠寧道:「大姐,你不要得寸進尺,我已經對你很隱忍了!」

這麼多年,她一直承受着李惠寧的嘲諷與謾罵。

眼下終於熬出頭了,她已經不打算繼續忍氣吞聲。

李雲海攔在女兒身前,眯着眼說道:「惠寧,你已經老大不小了,這臭毛病應該收斂收斂了!」

興許是之前老爺子太寵溺李惠寧,所以他也不敢把話說得太絕。

馬嵐倒是一把推開李雲海,冷冷盯着李惠寧說道:「李惠寧,你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

李惠寧被馬嵐森冷的目光看得渾身不自然。

馬嵐出身名門世家,畢業於京州財經大學,她身上帶着一股商業女強人氣質。

如果不是馬嵐,父親早就把他們家的公司打垮了。

「我看你們能得意多久!」

李惠寧冷笑一聲後瀟洒離場。

馬嵐轉身看向李惠然:「惠然,你的性格就是太隨你爸,優柔寡斷,遲疑不決,以後多去財務部轉轉,看媽是如何處事的!」

李惠然抹了把眼淚,抿着紅唇點了點頭。

飯桌上。

陳南連敬老爺子三杯。

李老爺子不勝酒力,三杯酒下便暈暈乎乎,說話都不利索。

「小南啊,婚約之事,是老頭子我對不住你和你師傅!」

「爺爺言重了,婚姻大事,不可強求,而且相較於李惠寧,我覺得李惠然會更優秀,我應該多謝爺爺替我選了個良人才是!」陳南微笑着說道。

「哈哈哈…能把我的過錯說成功勞,不愧是陳天師的徒弟,果然是名師出高徒,能嫁給你是惠然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啊!」

李老爺子開懷大笑,臉上的皺紋都消散了幾分:「來,給我滿上,我再陪孫女婿暢飲三杯!」

「爸,您不能在喝了!」

李雲海匆匆走了過來,乾淨利落的收走了老爺子的酒杯。

老爺子臉色一沉:「我今天高興,多喝幾杯怎麼了?」

陳南看向老爺子,其面部泛黃且黯淡無光,眼眶浮腫,嘴唇發白,這是腸胃不好的表現。

「身體要緊,下次在喝吧!」

陳南笑了笑道:「如果爺爺信得過我,就讓我幫您把把脈!」

李雲海頓時來了興趣:「你還會看病?」

李老爺子瞪了李雲海一眼:「小南乃天元山陳天師的弟子,他會醫術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李雲海抽了抽嘴角。

父親經常把陳天師掛在嘴邊。

這個陳天師到底是何方神聖?

如果真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人物,他的徒弟又為什麼穿得如此寒酸?

「我這都是老 毛病了,吃點葯就行了,小南你不用擔心!」

李老爺子擺了擺手,並未打算讓陳南切脈。

陳南從老爺子眼裡看見了一絲苦澀。

老爺子不願意讓自己切脈,是擔心自己看出什麼,陳南笑着說:「那爺爺如果感�沈晚瓷薄荊舟��身體不適,一定得告訴我!」

說話的同時,陳南眸子深處一抹幽光轉瞬而逝。

而老爺子的胃部病狀,已經被他盡收眼底。

胃部腫瘤,還是惡性。

李家人都不知道?

「哈哈哈…一定…一定…快些吃飯吧,一會兒飯菜就涼了!」

李老爺子打着哈哈敷衍過去。

陳南也沒多說什麼,拿起筷子大快朵頤。

距離上次執行任務已經過去三年,他已經三年沒開過葷了。

酒過三巡,李惠然一家帶着陳南離開別墅。

老爺子把他們送到外邊,不忘叮囑道:「你倆得儘快把結婚證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