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替嫁女總裁完結小說 第3章_淺官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是陳南的聲音。

陳南趴在車窗上,故作害怕的看向那群黑衣人。

李惠然回頭瞪了他一眼:「這兒沒你的事,你趕緊滾…」

車上竟然還有人?

黑衣首領猛地一驚,抬頭望去,正好迎上陳南的目光,兩人四目相對。

自己從始至終都沒感受到這小子的氣息。

這種隱息之術,絕非常人。

黑衣首領目露寒芒,森冷道:「做了他!」

李惠然愧疚的看着陳南。

這幫人奔着自己來,肯定是要殺人滅口,這個倒霉蛋也逃不掉了。

一名黑衣人拽開車門,伸手就要去抓陳南的衣領。

「唉!」

陳南無奈的嘆了口氣。

下一秒,漆黑的眸子迸發無限殺意。

刀削般的臉龐蒙上一層寒霜,原本青春陽光的氣勢大變,陰冷無比。

「砰!」

一聲巨響。

黑衣人胸口凹陷,如同炮彈般倒飛出去。

陳南宛如離弦之箭,勢若九天神雷。

他步如穿花蝴蝶,瞬間衝進人群。

如入無人之境。

砰砰砰!

似蛟龍出海,翻手間便有排山倒海的力量襲來。

所過之處勁風驟起,罡風如刀。

「一起……一起上…」

黑衣首領往後退了兩步,語氣中夾雜着顫抖。

可是,他話剛說完,便看見自己手下已經全部倒下。

十秒鐘,二十個訓練有素的殺手…全部被放倒?

「這…這怎麼可能?」

黑衣首領瞪大雙眸,一股寒意從後脊生出直衝天靈蓋。

眼前的青年依舊站在車旁,微風徐徐,衣擺隨風而動,剛才的殺機蕩然無存,彷彿他從未出過手。

這種收放自如的氣勢,絕對不是自己能對付的。

黑衣首領艱難的咽了口唾沫,忽然一個箭步沖向李惠然。

現在,唯有挾持李惠然尚有一線生機。

可他剛邁出一步,陳南身影瞬間消失。

黑衣首領突然感覺身後多了一道輕緩而隱匿的呼吸聲。

「完了……」

他心裏咯噔一下,一瞬間他彷彿感受到了死神的氣息。

一段,兩段……五段,六段……八段,九段?

這小子的呼吸周天竟然有九段?

宗師境武者,天元山怎麼會有宗師境武者?

陳南一隻手搭在他的肩頭,語氣輕柔,平淡如水:「跪下!」

剎那間,神音入耳。

黑衣首領只感覺肝膽俱裂,耳膜炸響血管崩裂,好似有一道驚雷在耳邊爆炸。

身體如同泰山壓頂,雙腿猛地跪在地上。

「砰!」

瀝青路面被砸出兩個深坑,黑衣首領雙膝粉碎。

嘴裏不斷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啊……啊……」

他自知今日必死無疑,落在這小子手裡恐怕生不如死。

牙關一咬,藏在牙槽中的毒囊瞬間破裂。

陳南眉頭一皺,伸手捏住了他的下顎,可惜為時已晚。

「還挺專業!」

在海外處理棘手任務的時候偶爾會遇見類似情況,沒想到江州也會出現這種級別的職業殺手。

李惠然獃獃的看着周圍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蒼白的嘴唇微微顫抖。

杏眸微動,不可思議的看向眼前男人。

陽光灑在他的身上,凌亂的髮絲隨風飄動,薄薄的唇角帶着抹淺笑。

溫暖而又令人心安,讓她恐懼的心瞬間平靜下來。

就好像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良久,李惠然才緩過神,看向陳南問道:「你……你到底是幹什麼的?」

陳南一怔,笑着說道:「種地的。」

李惠然嘴角微抽,十秒鐘解決二十個人,種地的有這本事?

她現在也沒心情刨根問底,趕緊站起身跑到周雪身邊,把她抱進懷裡擔憂問道:「周雪,你……你沒事吧?」

周雪臉色蒼白如紙,感覺自己五臟六腑移位,但她還是咬着牙呢喃道:「沒……沒事!」

陳南走了過來,俯下身說道:「她內臟受傷,氣血逆行,我來給她治療。」

「你還會治病?」

陳南點了點頭:「身為武者,自然是懂些醫術。」

「拜託了。」李惠然連連鞠躬。

陳南伸出手指,在周雪的神闕,氣海,風府連點三下。

「噗……」

周雪頓時吐出一口淤血,氣色恢復了許多。

內髒的刺痛感減輕大半。

「小雪,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李惠然連忙問道。

「好……好多了。」

周雪詫異地撫摸着自己胸口,心裏震撼不已。

她很清楚自己剛才的傷勢,哪怕送去醫院也得躺進ICU,然而這傢伙輕輕點幾下,自己的傷勢就恢復了大半。

如此手段,恐怕連江州那位神醫都望塵莫及吧?

陳南淡淡道:「我只是幫你止住了血,順便調理了一下氣血,不過你肌肉經脈受損,還需要靜養一段時間!」

「謝,謝謝。」周雪完全沒有了輕視之心,看向陳南的眼神多了一分忌憚。

「不客氣,我去換個備胎,咱們趕緊去江州吧。」

「好。」李惠然連忙應了一聲。

看着陳南忙碌的身影,周雪小心翼翼的拽了拽李惠然,小聲道:「慧然,這個人的實力很強,還是你姐的未婚夫,你要小心點啊!」

雖說這個男人幫了自己,但李惠然畢竟是自己的好閨蜜,陳南來歷不明,讓閨蜜謹慎點不是壞事。

「嗯,我知道,防人之心不可無嘛!」

李惠然笑了笑,這人應該沒有要害自己的意思,否則剛才也沒必要救自己。

大姐為人勢力,根本不可能瞧得上他。

倒是無需提防。

她忽然一愣,想到了什麼:「周雪,此人實力跟你爺爺相比如何?」

周雪深沉思片刻,眯着眼睛道:「我看不透他的實力,但我可以肯定,他比我爺爺,強十倍不止!」

李惠然聞言,倒吸一口涼氣。

周老爺子何許人也?

江州武術協會的會長啊!

比他強十倍不止?

李惠然杏眼如炬緊盯着陳南。

心中暗自盤算着……

很快,陳南換好了備胎,這次開車的人換成了李惠然。

車上,陳南擺弄着手機,問道:「對了,你們知道東山路128號怎麼走嗎?」

「我送你去吧!」李惠然笑着道。

「啊?會不會太麻煩你們?」

「不麻煩,我正好也要去爺爺家,順路。」

陳南一愣:「爺爺家?那你是?」

東山路128號是江州李家的位置。

這美女不會就是自己的未婚妻吧?

李惠然嫣然笑道:「正式認識一下,我叫李惠然,是李家的二小姐!」

「二小姐?那你……是我小 姨子?」

李惠然點了點頭:「你可以這麼認為!」

陳南笑呵呵道:「看來我跟李家真是有緣啊,路上還能遇見親戚。」

他拍着胸脯道:「以後咱們就是自家人了,有什麼困難你就跟我說,我幫你解決。」

「謝謝你……姐z夫!」

李惠然強擠出一絲笑容。

心中不免有些妒忌,就連跟大姐定娃娃親的人都有這般實力,自己何時才能被爺爺重視?

下午時分,三人終於到了李家莊園。

此時的李家張燈結綵,大紅燈籠高高掛。

李惠然剛進大廳,便見到了自己父親,她深吸一口氣,調整思緒後上前問道:「爸,爺爺不是病重召集所有成員確定遺囑嗎?這是在搞什麼?」

剛才發生的事情她沒打算向父親透漏,免得父親擔心。

李雲海見到女兒回來,還沒來得及高興,便無奈的解釋道:「我也不知道你爺爺搞什麼,說是今天有貴客登門,順便確定遺囑。」

說話間,李家老爺子拄着龍頭杖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