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着那晚他在我床上安靜睡着的樣子,我心裏面一陣疼痛。
  燕霆礪,你一定不能出事,你答應過我,要看我們的孩子出來的。
  就算被打,被毀容的時候,再疼我都沒有流過一滴眼淚……但是此刻我心空的難受,我再也忍不住,捂着自己的心口開始痛哭起來。
  我以為林雨柔毀了我的容貌已經足夠了……可是如今我落到她手裡,她自然不會這樣善罷甘休。
  我剛醒沒多久,就又被人拖了出去,林雨柔一身華服,湊過來嫌惡的看着我的臉。
  「你沒有了這張臉,你說皇上還會不會喜歡你?」
林雨柔已經完全不是當初那個小女孩了……如今的她被自己的心魔困住,變得醜陋不堪。
  「林雨柔,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你以為燕霆礪喜歡我,還有之前他寵着你,只因為這張臉嗎?」
我有些悲哀的看着林雨柔,「你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喜歡。」
  我看到林雨柔大笑了兩聲,看着我的眼睛裏蓄滿了眼淚,卻倔強的忍住。
  「我們三個人之間的錯誤,應該回到原位了。」
我看着林雨柔又猙獰起來的臉,就知道她被我激怒了。
  「來人,廢妃沈沉香穢亂後宮,與人珠胎暗結,傳本宮懿旨,現在立刻將這個孩子打掉!」
041、毀容  燕霆礪闖進牢裏面的時候,一群人正撬開我的嘴巴,想要往我嘴巴裏面灌藥。
我滿臉淚水,死死的閉着自己的嘴,死命的掙扎。
  這個孩子,這可能是我們唯一的孩子了。
  燕霆礪帶着人進來,一腳踹開我面前端着葯正要往我嘴巴裏面灌的人……然後他身後的人將鉗制住我的人團團圍住。
  我被燕霆礪抱進懷裡,終於有了依靠,我才有了一絲疲倦的感覺。
  「小六,對不起,我來晚了。」
燕霆礪的聲音帶着一絲焦急,還有一些鼻音。
  我感覺到燕霆礪身子在發抖,所以我仰着頭努力對他擠出一抹笑容,也顧不得此時我的臉有多醜,我只想讓他知道我很好。
  「燕霆礪…」我整個人放鬆下來,疼痛和疲倦全部向我用來,我再也支撐不住,暈死過去。
  我好像又做夢了,夢裏面有人一直在我耳邊說話。
  「小六,對不起,這次我又害了你…」  好像是燕霆礪的聲音,可是他為什麼要和我道歉?
我知道這次他不是故意的,他都不知道看到他出現的那一刻我又多開心,這次我的真心,終於沒有再次錯付了。
  「原本,原本只需要再兩日的,你就可以徹底的自由了,我也可以再也沒有任何顧忌。
可是現在,小六對不起…」  為什麼又和我說對不起呢?
燕霆礪最近真的很不一樣了,看着我的時候眼底流露出來的不舍,還有那種像是要離開我的表情,都讓我非常難過。
  可是燕霆礪,我不怪你的,這一次我真的沒有怪你,所以你不要再道歉了。
你為我想好了出路,也為我想好了以後的生活,這一切都這麼美好。
我想着我就在外面等你幾十年,等到你願意將江山交給別人了,我們就去看看山水。
  之前的一切我都願意拋開,以後我們就是彼此的依靠了,對不對?
  「小六,你不要怪我。」
  燕霆礪的聲音已經都是哭腔了,我難受不已。
燕霆礪,我怎麼會怪你呢?
  又是一片黑暗,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大床上,我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才發覺不是我的冷宮。
  臉上的疼已經少了些,我動了動手指,這才發現燕霆礪伏在我的床邊睡著了。
他穿着一身寢衣,完全沒有凌厲的樣子。
  我笑了笑,抬手摸了摸他的頭髮。
  燕霆礪睡得不是很沉,就被我這麼輕輕的動作摸醒了,看着我的時候眼睛裏還有些茫然的神色,我知道他沒有睡醒。
  「燕霆礪,還能看到你,真好。」
我嗓子有些嘶啞。
  燕霆礪拿過我的手握在手中,然後親了親我的掌心。
  「疼不疼?」
燕霆礪聲音有些緊繃。
  我搖了搖頭,「還好,這次你出現了。」
  燕霆礪紅了眼睛,握着我的手有些顫抖,「我說過我不會再騙你的,可是我還是害了你。」
  「沒有的,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高興。」
我努力忍着自己的眼淚,對燕霆礪笑,「可是燕霆礪,我變醜了。」
  燕霆礪將臉埋進握着我的手中,哭得肩膀都開始抖。
042、離開  後來我得知仙兒也被關起來了,在牢中沒能忍住酷刑,過世了。
仙兒跟了我這麼久,這麼單純的一個孩子,最終還是沒有能保住她。
  燕霆礪承認了我肚子裏面的孩子,他是皇上……縱使外面的聲音再多,他也一併擋了回去。
我知道他承受的比我多太多了,我出了冷宮,但是我沒有任何位份。
  我沒有太多的要求,只要能在燕霆礪的身邊,讓這個孩子好好的生下來,我就滿足了。
  可是還是沒有管住各種閑言碎語,我身邊新來伺候的孩子是林雨柔送過來的。
她父親現今是朝中最有權勢的官,我不想讓燕霆礪難做人,就收下了。
  只是每晚送來的東西我都會當著宮女的面吃了,然後在她一轉眼的時候全部吐出來,等到燕霆礪晚上會來看我,給我帶吃的。
每天都是如此,雖然吃的好了,但是我卻比在冷宮的時候瘦了一大圈。
  「對不起,讓你受苦了。」
燕霆礪看着我已經有些凹進去的臉,有些不忍的說。
  「才沒有呢,我在這裡吃得好睡得好,怎麼會受苦呢?」
我為了讓燕霆礪安心,還是努力的保持自己的微笑。
  「都是我之前輕信林家,現在竟然被他們牽製得…」燕霆礪說著說著又有些懊悔起來。
  「總會想到辦法的,燕霆礪,我父親說過,一個人壞事做盡了總是要遭天譴的。
燕霆礪,我相信你,一定會有辦法。」
我睜着大眼睛,對燕霆礪十分的信任。
  燕霆礪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我被燒傷的臉,「這裡,已經恢復不了了吧?」
燕霆礪像是自言自語那般。
  我搖頭,這張皮囊我從來不在意,雖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但是比起保住性命還有孩子,這些真的都不算什麼。
  「宮裡的太醫我都信不過,明日,或者過幾日,我讓人在宮外找個大夫進來,替你看看。」
燕霆礪卻不想放棄治療我這張臉。
  「全憑你高興吧,」我眼睛轉了轉,「不過我覺得沒了我這張臉倒是挺好的,這樣林雨柔就會覺得,我沒有這張臉,你就是她的了。」
  許是我們之間很久沒有這麼開玩笑了,燕霆礪聽到我說完這句話,整個人都愣住了,許久沒有說話。
  「我開玩笑的,你怎麼這麼嚴肅啊。」
我笑出聲來。
  可是笑着笑着,我又覺得有些難受起來。
這些日子燕霆礪每每過來看我,雖然都是笑着的,但是眼睛裏卻一點笑意都沒有。
我們兩個現在這樣,竟不如我還在冷宮那會兒。
  雖然覺得不對勁,但是我知道這一次燕霆礪不會害我,所以我非常相信他。
  「小六,這些日子你也不開心吧?」
燕霆礪突然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頭髮,「雖然你每天都在笑,但是我看出來了,你不開心。」
  我收起自己的笑容,抿着嘴看着燕霆礪,「我不開心是因為我不想看到你這麼累,背負這麼多。
燕霆礪,我寧願我們還像以前那樣,你一直恨着我,我還能狠下心逼自己恨你。
但是你現在,每天對着我都是這麼難過不舍的樣子,我真的很難受、」  說著說著,我眼眶漸漸發熱。
043、見紅  可能是我憂思過度,之前在牢裏面受了這麼多酷刑我都沒有怎麼樣……可是現在已經出來了,錦衣玉食了一個多月,我竟然見了紅。
  燕霆礪接到消息的時候,一下早朝就急急忙忙的過來看我。
我虛虛的坐在床頭,摸着我的肚子在發獃。
  我聽到腳步聲,一抬頭就撞到燕霆礪的眼睛裏。
我虛弱的對他笑了笑,告訴他自己沒事。
  「太醫說你憂思過度,小六,你不要多想。」
燕霆礪坐到我身邊,也摸了摸我的小腹,「我們的孩子,他會好好的,我的小六也會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