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我不解的看着燕霆礪,從他眼中倒映出我茫然的樣子。
今天這句話已經被說了無數次了,不管是燕霆礪還是穆青楚。
我知道,這個皇宮沒有秘密,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我連忙擦了才自己的眼淚,低着頭。
  「稟皇上,從娘娘的脈象來看,娘娘一切安好。
我已經有了給娘娘的藥方,也已經給過娘娘藥引,只要按時服下即可。」
穆青楚跪在地上,說著我聽不懂的話。
  我看着燕霆礪臉上的神色變了幾變,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穆青楚,心裏面更加的茫然。
  「朕知道了,藥方留下就可以出宮了。」
燕霆礪的聲音在我頭頂上想起。
  「等下!」
在穆青楚即將離開的時候,我急急的喚住他。
  燕霆礪和穆青楚同時看過來,我看着燕霆礪,很認真的,一字一句的說:「既然蘇大夫已經來了,勞煩您幫皇上看看,好讓我安心。」
  我看着燕霆礪的眼神一點一點的沉下去,終於相信燕霆礪有事情瞞着我了。
  「不可以嗎?」
我問。
  「當然可以。」
045、遙遙  最後穆青楚也只說了沒什麼,就離開了。
可是我看着穆青楚摸到燕霆礪的脈象時,明顯是一臉的震驚,最後燕霆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連忙低下頭說無礙。
  若真的無礙,為何穆青楚會有這樣的表情。
  「我都說了,沒事。」
燕霆礪淡淡的笑了笑,「你是看到故人,總是疑神疑鬼的。」
  「不,燕霆礪,你有事情瞞着我,我知道的。」
我看着燕霆礪,第一次沒有相信他的話,「我認識你這麼多年,嫁給你也有四年多的時間了,我們孩子都已經是第三個了,我了解你。
你一定有什麼事情瞞着我,但是你既然不想和我說,我也就不問。
我知道你不會害我,這就好。
但是燕霆礪,你若丟下我一個人去面對一切,我一定會恨你的。
我以後會告訴這個孩子,他沒有父親。」
  燕霆礪還是笑,看着我的眼神沒有一點點的鬆動。
  「這樣也好,讓他知道他有我這樣的父親,可能才是罪過。」
燕霆礪抬手摸了摸我的肚子,「要是他知道,他的兩個哥哥都是被他的親手殺死的,那他得多害怕啊。」
  「胡說!」
燕霆礪這麼說,肯定是做好打算了,「燕霆礪,我也會忘了你的,我一轉眼就會將你忘得一乾二淨!
你知道的,穆哥哥也喜歡我,他一定會娶我。」
  「能有穆青楚替我照顧你的後半生,我們的孩子有他這樣一個爹,也是好的。」
燕霆礪雖然還是笑着說,但是眼眶也有些紅了,「小六,我此生做了這麼多不好的事情,我已經留不住你了。
你之前問我怕不怕報應,我現在回答你……若是報應在我的身上,那我也是願意的。
我只希望我的小六,後半生能夠一生無憂,幸福快樂。」
  「我不要,燕霆礪,你這個騙子!」
我推開燕霆礪的懷抱,將他推到門外,然後從裏面上了鎖。
  我知道燕霆礪還站在外面沒有走,我捂着自己的嘴巴大哭起來。
  後來我怎麼睡着的我不知道,燕霆礪什麼時候走的我也不知道,從那天之後,我再沒有見過他。
  一轉眼冬天也接近了尾聲,我的肚子越來越大,漸漸又臨盆的跡象。
我的肚子比起一般的八個月的產婦要大得多,我連行動都有些困難。
  我身邊伺候的我宮女也換了,換來一個不會說話,我聽不到的嬤嬤。
這樣也好,不管我說什麼,我做什麼,她都說不出去了。
  我看着窗外漸漸消融的冰雪,突然很想到花園裏面走走。
之前就知道御花園裏面有一片梅園,只是我從未見過。
  我也沒有叫上伺候我的嬤嬤,自己出了寢宮,去御花園。
  我穿着厚厚的裘衣,將自己全部裹進毛領里。
我從進宮的那天開始我就沒有怕冷過,因為心真的太冷了,比起這外頭的風雪冷這麼多。
  御花園裡的梅花已經都謝了,只有寥寥無幾的幾株。
我來到這裡卻又突然沒了興緻,有些泄氣的往回走,卻不知道為什麼在回去的路上會突然停住,然後往寢宮的反方向走。
  這座皇城這麼大,我進宮三年多的時間,卻沒有將這座皇城走完。
  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這裡到處都是四四方方的牆,每一磚每一瓦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不同。
  就在我漸漸走不動的時候,我遠遠的看着前方有有一群人在走。
  這麼遠這麼遠的距離,我還是一眼就認出最前面的那個人。
  「燕霆礪…」046、出宮  後來是燕霆礪將我牽回寢宮的,明明回去的時候是一樣的路,我竟覺得格外的好看了些。
就這樣走着,我們就走了一個上午。
  回到寢宮的時候我的腿已經動不了了,可是我心裏還是覺得欣喜,我看着燕霆礪,眼神一直追着他,不願意收回來。
  「為什麼出來了?」
燕霆礪將我的鞋子脫了,然後把我的腳放到他懷裏面暖着。
  「因為我想你了。」
我大方的承認,然後有些撒嬌的說:「燕霆礪,那天我說的話都是氣話,你不要生氣。」
  燕霆礪看着我,眼中有濃到化不開的悲傷,半晌之後他才對我笑了笑。
  「我沒有生氣。」
他將眼光移到我的肚子上,「快要生了吧?」
  「嗯,再有一個月就足月了。」
我點頭,看着燕霆礪有些難過,「可是燕霆礪,才這麼幾日不見,你就瘦了好些。」
  「是嗎?」
燕霆礪無所謂的笑了笑,「沒有一隻小豬跟我搶吃的,我吃着也覺得無味。」
  可是我知道這是借口,我能感覺到他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他瞞着我,只是不想讓我擔心。
既然這樣,我也不會讓他為難。
  我以為我們算是和好了,這之後他又每天的過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每天都見着,離得這麼近,我卻覺得我們越來越遠了。
  這晚我們吃過飯又在院子裏面走了幾圈回去,各自沐浴完之後,他揮手叫走了所有伺候着的人,然後走過來接住我手中的木梳。
  燕霆礪幫我梳頭的動作很輕,不知為什麼我從銅鏡裏面看着他,明明是這麼幸福的時刻,我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小時候我聽我母妃說,男子幫自己的妻子梳頭,可以一輩子舉案齊眉。」
燕霆礪笑着,柔聲說。
  「我們還會有一輩子嗎?」
我追着燕霆礪問。
  「當然。」
他俯身,親了親我的發心,「我要幫我的小六梳一輩子的頭。」
  我笑了笑,卻不知道眼淚為什麼就這樣生生掉了下來。
  「燕霆礪,你是什麼時候愛上我的?」
我知道,這個問題今天不問的話,我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從你嫁給我的那天起。」
燕霆礪想也沒想,直接回答。
  「你騙人。」
我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我說過不會騙你的,」燕霆礪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木梳,將我轉了個身,幫我擦掉滿臉的淚,「我揭開你蓋頭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愛上你了。
可是我以為我遇見的人是林雨柔,我以為我對她許了承諾,我不能負了她。
我騙自己我是為了皇位娶你,可是我不是,我從看到你從長廊那頭向我跑來的時候我就知道……如果這輩子我娶的人不是你的話,我會很遺憾。」
  我的眼淚越掉越多,我看着燕霆礪,心裏越來越痛。
  「所以小六,你一定要好好的,我怎麼捨得你在受苦。」
燕霆礪也落了淚,抬起我的頭深深的吻住我的唇。
  嘴巴里像是被燕霆礪頂進一顆東西,入口即化,我下意識將燕霆礪推開,捂着我的嘴巴看着燕霆礪。
  「燕霆礪,你…」睡意越來越明顯,我眼前的燕霆礪開始漸漸模糊。
  「小六,睡吧,睡一覺起來就好了。」
  我掉到一個溫暖的懷抱里,聽到燕霆礪的聲音在我頭頂響起,這麼輕,這麼柔,讓我更加昏昏欲睡。
  可是我不能睡,我知道若我真的睡著了,這一世和燕霆礪就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了。
  「燕霆礪…」我艱難的撐着我最後一口氣。
  「小六,我愛你。」
047、中毒  我是被一陣搖晃醒過來的,幽幽的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在一輛馬車裡。
  「燕霆礪!」
我驚得跳了起來。
  馬車的帘子被撩開,穆青楚的臉露了進來。
  「小六,你總算醒過來了,比我預計的差了兩個時辰,我還害怕是我的葯除了錯。」
穆青楚像是鬆了一口氣。
  「穆哥哥?」
我咽了咽口水,不可置信的看着穆青楚。
再看看我身上的衣物,是最普通的粗布麻衣。
  我不敢相信,一把撩開我身邊的窗帘,看着外面倒退的荒草樹木,我知道我已經出了宮。
  「我睡了多久?」
我看着穆青楚,冷冷的問。
  「七天。」
穆青楚老實的回答。
  「放我下去!」
我想要奪門而出,卻被穆青楚死死的拉住。
  「小六!
林家造反,現在已經兵臨城下了,燕霆礪就是知道會這樣,所以才將你送出來的。
你是想回去,但是你有沒有想過肚子里的孩子!」
穆青楚生平頭一次對我發了這麼大的火。
  「造反?」
我呆住,坐在那裡愣愣的看着穆青楚。
  「是,造反!」
穆青楚氣的吼了一聲,「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我不知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