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潮吻夜 第9章_淺官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正中午的夏季,酷暑難耐,街邊的樹葉蜷着。

邁巴赫行駛在街邊,車裡打着令人心曠神怡的空調。

而車裡的座位分佈就讓人有些捉摸不透,裴言澈和楚梔柔坐在後排,裴星澤則是坐在了副駕駛。

裴星澤心裏有點不爽,但也不敢明說,當時他記得清晰,上車時,小叔叔沒先去後排,反而為楚梔柔開了門,這樣一來,自己倒是坐在了前排。

一開始他是不懂的,但想想也能清楚,小叔叔越是給楚梔柔面子,不就意味着小叔叔越是看重自己嗎?!

想到這的裴星澤唇角不受控制的揚起,笑的臉部肌肉都有些泛酸,餘光從後視鏡中瞥見乖巧坐在一側的楚梔柔,大男子主義作祟,聲調高高在上甚至帶了炫耀,「梔柔,中間有小冰箱,你要是想吃東西可以拿,要是不懂可以問小叔叔。」

「不用,謝謝。」

楚梔柔一秒沒停頓的拒絕讓裴星澤掛笑的臉垮了下來,斥責的話語還沒來得及出口,司機就來了個急轉彎。

後排兩人的距離驟然縮短,小隻的女孩幾乎是被甩在裴言澈身上的。

「抱歉,總裁。」那司機急急的開口解釋原因,「車前面有隻貓,避讓了下才會這樣。」

「你會不會開車啊!」裴言澈還未回話,坐在副駕駛的裴星澤就揉着撞疼的額角凶神惡煞的開口,「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給小叔叔開車?能不能好好乾!真是的!」

司機默默認了這頓罵,「知道了,小少爺。」

後排

裴言澈在小姑娘失重甩上來的那瞬,手便護攬在了她的後腰。

此時此刻,那隻存在感極強的大掌還落在楚梔柔的後腰,乾燥滾燙,臊的楚梔柔臉蛋不自覺就飄上了紅暈。

可那隻手的主人不知道出於何種心理,竟絲毫沒有想要拿開的意思,一時間,女孩臉蛋更熱了幾分,細軟軟的道謝聲響起,「謝謝裴老師。」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不懂,女孩軟弱無骨的小手就這麼撐着他的大腿起身,剛剛坐正就急不可耐的跟他拉開距離。

「梔柔,你!」坐在副駕駛的裴星澤從反光鏡往後看,就看到楚梔柔髮絲凌亂的從小叔叔懷抱里退開。

那瞬,他腦子裡冒出了很多難以描述的想法,這麼能裝的女人看不上自己,目標不會是自己的小叔叔吧?

這想法一出,裴星澤就否掉了。

跟着小叔叔最多能當個見不得光的情人,跟着自己說不定能正兒八經的進裴家大門。

哪個含金量高,想必都能想清楚。

他斂下心裏頭那些煩躁,依舊把楚梔柔劃成自己的所有物,怕小叔叔怪罪,主動開腔,只不過語氣有幾分咬牙切齒,「梔柔,你小心點,小叔叔不喜歡別人碰他!」

「沒事。」裴言澈懸在空中的手收回,輕搭在自己的大腿側,大拇指腹和食指合攏摩挲,似是在感受剛才掌心觸碰到的那抹細膩柔軟。

裴言澈定的餐廳私密性很強,車子停在地下車庫,就有專人引你到指定包廂。

從出車門到進包廂,不會有任何泄露行程的風險。

楚梔柔第一次來這種餐廳,雖然表現的盡量得體,但繃緊的纖弱背脊還是出賣了她的緊張和不適應。

裴家兩個男人的視線都落在她身上,自然發現了她隱藏的情緒。

裴言澈有些懊悔,跟在身後沒點破,裴星澤則是優渥的抬起下巴,大剌剌的走到楚梔柔身側,溫柔中帶着無形的炫耀,「梔柔,這種餐廳你沒來過很正常,等會我帶着你。」

」不用了,謝謝。」

對於自己不喜歡的男生,楚梔柔一向是涇渭分明的,拒絕也會非常果斷。

裴小少爺再次被下了面子,還是在最想要得面子的小叔叔面前,這次他臉垮的最厲害,甚至沒顧場合直接給楚梔柔下馬威,

「楚梔柔,你拎清楚你自己的身份行嗎?別整天一副自視清高的模樣。」

楚梔柔被他說的有些難堪,但這份難堪也只是因為裴言澈在場導致的。

要是裴星澤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說這些話,她絲毫不會放在心上,只會覺得自己的決定正確無比,拒絕了這麼個蠻橫無理的大少爺。

可當著裴言澈的面把他們階級的差異殘酷的剖析在面前,楚梔柔的感覺是截然不同的。

他對她來說很特別,在自己內心深處,她對他存着一份不為人知的感情。

倏然聽到他們之間雲泥般的差異,心裏頭不免有些發脹,還有些酸。

「裴星澤。」這是裴言澈這幾天第二次直呼他的大名,而一般這時候,小叔叔就是生氣了。

「抱歉裴老師,我還有事,先走了。」楚梔柔沒去理會裴星澤,而是抬眸看了眼裴言澈。

裴言澈垂着眸,看到小姑娘水潤潤要哭不哭的大眼睛,心裏咯噔一下,「梔柔…..是我考慮不周。」

「沒有。」楚梔柔覺得裴言澈已經考慮的很周到了。

覺得在學校里吃飯會給她招恨,特地選在了外面私密性強的餐廳,要是說所有環節中唯一的敗筆,應該就是裴星澤。

她不喜歡他,拒絕的也很明確,但他依舊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追求自己。

給她一種,我追你,算是你祖上燒高香的錯覺。

裴星澤聽小叔叔跟一個小丫頭道歉,更不爽了,直白道,「楚梔柔,你裝什麼啊!」

楚梔柔這才分裴星澤一個眼神,看着他憤恨的眸子,垂在身側的小拳頭慢慢收攏捏緊,使出全身的勇氣,一字一句道,

「裴星澤,我跟你說過,我不喜歡你,別犯賤的老纏着我!」

「犯賤」這是楚梔柔罵人詞彙中比較厲害的了,她從腦瓜子里搜索出這詞,憋的小臉通紅才罵出來。

裴言澈覺得這小姑娘挺可愛的,跟夢裡完全是兩種樣子。

在夢裡,被自己弄狠了的她也只會紅着眼睛罵自己壞蛋。

最**就止步於流氓。

因為夢裡的姑娘沒真生氣,而現在小姑娘是真被這小子氣到了。

紈絝子弟一個,也不知道他哪來的底氣以上位者的姿態訓斥自己心尖上的姑娘。

裴言澈清冷的眉眼一寸寸冷下來,眼底覆蓋上一層薄霜,狹長的眼眸微微眯起,透着一股子冷冽的寒意,幽幽望過來時,裴星澤覺得陌生又危險。

「小…..小叔叔。」他神色驚慌的咽了兩三口唾沫,咬緊下顎,「怎….怎麼了?我說的有哪裡不對嗎?」

裴言澈冷笑出聲,眉梢微微向上揚起,側眸看他,「裴星澤,你姓什麼?」

「…裴…..」他怯怯的回,甚至不敢再抬眼去看裴言澈。

裴言澈:「裴家哪個長輩告訴過你,可以用權勢欺壓小姑娘的?」

裴星澤被自家小叔叔這句話弄懵了。

瞪大眼睛張開嘴,狠狠吸了一口氣愣是一個字都沒說出口。

小叔叔這是在幹什麼?

是在給楚梔柔出氣嗎?!

不….不可能。

小叔叔之前根本不認識楚梔柔,即使認識也全都是不愉快的回憶。

他…他一定覺得自己這麼訓斥個女孩子丟面才教訓的。

裴星澤回憶了下剛剛說的話,確實有點重,但楚梔柔也一點沒讓的說回來了。

憑什麼就讓他下不來台 ?!!

「裴星澤。」裴言澈又冷徹的喊了他一遍全名,威壓感倏然施加到了他身上。

裴星澤即使心裏不滿也不敢吱聲,迫於這份威壓,他張嘴下意識的道歉,「抱歉梔柔,我不應該這麼吼你的。」

楚梔柔當然不會理他,她心裏在意不過一個裴言澈罷了。

裴星澤被她忽略了個徹底,臉色不算好,而下人面子的姑娘沒分給他任何一個眼神,又黑又亮的眸子謹慎小心的抬起,又看了眼裴言澈,「裴老師,謝謝,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這種時候,裴言澈沒有強留小姑娘,如果真開口,只會適得其反。

當然,他也沒有開口要送女孩,她戒備心很重,他們不過才見一面,算上那次咖啡店不太愉快的初遇,也不過是兩次而已,這樣過於熱情的行為難免被人懷疑是別有用心。

不光楚梔柔會覺得奇怪,就連裴星澤也會有所警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