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覺得自己的決定正確無比,拒絕了這麼個蠻橫無理的大少爺。

可當著裴言澈的面把他們階級的差異殘酷的剖析在面前,楚梔柔的感覺是截然不同的。

他對她來說很特別,在自己內心深處,她對他存着一份不為人知的感情。

倏然聽到他們之間雲泥般的差異,心裏頭不免有些發脹,還有些酸。

「裴星澤。」這是裴言澈這幾天第二次直呼他的大名,而一般這時候,小叔叔就是生氣了。

「抱歉裴老師,我還有事,先走了。」楚梔柔沒去理會裴星澤,而是抬眸看了眼裴言澈。

裴言澈垂着眸,看到小姑娘水潤潤要哭不哭的大眼睛,心裏咯噔一下,「梔柔…..是我考慮不周。」

「沒有。」楚梔柔覺得裴言澈已經考慮的很周到了。

覺得在學校里吃飯會給她招恨,特地選在了外面私密性強的餐廳,要是說所有環節中唯一的敗筆,應該就是裴星澤。

她不喜歡他,拒絕的也很明確,但他依舊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追求自己。

給她一種,我追你,算是你祖上燒高香的錯覺。

裴星澤聽小叔叔跟一個小丫頭道歉,更不爽了,直白道,「楚梔柔,你裝什麼啊!」

楚梔柔這才分裴星澤一個眼神,看着他憤恨的眸子,垂在身側的小拳頭慢慢收攏捏緊,使出全身的勇氣,一字一句道,

「裴星澤,我跟你說過,我不喜歡你,別犯賤的老纏着我!」

「犯賤」這是楚梔柔罵人詞彙中比較厲害的了,她從腦瓜子里搜索出這詞,憋的小臉通紅才罵出來。

裴言澈覺得這小姑娘挺可愛的,跟夢裡完全是兩種樣子。

在夢裡,被自己弄狠了的她也只會紅着眼睛罵自己壞蛋。

最**就止步於流氓。

因為夢裡的姑娘沒真生氣,而現在小姑娘是真被這小子氣到了。

紈絝子弟一個,也不知道他哪來的底氣以上位者的姿態訓斥自己心尖上的姑娘。

裴言澈清冷的眉眼一寸寸冷下來,眼底覆蓋上一層薄霜,狹長的眼眸微微眯起,透着一股子冷冽的寒意,幽幽望過來時,裴星澤覺得陌生又危險。

「小…..小叔叔。」他神色驚慌的咽了兩三口唾沫,咬緊下顎,「怎….怎麼了?我說的有哪裡不對嗎?」

裴言澈冷笑出聲,眉梢微微向上揚起,側眸看他,「裴星澤,你姓什麼?」

「…裴…..」他怯怯的回,甚至不敢再抬眼去看裴言澈。

裴言澈:「裴家哪個長輩告訴過你,可以用權勢欺壓小姑娘的?」

裴星澤被自家小叔叔這句話弄懵了。

瞪大眼睛張開嘴,狠狠吸了一口氣愣是一個字都沒說出口。

小叔叔這是在幹什麼?

是在給楚梔柔出氣嗎?!

不….不可能。

小叔叔之前根本不認識楚梔柔,即使認識也全都是不愉快的回憶。

他…他一定覺得自己這麼訓斥個女孩子丟面才教訓的。

裴星澤回憶了下剛剛說的話,確實有點重,但楚梔柔也一點沒讓的說回來了。

憑什麼就讓他下不來台 ?!!

「裴星澤。」裴言澈又冷徹的喊了他一遍全名,威壓感倏然施加到了他身上。

裴星澤即使心裏不滿也不敢吱聲,迫於這份威壓,他張嘴下意識的道歉,「抱歉梔柔,我不應該這麼吼你的。」

楚梔柔當然不會理他,她心裏在意不過一個裴言澈罷了。

裴星澤被她忽略了個徹底,臉色不算好,而下人面子的姑娘沒分給他任何一個眼神,又黑又亮的眸子謹慎小心的抬起,又看了眼裴言澈,「裴老師,謝謝,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這種時候,裴言澈沒有強留小姑娘,如果真開口,只會適得其反。

當然,他也沒有開口要送女孩,她戒備心很重,他們不過才見一面,算上那次咖啡店不太愉快的初遇,也不過是兩次而已,這樣過於熱情的行為難免被人懷疑是別有用心。

不光楚梔柔會覺得奇怪,就連裴星澤也會有所警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