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洗漱完,大家便各自坐在自己位置上護膚閑聊。

「誒?你們去不去講座?」夏語蓉對着鏡子邊畫眉毛邊問。

沈淺淺:「什麼講座?」

孟樂梓也跟着問:「什麼講座?」

楚梔柔隨便塗了層乳液,半回頭疑惑的看着夏語蓉,那模樣妥妥的也是不知道。

但現在夏語蓉的注意力儼然被回頭的楚梔柔吸引走了,握着眉筆的手懸在空中,「梔梔,你好了?」

「還沒有。」楚梔柔把臉蛋對準她桌面上的小電風扇,一本正經的回答夏語蓉,「等乳液稍微干一點,我還得塗個防晒。」

夏語蓉破防了,哭天喊地的控訴爸媽不公平,「怎麼我爸媽不把我生成這樣啊?隨便抹個乳就能出門,還曬不黑!」

沈淺淺彎着唇給她找台階下,「人梔梔不是說還要塗防晒嗎?」

「這不一樣好嗎?!」夏語蓉反駁的有理有據,「你問梔梔平時上課塗不塗?」

楚梔柔很實誠的搖頭,這一搖又把夏語蓉打擊的不輕。

「人素顏能打!」孟樂梓被她吵的耳膜疼,轉移話題問她,「你剛剛說的什麼講座?」

「哦…….」夏語蓉這才反應過來她們剛剛已經偏離的主題,硬把話題拽回來,「你們聽過比我們大幾屆那個超級優秀,幾乎每個老師第一節課都會提到的學長嗎?」

三個人均是點頭。

這學長在大學老師口中簡直是傳奇人物一樣的存在,每個老師都會提及,怎麼可能沒聽過?

夏語蓉繼續道:「我還知道這學長是裴星澤的小舅舅!」

「卧槽!」孟樂梓眉毛都畫歪了,直接爆了國粹,「小舅舅?這也太炸裂了點吧!」

「昂!」夏語蓉點點下巴,「知道裴氏集團嗎?人就是CEO!」

「看看看!」孟樂梓手忙腳亂的開始找口紅,「這種極品男人少看一眼都是損失!」

夏語蓉:「行!我剛正好在跟班長聊天,他說還有四張票,我就全要過來了。」

沈淺淺:「去看演講還有名額限制啊?」

「這叫演講?」孟樂梓說,「這完全是去欣賞帥哥的好伐?」

夏語蓉:「………….」

「梔梔,你今天沒兼職吧?我們一起去?」沈淺淺起的最早,此刻已經畫好了全妝,餘光瞥見楚梔柔在發愣就搭了嘴話。

「嗯,我對這個學長的經驗分享挺有興趣的。」

孟樂梓有樣學樣:「嗯,我對這個學長挺有興趣的!」

「你色不色啊你!」

「帥哥不是共有資源?還是這麼帥的?他長成這樣不就是讓我看的?」

「有病!!!」

……………

樓下

知道她們宿舍拿了四張票後的裴星澤就等着了,看到楚梔柔出宿舍大門,立馬湊了上去:

「梔柔,你也要去看講座?」

楚梔柔:「對。」

裴星澤看了眼楚梔柔又看了後面的三人,夏語蓉立馬反應了過來,拉着孟樂梓和沈淺淺,「梔梔,我們先去佔座,你慢慢走過來就行!」

「誒?」楚梔柔不太想和裴星澤單獨相處,想找理由跟她們一起走時,夏語蓉已經拉着她倆走遠了。

對於這種有眼力見的舍友,裴星澤還是挺欣賞的,他學着她舍友的稱呼,「梔梔,你跟我一起坐前排吧!這樣可以離我小叔叔近一點,演講之後我還能介紹你們認識。」

裴星澤高高在上仿若施捨般的語氣讓楚梔柔起了生理上的不適,她跟他保持着合適的社交距離,果斷拒絕,「不用了。」

她確實挺想要個能跟這麼優秀的學長單獨交流的機會,但並不代表自己內心接受他的好意。

她經歷的太多太多,清晰明了的知道沒有任何人會給予自己純粹的善意,所有的一切背後都有明碼標價。

裴星澤顯然沒想到這麼好個機會她都會拒絕,臉上帶了些薄怒,還沒發作就聽到楚梔柔更為劃清界限的話語:

「裴星澤,我們沒有那麼熟悉,你叫我梔梔不合適。」

「就一個稱呼有必要嗎?」

他從小嬌生慣養長大的裴家少爺,在哪受到過這種氣,一次次不顧場合的下他面子!

裴星澤還想繼續,卻看到楚梔柔一臉淡漠的樣子,這種感覺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無力的很。

一路上,他們距離拉的很遠,就像是陌生人那般走進了報告廳。

有了剛才那一出,裴星澤自然不好再開口邀請她往前坐,楚梔柔也順理成章的坐在了舍友旁。

楚梔柔剛坐下,夏語蓉就用胳膊杵了杵她,有些抱歉,「梔梔,我當時有點考慮不周,孟樂梓罵過我了。」

「沒事啦!」楚梔柔知道她在為剛才拋下自己和裴星澤單獨相處的事情道歉,淺笑着回,「主要是我不喜歡他,要是我喜歡,我肯定超愛你這個神助攻的。」

夏語蓉苦着臉開玩笑:「那現在是不是豬隊友了?」

楚梔柔被她逗笑了,俏皮的回,「暫時是!」

「哦吼!好啊你!」夏語蓉一下就朝楚梔柔撲了過去,手在她腰間撓痒痒。

剛撓了幾下,夏語蓉眼睛就倏然亮了起來,咔咔射激光似的看着孟樂梓和沈淺淺,

「啊啊啊!梓梓!淺淺!你們摸,梔梔的腰好軟,明明沒多少肉,可指尖一戳就能陷進去!!!」

孟樂梓一點都沒客氣,直接流氓似的伸手在楚梔柔腰上揉了把,「真軟!好軟!!」

「你們好流氓!」楚梔柔被她們摸的小臉通紅,「別鬧了。」

孟樂梓昂着頭,「這是第幾次感嘆了?」

夏語蓉立馬接話,「數不清了,我現在也想問,為什麼我不是個男的!要我是男的,我就能擁有這麼個香香軟軟的女朋友!」

沈淺淺在一旁拆台,朝着楚梔柔眨了眨眼,「你們是男的,梔梔能看上?」

楚梔柔眼波流轉,「不會。」

「好呀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