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轉身走遠的裴星澤立馬呸了聲,抬腳狠狠踹了腳牆根。

「操!真他媽裝!」

他滿腔的怒火無法發泄,猛的加快腳步,不自覺就走到了裴氏門前。

他抬頭看着高聳入雲的裴氏,心中那些被下面子的悶氣漸漸緩解,腦中都是別人阿諛奉承的話語。

「裴小少爺,你小叔叔最看重你了,裴氏最後還不是你囊中之物啊?」

「對啊!裴家你這輩的,就數你最出息,不給你給誰?」

「有了裴氏,哪種女人找不到?楚梔柔算個什麼?」

………….

是這樣的。

裴星澤蠢到覺得自己有種被點醒的清醒,要是裴氏在他手裡,楚梔柔肯定會求着貼上來。

現在她這麼自視清高,就是認為自己身上沒有她想要得到的東西罷了。

自以為想通的裴星澤昂首闊步的向裴氏走去,行至前台登記後才得以搭乘普通電梯上到頂樓。

「叮———」

電梯門打開的瞬間,裴星澤站正身體抻好了衣服,一絲不苟的往總裁辦公室走。

別人投來目光,他就按照記憶中裴言澈的做法,微微轉頭,輕輕頷首。

可惜,裴星澤學的不夠像,他做下來給人的感覺就是東施效顰,尷尬的不行。

但儼然當事人不這麼想,感受到別人的打量,他下意識的覺得是佩服,像只孔雀似的抬手敲響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靜默幾秒之後,辦公室里傳來一聲低沉疲憊的嗓音,「進。」

裴星澤滿心歡喜的推開辦公室的大門,進來後又立馬轉身將門關上,做好一切,他乖巧的將手疊於身前,「小叔叔。」

「嗯。」聽到稱呼的剎那,裴言澈握在手中的黑筆失控般在合同上划下不深不淺的一道,旋即恢復原狀,眼都沒抬,繼續看着桌上的黑白合同。

面對裴言澈的冷臉,裴星澤已經淡然處之了,殷切的靠近,試探着坐在裴言澈的對面,胡亂開始搭話,

「小叔叔,你周五什麼時候來我們學校啊?….嗯,我們學校飯菜還挺好吃的,而且,我還想介紹個女孩給你認識。」

裴言澈自動忽略他前面的長篇大論,直到聽到女孩兩個字才將眼神從合同上抬起,沒什麼情緒睨了他一眼,嗓音淡薄,「你交女朋友了?」

裴星澤心臟怦怦跳,小叔叔向來是不關心小輩情感生活的,沒想到自己才剛提起,小叔叔會這般關切。

那……是不是說明小叔叔很關心他,想要把裴氏交到他手中?

裴星澤越想越開心,嘴上開始沒把門起來,「小叔叔,還沒談,但差不多了,那女孩很漂亮,很努力,但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娶她,我一定會找一個門當戶對能幫襯裴氏的。」

「差不多了?」裴言澈輕嗤了聲,夢中他摟着小姑娘一遍遍親吻,小姑娘被吻的水光瀲灧,害羞抱着他脖子細喘的畫面在他腦中不停放映,頓時周身戾氣橫生。

他完全不敢想像要是小姑娘被除了他以外的男人摟在懷裡親吻,他會瘋成什麼樣!

聽着裴言澈陰惻惻的語調,坐在對面的裴星澤冷不丁打了個激靈,下意識的認為是小叔叔覺得楚梔柔的身份配不上自己,找這麼個女孩當女朋友丟人。

他唇瓣張合,囁嚅了好幾下,想說不跟楚梔柔談了,但又實在放不下,最後選了裴言澈最討厭的答案:

「小叔叔,我就玩玩,不會讓她進裴家大門的。」

「玩玩?」裴言澈實質化犀利眼神落在他身上,微眯的桃花眼底附着冰霜。

觸及到眼神,裴星澤突然就想起奶奶這輩子除了裴家女主人的身份從來就沒得到過爺爺的愛,當初結婚也是哄騙着來的。

小叔叔從小便厭極了玩弄別人感情的人,而剛剛自己的這番話,無異於就是。

「小叔叔!」他着急忙慌的解釋,「我是真的很喜歡楚梔柔,也想跟她有一個未來,我…..我……」

「裴星澤。」裴言澈叫他大名,他立馬就跟鵪鶉似的安靜了下來,「明天先帶給我看。」

這句話落在裴星澤的耳中就是小叔叔要幫他把關,看楚梔柔有沒有資格跟他談戀愛。

殊不知,在裴言澈的心底,他強忍着怒氣的原因就是為了利用他見小姑娘一面,讓他們彼此的生活有所交集。

當夜夢裡

楚梔柔被裴言澈逼到了牆角。

懵懵的睜大眼睛看他,看他一步步靠近自己,把自己抱起來的那瞬,順勢就摟住了他的脖子,自己的背脊也就自然抵在了白色牆面上。

「你交男朋友了?」

裴言澈的長指捏着她耳垂向後,撩開她耳邊的碎發,薄唇貼着她耳根,似吻非吻的問着。

「啊?」楚梔柔怔愣在原地,漂亮的大眼睛眨個不停,在夢境中,他很少說話,只有動情時才會貼着自己耳朵廝磨。

像今天這種單單把她抱在懷裡問話的場景還真是第一次。

「怎麼不說話?」

裴言澈施加力道繼續磨她,薄唇貼着她耳根下落到了天鵝頸上,吮吻着繼續向下。

後來

楚梔柔沒再有機會說話,被他吻的七葷八素後就軟在了床上。

落在她身上的力道極重。

……………

「唔……..」

楚梔柔臉頰通紅的從夢境中抽離。

她彈起來的動靜不小,一下就吸引了宿舍所有人的目光。

孟樂梓看着她近乎透明的臉蛋,壞心眼的調戲,「梔梔這是做了什麼大春夢啊?怎麼臉紅成這樣?」

夏語蓉順着孟樂梓的視線半仰頭,果然就看見本來軟糯乖巧的女孩無措的咬着唇,髮絲凌亂,臉蛋通紅的模樣就像是被人欺負過。

「靠!」她煩躁的罵了句,「哪個野男人把咱梔梔勾走的?連夢都不放過!」

「別說了,我沒做春夢!」

楚梔柔被她們說的無地自容,濕漉漉的杏眼瞪圓着拔高音量反駁。

夏語蓉和孟樂梓的視線在空中交匯,然後默契的分開,帶着笑意異口同聲的順着美嬌嬌,

「行行行!咱不說哈,你沒做春夢,是熱的!」

楚梔柔:「…………….」

她垂着腦袋不說話,等舍友的注意力不再全部放在她身上,才肯慢悠悠的從床上爬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