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如裴言澈所料,楚梔柔一走,裴星澤就開始嘀咕了,只不過礙於裴言澈的威壓,他說的很小聲。

「你說什麼?」裴言澈怎麼可能不明白他的小心思,當著他面嘀咕目的就是想要引起他的注意,正好他也想看看他說些什麼便順水推舟問了出來。

裴星澤還是懼他的,但自己心裏頭那份怨氣又壓不住,低頭着小聲抱怨道,「小叔叔你為什麼要當著梔柔的面下我面子?」

「一個大男人仗勢欺人有什麼真本事?」裴言澈輕嗤了聲,冷雋陰刻的瞳孔沒什麼溫度的掃過他。

裴星澤被訓的臉熱,同時心中也大大鬆了口氣。

小叔叔這麼下自己面子僅僅只是因為覺得自己丟人,而不是因為別的。

「小叔叔,我知道了。」他頭更低了幾分,小心翼翼的試探,「那現在….我們先去吃飯?」

裴言澈:「裴氏突然有個會議。」

「那小叔叔你先忙。」裴星澤自認為現在的自己非常有眼力見也很懂事。

由着上次的不愉快,裴言澈不再能藉著裴星澤去接觸小姑娘。

能接觸到她也僅僅是每個晚上的夢境里。

自從現實中見到小梔柔開始,裴言澈就把她劃在了自己領域中,夢中的行為也自然而然愈發孟浪起來。

每次做完夢醒來的楚梔柔臉蛋都是紅中帶媚的。

這次也不例外。

她剛剛醒,凈白的臉頰上粉意爛漫,睡亂的髮絲胡亂粘在她臉蛋上,倒是顯得她臉蛋更小了。

夏語蓉邊化妝邊往楚梔柔側瞟,實話實問,「梔柔,你又做春夢啦?」

她這一嗓子直接把孟樂梓和沈淺淺的目光都引到了楚梔柔身上。

逡巡着打量。

床上的人手指捻着床單,指尖用力,毫無可信度的搖搖頭,「沒有,就是睡的不太踏實。」

「好好好。」夏語蓉極度敷衍,轉回去把眉筆放在桌上,開始打開抽屜拿捲髮棒,隨口問,「對了梔柔,你跟那校草什麼情況?我聽班長說男生那塊都說你是他女朋友,你答應他了?」

「什麼?」聽到夏語蓉的話,本來迷離着雙眼的楚梔柔倏然清醒了幾分,細軟的髮絲軟軟搭在肩頭,語氣卻是捉急了起來,「語蓉,班長他們真的是這麼說的?」

夏語蓉點點頭:「對啊,都這麼說,我當時以為你跟裴星澤在一起了,但我後來想想,覺得不太可能,我感覺你不太喜歡他,所以想着跟你說一聲。」

「我沒跟他在一起,謝謝你告訴我這消息。」

「啊?沒在一起?」夏語蓉前一秒剛拿起捲髮棒,下一秒就把捲髮棒放了下來,義憤填膺道,「那他散布這種謠言?神經病啊!仗着自己長得不錯家裡有幾個臭錢就在這為虎作倀,腦殘!」

夏語蓉就是心直口快的類型,前幾天可以很喜歡這個人,後幾天也能因為他的某個行為瞬間下頭。

但跟她相處起來很簡單,你只要真心待她,她也會盡自己所能對你好。

「靠!」孟樂梓也被這消息氣的不輕,「我當時也覺得他不錯,至少顏值這塊跟梔柔能配的,沒想到是個爛人,追不上就開始給女孩子施加輿論壓力!」

沈淺淺看她們都這麼情緒化,給裴星澤說了句話,「梔柔,要不你問問他,說不定是個誤會。」

「誤會?」夏語蓉第一個不贊成沈淺淺的做法,「這消息男生那都快傳的人盡皆知了,他接收消息再遲鈍也應該有所聽聞,他不解釋,說明就是他傳的!」

夏語蓉馬上要被氣的失去理智了!

「也不能這麼說。」理智下來的孟樂梓嘴格外毒,「但就算不是他傳的,他不解釋任由他們這麼傳也不值得託付!」

夏語蓉狠狠點頭。

楚梔柔眼尾本來就被那個旖旎的夢境弄的粉意十足,聽到這消息後更甚。

她不想去找裴星澤,因為這樣,他會覺得這種利用輿論施壓的方法十分有效,能讓自己妥協着主動找他。

但她不找他,難道任由他們這般以訛傳訛嗎?

正當楚梔柔糾結不定時,孟樂梓一語點醒夢中人,「梔柔,你不用糾結,就算你去聽淺淺的話,找裴星澤好好談談,他就真的會去解釋嗎?我看他根本就是樂在其中,恨不得弄的全校皆知。」

「那怎麼辦?」夏語蓉雖然不贊成沈淺淺的做法但在心中也沒有更好的處理方法了。

孟樂梓攤攤手,「我也不知道啊,輿論這種東西最是難處理,況且法不責眾,那麼多人傳,又不可能挨個警告,要校方去處理源頭的裴星澤更是沒可能,人多有權有勢啊,校方討好都來不及,怎麼會為了梔柔這麼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女孩去得罪資本呢?」

楚梔柔把掌心的被單握的緊了些,片刻後鬆開,長舒一口氣,勉強牽起一抹笑,「我自己想想,我先去兼職,回來的時候給你們帶奶茶。」

「好,那梔柔你先去吧。」開口的是一直沒怎麼講話的沈淺淺。

楚梔柔應了聲,然後快速下床洗漱。

奶奶還生着病,眼下頭等大事就是賺錢給奶奶治病,其他的都得往後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