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第二天一大早,夏旭陽早早起床了,發現老姐已經做好了早飯。吃過早飯,時間已經十一點了。

夏旭陽把碗收了洗了。「老姐,雙排呀。「

「啊,你不是不玩王者嗎?你有號嗎?」

「我有你閨蜜的號呀。」

「對哦,那來吧。」

timi

「老弟,有個叫長河的邀請我,要不要同意啊。」

「可以啊,你過去了邀請我。」

一進去,發現劉偉也在,現在四個人也沒法開啊。

長河:要不我召集一個?

雲霧繚繞:不用,我這邊還有一個人。

「老姐,叫夢姐上號,我用我的號。」

「我打電話給她。」

「夢,上號,我們五排包贏。」

「好嘞!!!」

然後夏旭陽下線換了一個號,我輔助賊C,然後搜索草莓軟糖,加了上去。

最後五排車隊,徹底形成了,長河和劉偉看着我輔助賊C這個id更加確定了他們的猜想。

草莓軟糖和雲霧繚繞依然是承包了輔助和中單的位置,然後禁用英雄。

藍色方:鏡,老虎,海月

紅色方:孫臏,盾山,鬼谷子

由於這次是紅色方,在對面一樓鎖下了明世隱後,果斷讓中輔鎖下了王昭君(閃現)加瑤妹(治療)。

長河:你不打輔助能行嗎?

夏旭陽:我都行,穩C。

然後等對方鎖下了宮本武藏(懲戒)和沈夢溪(閃現)之後,我輔助賊C直接鎖下了一手百里守約(狂暴)。然後銘文選擇了紅色禍源*10,綠色鷹眼*10,藍色狩獵*10.

劉偉跟旁邊的長河說道:「這人幹什麼,百里守約加瑤妹,團戰直接少兩人。」

長河:「沒事,看他表演吧。」

然後劉偉鎖下了瀾朋(懲戒)友,對面鎖下了呂布(閃現)加戈婭(狂暴)。

最後長河還是選擇了花木蘭。

「老姐,你在塔底下放大招守塔就行。」

「好好好,知道了。」

下路兵線剛剛交匯,就傳來了first blood。

公屏上,戈婭扣了一個問號,然後掛?還沒到線上就被狙了一槍,然後兩發瞬狙加一個平A直接把我抬走了,這什麼鬼。

戈婭剛復活出來,路過二塔草的時候,又是一槍,他不知道百里啥時候居然偷偷摸到了這個草里,然後一個泛着紅光的百里守約從草叢裡漏了出來開始平A。

戈婭開出狂暴準備反打,結果發現居然A不過他,只能朝着泉水方向跑去,真當他慶幸跑掉了的時候,百里守約一發精準的二技能讓他命喪當場。

無視野預判!

戈婭這時候忍不了了,才一分半已經被殺了兩次了,打字叫輔助快去跟着他。

然後在中路的明世隱就跑去了下路跟戈婭連體。

夏旭陽打字說道:「瑤妹不用跟我,我一個人在下路抗壓,你跟打野出節奏。」

這時候劉偉的手法也展示了出來,先用小兵卡了被動,然後衝進塔里一陣亂刮,配合上路長河的花木蘭,直接把宮本武藏和呂布越塔擊殺,拿下double kill。

本來以為在明世隱的加持下,應該能和拿了兩個頭的守約battle一下,沒想到守約直接縮在塔裏面架狙。

時間剛到三分鐘,戈婭被守約三個二技能直接抬走了。

例無虛發X7(守約使用二技能連續命中敵人七次。)

戈婭打開裝備面板,發現這時候守約已經是CD鞋加上隕星,二技能的CD就十分短了,而且還有傷害。

就在戈雅剛復活來到下路,守約又是無視野的一個二技能,直接讓他下降了三分之一血條,嚇得明世隱趕緊給了一個大。

然後兩人上線清理兵線,剛剛還在上路double kill的瀾頭上掛着瑤妹又出來了,直接一個大招咬了上去,又是一個雙殺。

接下來就是接管對面野區的環節,瀾本來刷野就快,現在又是順風,直接表演了一個正方形打野,並且刷野的路上,順便把對面的當小兵一起刷了。

下路戈雅別送了,三分鐘死四次,上路的呂布忍不住發話了。

還好意思說我,你們上路二打二被越塔雙殺。

接下來就是雙方問候父母的環節,然後正義的夏旭陽直接點了一首局內語音舉報。

果不其然,兩人都被禁言了,熟悉的六分投環節,全員上票,沒有一個人猶豫的,這太恐怖了,完全就是手法加心理加意識的三重碾壓。

接着幾人又五排了五把,不出意外都是十分鐘之內就結束了遊戲。

夏旭陽看了看時間,已經十二點,就說先不玩了,下午還有事。

「老姐,你先去洗澡換衣服化妝吧。」

「化妝幹嘛,繼續打呀,好不容易贏得那麼輕鬆。」

「你忘了我們和夢姐約好了下午一起吃飯的。」

「對哦。」

夏旭陽都快無語這個老姐了,年紀不大,老是健忘。

夏天花了兩個小時終於打理好了自己,然後夏旭陽花了十分鐘就完成了自我打理。

夏天開着雲夢給她配備的奔馳和夏旭陽一起去雲夢家裡。

他們到雲夢家裡的時候,雲夢還沒開始打理,連妝都還沒化好。

不過素顏的雲夢也是超級好看的,不比那些一線女明星差多少,並且M省首富的女兒,白富美的典型,不知道是多少人的夢中情人。

果然兩個閨蜜沒點共同點是玩不到一塊的,雲夢洗澡加化妝也是花了將近兩個小時。

「開我的車去吧,雲夢把車鑰匙一把甩給了夏旭陽。」

夏旭陽接過鑰匙看了一眼,熟悉的瑪莎拉蒂,土豪的世界我們不懂。

不過他還是很樂意開這個車的。

夏旭陽坐在駕駛位上,雲夢搶過副駕駛,讓她姐坐後排去。

夏旭陽得意的將敞篷打開,然後豪車配美女,奔馳在大馬路上,引得不少人羨慕的目光。

很快三人就到了預約好的西餐廳,服務員帶着他們來到了一個單獨的包間。

服務員開始上菜了,澳洲牛排,還有**龍和帝王蟹,雖然這不是夏旭陽第一次吃了,但還是不影響他感慨,姐姐有個富豪閨蜜就是好。

雲夢和他姐從小學到大學一直是同班同學,兩人性格也很合拍,所以關係一直都很好。

可在夏天大一那年,夏旭陽的父母出了車禍,他父母全責,對方一分不用賠。

從此以後,兩姐弟相依為命。雲夢知道了這個情況,負擔起了姐弟倆的學費和生活費,時不時帶着他們開開小灶。

最開始夏天還有些抗拒的,後面雲夢說你要是實在不好意思,畢業後就到我家公司給我當助理,我給你發工資。

就這樣,夏天今年一畢業,就到了雲夢家裡給她當助理,而夏旭陽也沾了老姐的光,讀的一直是省里最好的學校,今年高考也考上了和雲夢他們同一所學校。

雲夢和夏天本科畢業了,但是已經保研了,繼續在M大讀研究生,假期的時候就在雲夢家公司上上班啥的。

三人這頓飯吃了兩個多小時,結賬的時候驚呆了夏旭陽,20000塊,一頓飯吃掉了他一學期生活費,不過想想雲夢的身份,倒也正常。

「弟弟,我們學校電競社可是有不少美女啊,以你的技術肯定能吸引不少人。」

一聽到美女,夏旭陽雙眼發光,「那我一定要去見識見識。」

「要不我們去ktv玩玩吧!!」這時候雲夢提議道。

「算了,夢夢,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吧。」夏天不想在外面過夜,所以說道。

「那好吧,那我今天就在你家睡吧。走了,回家。」說是夏天家,其實這套房子也是雲夢送給他們姐弟的,說是為了夏天工作方便。

三人回到家裡,夏旭陽支支吾吾好像有什麼話想對夏天說。夏天一眼看了出來。

「夏旭陽,有屁就放。」

「還是老姐了解我,那個我想買設備搞直播。」

「啊?」

「我覺得我的技術開直播應該有不少人看的。」

「多少錢?」

「30000塊。」

夏天白了他一眼,然後轉了30000給他。夏旭陽馬上在網上購置着直播設備,他突然想起The故好像就在搞直播,就去問了問他。

他點開了The故的聊天框:你好,我想搞直播,有什麼直播設備推薦的嗎?

The故看到我輔助賊C居然主動給他發消息,有點驚訝,不過還是回他:我用的這一套挺不錯的,一**下來也就30000塊左右。

The故:我現在也算小有名氣,有個幾百萬粉絲,等你置辦好設備啥的,把房間號告訴我。我前期和你雙排漲漲人氣。

我輔助賊C:謝謝你!

接着The故發了幾個鏈接給他,然後夏旭陽一一買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