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p>

花木蘭打開經濟面板一看,5分鐘6000經濟的太乙真人,已經有了迴響和帽子。這太乙真人是搶銀行了?

不過他心想,還能操作,自己堂堂傳奇王者,巔峰2400,帶妹打個鑽石局還能翻車了。

他立馬打字:孫臏上來跟我一下,對面有高手,跟我帶飛。

孫臏看到帶飛,立馬屁顛屁顛去了對抗路,不過這花木蘭也真有實力,自己方的白天不懂爺黑一分鐘就被這花木蘭各種亂秀之後殺了兩次。

白天不懂爺黑:輔助混分都不會嗎?拿那麼高經濟有什麼用,快來幫我,對面輔助都在上路住了多久了。

夏旭陽根本不想搭理他,不過他還是打開了裝備面板。發現對面花木蘭確實有東西,這時候經濟也僅僅只落後了自己1000塊。

不過花木蘭還沒出魔抗裝備,自己可以秒他,他從河道饒到了對面紅區,等兵線過去之後,摸進了二塔的小草叢裏面,準備堵截一下剛剛回城補狀態的花木蘭。

這時候的花木蘭想着對面也就那樣,看來我的擔心多餘了。

不過當他路過二塔草,煤氣罐泛着紅光二一連控,花木血條瞬間見底,他還想切重劍反打,太乙真人第二個一技能又可以爆炸了,他交閃逃跑已經來不及了,可惜太乙爆炸的傷害已經來到了他的身上,最後人死了,還來了個死亡閃現。

這時候的孫臏還在一塔那裡獃獃的卡着兵線。

看着灰下去的屏幕,長河心想完了,鑽石局翻車。

8分鐘,一個六神裝太乙就已經成型了,這時候對面還沒有一個出魔抗,夏旭陽直接從上抓到下,從下抓到上,對面直接懵逼了。

夏旭陽看着對面最高只有7500經濟的花木蘭,又看看自己的11000經濟,笑了笑,沒回答什麼。

最後這把遊戲定格在了8分50秒,太乙真人兩個連續加狂暴把五人在泉水裏面殺了,拿下五殺,這應該最有含金量的五殺了,不知道能不能上top榜。

結算界面,對面四個人紛紛點了舉報,八分鐘10000經濟輔助泉水秒人。

長河旁邊的劉偉笑了笑,被一個輔助帶節奏八分鐘平推,我十分鐘掉點,你是根本沒十分鐘。

長河反駁道:「我承認是我菜了,不過對面太乙真人真的有古怪,你看看他的經濟。」

劉偉看了看經濟面板,陷入了沉思,八分50秒11000經濟,這是搶銀行了嘛。

長河突然想起了什麼:「你還記不記得S18的時候。」

劉偉:「我當然記得,當時我霸榜巔峰一二三。」

「我是說你霸榜之前,有一個靠着輔助上到了巔峰第一,而且他的輔助從來不出肉。」

「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我輔助賊c」,他不是後面掉下去了嗎?」

「你傻啊,他肯定是因為什麼事突然退遊了,不然你能不能霸榜都還是一回事,我很好奇那個輔助能玩這麼C的到底是誰。」

這時候夏天從廁所出來,正好看到睡覺爆炸的畫面,不禁心已涼。對着夏旭陽:「這是我閨蜜的晉級賽,你居然不到十分鐘就給我打輸了,早知道不給你了。」

「老姐,你仔細看,那是victory。」

然後夏天瞬間變了一副臉,看着結算界面自己28-0-2的戰績,又看了看弟弟。

「你真的不玩王者?」

「我之前玩過一段時間,後面不是因為你把我手機收了不讓我玩了。」

「你之前什麼水平?」

「試訓職業沒人要。」

「哈哈哈哈哈,別吹牛了,這個假期給我上王者,給你等你開學生活費每個月加100。」

「遵命。」

其實夏旭陽確實去試訓了職業,雖然他試訓的時候把把帶飛,不過確實沒人敢要他,因為他的出裝實在不適合職業賽場。

教練叫他轉型玩法刺,以他的意識和操作還是可能上首發的,夏旭陽想也不想直接拒絕了。法刺,這輩子不可能法刺的,他玩中單都是中單鍾馗,中單太乙啥的,法刺拿來打輔助還不多。

這時候彈出一個加好友消息,長河(使用花木蘭和你對局過)請求添加你為好友。

夏旭陽想了一下,花木蘭打的還不錯,有他雙排給老姐上個榮耀也行,就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