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王者:輔助可以冷門,但你別邪門 第4章_淺官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刀鋒所劃之地,便是疆土!】

從蘇雲鎖定蘭陵王的這一刻,所有人的表情愣住了。

包括AG的眾人。

尤其是bao教練。

此刻的他死死的看着蘇雲,有種上去撕了蘇雲的衝動!

我特么的頂着壓力把你換上去,結果你給我來這一出?

輔助位置的蘭陵王,根本沒有一點的切c能力。

而這個時候,憶安的花木蘭也已經鎖定!

如果強行換位,讓未央蘭陵王打野,那隻能夏侯惇輔助。

到時候,原本強勢的前中期入侵陣容將狗屁不是!

而夏侯惇沒有經濟全程肉不起來,AG的這套陣容將被eStarPro從頭壓制到尾!

這個時候,bao教練忽然想到了一句話。

當你在負重前行的時候,總有人在替你歲月靜好!

蘇雲…

你個狗!

你是對面派來的卧底吧?

對此,蘇雲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教練,你相信我,這把我嘎嘎亂殺!」

不是他想玩蘭陵王,是系統的英雄寶箱就開出這麼個玩意兒。

也只有蘭陵王,才會有技能預判大局觀等各項數值的加成。

「教練,沒事的,這把蘭陵王好打一點,我們前期別打那麼凶,中期還是有一戰之力的。」

一諾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話。

雖然蘇雲的這手蘭陵王確實不怎麼樣,他也不知道蘇云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違背教練的意思。

但英雄都已經鎖定,在這個時候如果糾結這一點,反而不利於AG。

bao搖了搖頭,上前安慰蘇雲。

「算了,好好打,這把陣容不是很吃虧,只要前期不被動,一直壓着對面還是有機會的!」

再糾結下去只會讓這支隊伍內訌。

如今的AG已經到了懸崖邊上,作為主教練,什麼樣的事情對AG不利bao還是知道的。

「嗯,好好打,不就是三比一嗎,翻了他!!」

一諾作為隊長,見時機成熟,也是第一時間伸出了拳頭與蘇雲碰撞了一下,算是安慰蘇雲這個第一次登上KPL的菜鳥。

bao:「AG!!」

蘇雲等人:「必勝!!」

而另一邊,eStarPro鎖定了安其拉和東方曜。

「噗哈哈哈,我要綳不住了!」

易睜第一時間笑出聲來。

「難道他不知道,狂鐵的大招有類似行昭之鑒的效果嗎,這個時候拿出蘭陵王,這不是白送嗎?」

黃忠這個英雄是怕蘭陵王,但不怕輔助蘭陵王。

自己這邊都拿下狂鐵和魯班大師了,還出一手蘭陵王,這不說妥妥的怨種嗎?

「哼哼,這一波選人失誤,會讓AG結束這個賽季的!」

大大教練同樣很開心。

剛剛他還在為ban掉夏洛特放掉太乙真人後悔。

但現在看來,完全是自己想多了。

AG這是給機會,但他不中用啊!

花海:「打好前期,這把還是很簡單的!」

坦然:「四比一,爭取這把下班!」

解說席上。

瀟洒:「啊?」

黃超:「啊?」

七年:「嗯哼?」

三人顯然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波…是選錯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AG這一局可就危險了啊!」

黃超還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任何一個教練,都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出現這種失誤吧?

唯一的解釋,那就是AG選錯英雄了!

可是時間已經走完,蘭陵王已經鎖定。

這個時候,已經沒有重來的機會了!

瀟洒:「是啊,從位置來看,這個蘭陵王是蘇雲在玩,蘇雲的進攻開團意識是大家一直詬病的地方!」

「輔助蘭陵王是能夠探視野,但這個視野他沒用,他沒錢啊!」

「因為AG這把只有花木蘭有切c能力,但eStarPro這邊可是有魯班大師的!」

黃超:「是啊,而且缺少強力輔助,AG的陣容在入侵野區上面也會有一定的劣勢,eStarPro這邊有個安其拉,這個英雄雖然笨拙,但傷害巨高,逮到機會一套下來,就是夏侯惇也扛不住啊!」

七年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他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個男人,並不由自主的做起了比較。

最後,得出一個結論。

他娘的,就是月光也不敢這麼玩啊!

不上不下的,這是什麼陰間陣容?

最終,陣容敲定。

藍色方AG超玩會。

對抗路:憶安花木蘭(閃現)

發育路:一諾蒙犽(凈化)

中路:長生沈夢溪(閃現)

打野:未央夏侯惇(懲戒)

輔助:蘇雲蘭陵王(終結)

紅色方eStarPro。

對抗路:坦然狂鐵(閃現)

發育路:易睜黃忠(閃現)

中路:清融安琪拉(閃現)

打野:花海東方曜(懲戒)

輔助:子陽魯班大師(閃現)

當這套陣容徹底敲定,彈幕也跟着瘋狂起來。

「原來是我誤會了,蘇雲純屬是自己人!」

「哈哈哈,蘇雲你個小雞子,露出黑腳了吧?」

「不得不說,輔助蘇雲的這波團開的非常好,我已經開始高興了!」

「我食蒸的烏魚,你們居然這樣說我家癌雞!」

「樓上的,荔枝一點!」

「就是,蒸果糞,你們香精煎魚食不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