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王詩雅林然 第4章_淺官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家時母一句關心她身體的話都沒說,只不滿的開口:「你怎麼又一個人回來?
王詩雅呢?」
葬禮這幾天王詩雅一直沒出現,時母心裏早就有了危機感,生怕失去這個女婿。
「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王詩雅是富家少爺,有點脾氣很正常,你要多忍讓一些。」
明知時母不會關心自己的想法,但她還是低聲問:「媽,如果我和王詩雅過得不開心,可以離婚嗎?」
「離婚」這兩個字彷彿觸到了時母的雷點,她立馬炸了:「離婚?
你發什麼瘋?」
「當富太太還不開心,我看你就是矯情!
你敢離婚試試,你弟弟要結婚了,彩禮還等着你出,沒錢還要找你老公要!」
面對市儈的家人,林然從前一直選擇忍讓,但這次,她卻異常堅持。
「可我已經跟他提了離婚了。」
時母大驚,一怒之下伸手猛地扇了林然一個耳光。
「啪!」
時父也被聲音吸引過來,看到林然臉上的掌印驚呆了,「怎麼了這是?」
時母沒好氣的道:「她要和王詩雅離婚!
你說她是不是傻,放着好日子不過鬧什麼離婚!」
果然,時父也嚴肅起來:「林然,這種事情別開玩笑,你離婚幹嘛?」
右臉上火辣辣的痛感傳來,可卻不及林然的心痛,她看着面前的父母,只覺得渾身發冷。
他們甚至連問她一句為什麼要離婚都不肯,只因為不想失去蔣家這個搖錢庫,故而一味強硬的逼她不準離婚。
她什麼都沒有再說,沉默而倔強的回到自己房間,把門鎖了起來。
晚上,也沒人叫她出去吃晚飯。
林然麻木的躺在床上,右臉已經明顯紅腫了起來,可她只是安靜的流着淚,任由淚水打**枕頭。
一夜無眠。
直到第二天上午,她忽然接到了婆婆馮青的電話。
電話里,馮青的語氣帶着十足的怒火——「林然!
你爸媽是不是瘋了,這些年王詩雅給他們的錢還不夠嗎?
今天還敢跑到公司去鬧事,我兒子真是倒了八輩子霉娶了你!」
第6章林然立馬推開卧室門,才發現父母果然不在家。
想到他們昨天反對自己離婚的模樣,她心裏頓時閃過一陣難堪,立刻朝蔣氏集團跑去。
到達公司時,集團很安靜,她沒有聽到想像中的大吵大鬧,但是所有人看她時異樣的眼神,都在提醒她之前父母一定來這裡鬧過。
林然覺得自己的臉好像在被放在火上烤,她攥緊雙手,沉默的走向電梯。
旁邊還有其他員工小聲議論着。
「總裁夫人也來了,是知道她父母來鬧事了嗎?」
「真沒想到她父母是那麼粗鄙的人,蔣總剛才臉都黑了。」
「聽說是給了張卡才消停,就是為了錢來的吧……」林然的指甲嵌入掌心,走進電梯按了頂層的按鈕。
進入總裁辦公室後,一眼看到了面無波瀾的王詩雅,他平靜的與她對視,林然卻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
父母喜笑顏開的坐在裏面,看見林然來了,時母哼了一聲。
「來得正好,羽羽啊,有什麼誤會要跟王詩雅說清楚,還害得我們長輩來替你解決。」
解決?
來要錢就是她的解決方式嗎?
林然臉色發青,「誰讓你們來這兒的?」
「還不是為了你,誰讓你要鬧離婚!
阿河啊,你別誤會,我們羽羽根本就沒想真心離,你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了,她怎麼捨得和你離婚呢?」
時母就這麼淡淡揭過了離婚的話題,還故意讓林然看到手裡剛才王詩雅給的卡。
那張卡就像是把林然綁在這場婚姻困局中的繩索,叫她這輩子都掙脫不開。
林然覺得無力極了,再說不出一句話。
最後,時母目的達到,和時父準備離開:「我們先走了,你們自己聊。」
兩人很快離開,辦公室只剩林然和王詩雅兩個人。
她想起剛才時母手裡緊緊握着的銀行卡,喉嚨里像堵了一團棉花,許久才說:「對不起……」王詩雅不知想到什麼,淡漠的回:「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林然咬着唇,臉上火辣辣的感覺比昨天被扇耳光時更甚。
她剛想說什麼,這時,辦公室的門又打開了。
一個穿着白襯衫的年輕女孩端着兩杯咖啡走過來。
「蔣太太,這是您的咖啡。」
聽到這嬌柔的嗓音,林然抬頭一看,眼神瞬間僵住。
是那張跟自己年輕時有六分相像的臉,是這段時間,無數次收到的陌生照片里的那張臉。
蘇筱。
蘇筱甜美的笑着,將咖啡放在桌子旁,又走向王詩雅。
「蔣總,您的咖啡,今天我多加了一點糖,你嘗嘗。」
王詩雅對入口的東西向來嚴苛,他喝咖啡嗜苦,可對蘇筱的擅作主張,卻沒有任何意見。
甚至輕啜了一口,溫聲道:「不錯。」
林然再也看不下去,猛地站起來,一言不發的離開了辦公室。
而王詩雅看着她的背影,沒有出聲挽留,眼神諱莫如深。
回去的路上下起了小雨,林然彷彿感受不到一般拚命往前跑着,等快到的時候,濛濛細雨已經變成瓢潑大雨。
可站在門口,她卻看到家門緊閉,而自己的行李都被扔了出來。
她立馬跑過去敲門,「爸,媽!」
可無論她巧了多久,直到渾身濕透,門也始終沒開。
門內隱隱約約傳來時母市儈的聲音。
「還不趕緊滾回蔣家,你要是敢和王詩雅離婚,這個家也就別回來了!」
那一刻,她只覺地裂天崩!
她身子緩緩下蹲,淚水終於忍不住流了下來。
曾經,她以為時家是她的家,可原來不是。
後來,她以為蔣家是她的家,可原來也不是。
原來,她從來都是沒有家的。
最後,不知過了多久,王詩雅才開車過來,強硬的將她抱了起來,帶到車上,帶她回家。
蔣家別墅,林然臉上滿是濕痕,渾身上下瑟瑟發抖。
王詩雅蹲在她面前,拿着柔軟的干浴巾為她擦拭,為她一遍遍擦頭髮,擦手。
兩人都沒有說話。
但林然的眼眶慢慢凝起水霧,模糊間,好像看到了從前的王詩雅。
他好像分裂成了兩個人,一個還像從前一樣關心她愛她,另一個,卻對她冷淡疏遠,甚至找了一個跟她相像的女人留在身邊。
她心底再次升起一陣凄涼,任由一滴淚滑過眼角。
第7章「王詩雅,你不想離婚是嗎?」
她忽然啞聲問。
他拿着毛巾的手一頓,也看向她:「是。」
氛圍沉寂良久,最終,林然像是終於認了命。
也終於明白,這場婚姻,掌握主權的從始到終都是他,能夠說停的也只有他。
哪怕他明明已經有了別人,只要不同意離婚,她就永遠走不了。
林然空洞的開口:「我知道了。」
這天之後,林然不再提起離婚,似乎又回到了從前,安安心心的待在家裡。
只是她的精神越來越差,總是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和王詩雅的交流也越來越少。
這麼持續了幾天後,一天中午,她喝了口阿姨噸的雞湯,忽然胃裡一陣翻湧,只覺得噁心的不行,保姆連忙給她遞來垃圾桶。
看着林然慘白的神色,保姆遲疑着開口:「夫人,你的反應有點像孕吐,是不是……」林然一滯,因為這幾年都沒能懷上孕,所以她一直沒往懷孕這方面想。
但算起來,這個月的生理期確實也推遲了。
下午,林然就一個人去了醫院檢查。
在醫院大廳,卻看到了兩個意想不到的人,王詩雅和蘇筱。
「你怎麼來了?」
王詩雅看向她。
林然垂在一側的手微微發抖,「你又為什麼在這兒?」
蘇筱看到林然慘白的面色,笑着解釋:「蔣太太您別誤會,是我上班的時候覺得頭暈,蔣總關心員工,才陪我來檢查身體的。」
看着面前的畫面,林然只覺得心頭髮澀。
她一個人來檢查自己是否懷孕,而她的丈夫,卻在關心着別的女人的身體。
林然深呼了一口氣,壓下那股澀意:「我腸胃不舒服,來檢查一下。」
蘇筱站在王詩雅身後得意一笑,又裝出一副柔弱的樣子扯了扯他的衣袖:「蔣總,我的號到了,我們走吧。」
他看了林然一眼,最終還是跟蘇筱離開了。
林然怔怔的站在原地,直到看到他們的身影消失,才如行屍走肉一般往婦產科走去。
幾個小時後,檢查結果出來。
她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看到報告上明晃晃寫着懷孕4周。
期待已久的孩子真的來了,可林然卻覺得拿在手上的懷孕報告如此燙手。
為什麼,為什麼偏偏是現在?
她和王詩雅的婚姻已經走到這種地步,這個孩子,還要留下嗎?
她怔了許久,最後緩緩伸手撫上小腹,明明還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可林然的心卻又好像一下子就軟了。
「林然?」
身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她抬眸望去,看見了穿着白大褂的易川,是她高中時的學長,正好在這家醫院當醫生。
「學長。」
易川走過來,關心的問道:「你怎麼了?
身體不舒服?」
林然站起來:「我懷孕了,來做檢查,準備去拿葯了。」
易川一愣,看見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