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
「我們在通訊錄裏面,只看到了你的備註,其他的聯繫人都只有一串號碼。」
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林然的聯繫人里,就只有他一個人的備註呢?
王詩雅無可奈何之下,還是應下了今天下午去看看那個到底是不是林然的屍體。
可即便固執到不願意相信,心裏還是害怕。
害怕那個人真的就是林然,也害怕她出事是因為自己。
王詩雅從群里找到了時母的聯繫方式,這個聊天號的賬號看起來很像一串電話號碼。
他抱着忐忑的心打了過去。
時母很快就接聽了,但是開口的第一句卻是:「王詩雅啊,林然跟你道歉了嗎?
我們說過她了,你看離婚這事就算了吧?」
王詩雅不明白為什麼林然的父母這麼不希望他們兩個人離婚,之前也是總來關注他和林然之間的夫妻關係。
突然,王詩雅的腦子裡就湧上了一個念頭,便開口問道:「林然我沒見到她,最近說讓我幾天之後準備去民政局離婚。」
一聽到要去民政局離婚的時母一下子就坐不住了,「去民政局離婚?!
王詩雅啊,你聽我說啊,她就是隨便說鬧着玩的,可別聽她的,等我找到她好好的說一頓就好了,千萬別答應她。」
王詩雅沒有把時母的話聽進去,卻道:「但是林然竟然說要跟我離婚的話,就說明我們兩個人在一起是不幸福的,而且以林然的性格,她是不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的。」
第12章時母被王詩雅說的這些話說的啞口無言,但是林然好不容易嫁給了一個有錢的主,她兒子的彩禮現在還沒有着落,要是林然和王詩雅離婚的話,她兒子很有可能因為彩禮的事情娶不到媳婦。
想到這時母就隨便找了一個理由想要把這件事情給搪塞過去:「王詩雅,前段時間林然就是因為別的事情不太高興,所以這段時間情緒有點波動,說的話不能作數的。」
王詩雅見時母還是沒有說出最主要的那點,就直接說道:「不是林然的原因,是我也覺得和她在一起,不是我想要的。」
時母還是固執地想要挽回一下,畢竟他們兩個一起生活了五年。
雖然之前流過一個孩子,但是這個孩子也遲早會懷上的,林然這個人也能幹,顧家。
可是王詩雅不管時母找了什麼理由,還是堅持要和林然離婚,在氣急敗壞之下,開始責罵起了林然來:「真沒用,早就說了讓她多搞點錢給她弟當嫁妝,不願意就算了還把事情搞成現在這個樣子。」
雖然時母嘀咕的聲音是刻意的壓低了聲音,還是被王詩雅聽得一清二楚。
她說的是要林然搞點錢給她弟弟當嫁妝,林然不願意?
王詩雅馬上冷下了臉,漠然質問:「你剛剛說什麼?」
時母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說漏了嘴,但是覺得他們反正也要離婚了,也沒什麼理由讓她再繼續裝下去,「不都聽見了嗎?
還問問問,就知道養她這麼大一點用都沒有,還總裁夫人,連一點錢都不願意給她弟,就知道自己一個人享福。」
「還是得多罵多打幾遍才會聽話。」
這下,王詩雅好像明白為什麼林然會把自己送給她的包包和飾品拿去變賣換錢了,原來居然是因為這個?
「林然到底也是你的親生女兒,怎麼能為了一個一無是處的兒子來這麼對待自己的女兒呢?」
時母沒有聽到那些別的話,而是把重點完全放在了一無是處的兒子身上。
關注點,也只在她兒子的身上。
「我告訴你啊王詩雅,你現在已經不是我的女婿了,可別在這找我的兒子撒氣,沒什麼事情我就掛掉了。」
還沒等王詩雅說話,時母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王詩雅好像更加的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林然很有可能根本不是為了自己的那點錢才和他在一起的。
在乎錢的,只是林然的時母。
這麼一想,之前那幾次鬧事,也很有可能只是時母自作主張,和林然一點關係都沒有。
是王詩雅誤會了林然。
第13章按照時間,王詩雅和醫生越好的下午去一趟醫院。
他今天是私人行程,平時都不會叫助理跟着,但是今天很反常。
王詩雅總感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