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買賣關係

第8章 買賣關係(2)

着,臉上浮現一抹薄薄地笑,似是誇讚姜瀾:「沒想到你平時拍戲那麼忙,廚藝倒越來越好了。」

「那是我對陸先生你足夠關心。」姜瀾彎了下紅唇,「再說了,把陸先生照顧好是我的責任,拍戲是次要的。」

聞言,陸行州多看了她兩眼,這會的眼神**裸的,毫不掩飾。

姜瀾一看就知道是啥,慶幸自己坐在他對面,不然餐廳又成一片狼藉了。

「吃蝦吃蝦。」她將剝好的蝦放到男人碗里,企圖找話題敷衍過去:「陸先生你上次說帶我去南城,是有事要我幫忙嗎?」

陸行州嗯了一聲。

男人沒有正面回答姜瀾的問題,只是道:「我之前給你打電話,一個自稱你弟弟的男人接的,說你在醫院暈倒了。」

「真是我弟弟,不是別人。」他這麼問,姜瀾就知道他起疑了,就說:「我弟弟之前受了重傷,一直昏迷着,這兩年都躺在醫院。這本來也不是大事,所以我就沒告訴你。」

聞言,陸行州眉頭微微挑起,似是明白了什麼,盯着她的眼神越發深沉,「所以這兩年你從我這拿的錢,都耗在你弟弟身上了?」

「是,是啊…..」姜瀾看了男人一眼,心裏有些忐忑。

為什麼他要這麼問,難道是在懷疑她話里的真假嗎?

「陸先生,你要是不信……」姜瀾猶豫不決,剛想說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跟弟弟去驗血,結果才開口,話就被男人打斷了。

「錢不夠就跟秦岩拿。」

秦岩是陸行州的特助,之前來公寓送文件時,姜瀾見過兩次。

姜瀾一時不知道作何反應。

她以為男人是懷疑自己在外養小白臉啥的,卻不想是怕她缺錢,開口給了這麼大一個權限,心裏有一塊感覺暖暖的。

晚飯後,陸行州又接了一個電話,似乎是重要事,去書房處理了,姜瀾則是去浴室幫他放洗澡水,抽空吃了醫生開的安胎藥。

不管這孩子拿不拿,至少現在她得保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