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半年時間都餵了狗

第5章 就靠抱男人大腿

車子往公司的路上平穩開着,后座的姜瀾一邊吃着營養早餐,一邊看微博,趙導的負面新聞滿天飛,哪都能看到他那張慘白的臉。

姜瀾細看那些新聞後,忍不住鄙夷。

她知道趙導不幹凈,但是不知道他還有那種嗜好,這些罪名,怕是要在牢里蹲上兩三年吧?

想到那個笑起來溫潤儒雅,卻手段狠辣的男人,姜瀾渾身一顫,挪着往夏琳那靠,低聲道:「琳姐,陸先生是不是……有未婚妻啊?」

聞言,夏琳看了她一眼,「從哪聽到的流言?」

「那些記者口中唄!」姜瀾咬着勺子,說的頭頭是道:「聽說陸先生的未婚妻是某某財閥千金,但因為商業聯姻,兩人感情很不愉快,陸先生是男人嘛,有需求,所以……」

考慮到還有司機在,後面兩句話姜瀾沒說,但是她知道夏琳明白。

夏琳只是多看了姜瀾兩眼,沒說話。

姜瀾沒注意到她眼裡閃過的複雜神色,只是聲音壓的更低了:「琳姐,你要不去物色幾個年輕女孩?兩年了,我估計陸先生也該對我膩了。」

「陸先生對你這麼大方,怎麼,你嫌棄陸先生了?」

姜瀾哪敢嫌棄那男人!

陸行州出手大方,從不過問她花了多少錢,這兩年來,她偷偷存了不少,夠花銷好幾年了,還夠弟弟出國治病,所以才萌生了這樣的想法。

再一個,她跟了陸行州兩年啊,說短也不短,可是姜瀾心裏總怕,萬一她說錯什麼話得罪這男人,真是一輩子都毀了,還不如早點脫身。

思緒轉了一會後,姜瀾就笑着說:「是我不好意思,我跟着陸先生這麼久,啥也沒做,還拿他那麼多錢,琳姐你有空就幫着物色一下嘛!」

夏琳沒回話,只是拉開車門下車,「趕緊下來,合作商在等着呢!」

姜瀾想問夏琳的意思,不過見她板着一張臉,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識趣的沒有問,拎着包下車。

趙導被抓,姜瀾的那部戲算是毀了,就算過審也沒放出來的日子,不過她絲毫不擔心,反正有經紀人夏琳負責。

夏琳給姜瀾約了兩個珠寶商,牌子雖然不是國際大牌,不過粉絲粘性很好,關鍵代言費給的高。

簽完後就去挑電視劇本,然後迅速定了開拍日期。

陸行州回來沒兩天又飛去新加坡出差了,剛巧姜瀾要背新劇的台詞,不知道多感謝他的這次出差,發短訊一個勁說好話。

陸行州向來簡言意駭,短訊也一樣:等我回來,補給我。

「……」

她是人,不是機器好嗎,還得榨乾不成!

很快,姜瀾又拍戲了。

還是大女主戲,她背後有人,當然只能是女主角,加上這部劇是歡喜傳媒自己投資的,老牌編劇,她覺得自己火起來有戲了。

姜瀾才出藝校,沒和多少演員合作過,為了給大家一個好的印象,她特意差人切買了點心分給片場的所有人,笑着和大家打招呼。

「呵,骨子裡什麼樣的人大家知道,裝什麼白蓮花人設呢!」站姜瀾旁邊的年輕女人把手裡的點心扔到地上,一臉地不屑。

姜瀾多看了她兩眼,認出來了。

這女人似乎叫薛佳凝,和她一個藝校的,據說是這部戲試鏡六次才定下來的女主角,原以為能憑藉這戲火起來,卻被殺出來的姜瀾搶了女主劇本。

換做姜瀾被搶了女主劇本,也跟薛佳凝差不多,不過薛佳凝公然扔東西,明擺着是給她臉色看。

姜瀾眼神閃了閃,彎腰將點心從垃圾桶里撿起來,紅唇揚起,笑盈盈地看着薛佳凝:「薛小姐,你什麼意思呢?」

「我說你是個花瓶,沒演技,就靠男人!」薛佳凝冷冷道,她被搶了女主劇本,心裏一肚子火氣。

周圍人都不吱聲,站那看好戲。

呵,可不是嘛!

除了星二代和富二代,能有哪個新人進娛樂圈資源就這麼好?

之前還有狗仔拍到姜瀾經常和一個男人進出各種酒店和飯店,雖然不知道那男人的身份,不過看兩人親昵樣子,八成就是養着姜瀾的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