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這是廚房,你別......

第3章 她不想他真生氣

「才回來?」男人聲音低沉又帶着少許不悅。

「這是廚房……」

他手下的力道有些重,姜瀾話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

姜瀾白了他一眼,不滿道:「我趕着回來給你做飯,你就這樣!飯還吃不吃了?」

「吃,不過現在有重要事要做。」男人低低笑着。

姜瀾有些恍惚了,聞言,迷濛的眼睛看着他。

男人唇角噙着薄薄地笑。

等男人去房間洗澡時,姜瀾把所有窗子打開都散不去,一臉地嫌棄。

這男人也是夠了,跟他說哪都行,別廚房,他偏偏老想出其不意。

算了,反正做好的牛肉麵是他吃!

姜瀾把做好的牛肉麵端到餐桌上,剛巧洗完澡的陸行州從卧室出來,他穿着淺灰色的浴袍。

見男人過來,姜瀾把筷子遞給他,然後在他對面坐下,就這麼托腮看着他。

她和陸行州的相遇不是偶然,是她故意的。

兩年前,正要去部隊當兵的弟弟因為見義勇為被對方報復,被打到殘廢,母親急的舊病發作,她一下把唯一的兩個親人送進了醫院。

弟弟命保住了,不過得了一種罕見的病,需要不停地治療,她把房子,車,一切能賣的都賣了,不過錢還是不夠。

姜瀾急的團團轉,想到去坐台。

她在會所看到陸行州的第一眼時,從男人的穿着,氣質,判定他很有錢,在他去上廁所時,故意跑過去勾搭。

姜瀾還以為這種男人的標準肯定很高,自己也要費一番力氣,沒想到男人只是笑着問了她幾個問題,然後把她帶出會所。

陸行州把她扔到這的高級公寓後,算是養了她,順便給她車子,卡,甚至連她從藝校出來簽約哪,好資源都安排上了。

姜瀾很感激。

她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男人的消遣物,只要能拿到錢給弟弟治療,能讓她唯一的親人醒過來的話,做什麼她都能忍。

她儘可能的討好陸行州,記住他的所有喜好,甚至得知他不喜歡在外面吃時而找了專門的老師練了一手好廚藝。

只是兩人的關係持續太久了,讓姜瀾有點納悶。

像陸行州這種有錢有權的男人,想要什麼樣的女人都有,而且娛樂圈比她漂亮的也多得是,怎麼他就沒說讓她滾呢,對她都不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