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甜妻撩人軍少心尖寵桑與桑榆 第九章 當過兩年兵吧?_淺官小說
◈ 第八章 擦舒服了嗎?

第九章 當過兩年兵吧?

沈沛安冷冷的看了夏星榆一眼,沒有說什麼,他拿起女人的書包,站起身來往外走。

「喂,你等等我!」

夏星榆一路小跑着追上去,到了校門口,沈沛安才將書包甩給她,仍然是沒有說話。

……

「你們聽說了嗎,夏影原來是帝國集團的養女,每天在家裡都受到夏星榆的欺負,可是夏星榆當著同學的面,又對夏影很好,兩面三刀的很呢。」

「不會吧,夏星榆這人還不錯啊,對人挺好的。」

「偽善!」

夏星榆還未進班級,一路上就聽到人議論紛紛,這些是小事,她並未打算放在心上。

可是她剛剛隱隱約約聽到了寧熙的名字。

豎起耳朵在聽,果不其然。

「聽說寧熙當年是小三上位才嫁給了夏星榆的爸爸,我看這夏星榆跟在那個人事部經理後面殷勤的不得了,說不定也是要截胡呢。」

夏星榆聽得出來,這聲音是巍瀾的,她平日和夏影最好,平日散播一些夏家的八卦,幾乎所有人都相信了。

「截胡?截誰的?」

「當然是夏影的,你們也知道,我和夏影關係好,她和那個人事部經理早就在一起了,為了留住他,還特意把自己的第一次都奉獻出去了呢。」

巍瀾信誓旦旦的樣子,惹得一眾人驚訝,她既然這麼說,想必也是經過夏影同意的。

夏星榆不由得冷笑一聲,怪不得她之前總是無緣無故被孤立,原來是夏影一伙人在背後搞鬼。

「天吶,那人事部經理可帥得很呢,很多富家小姐都看上他了呢!沒想到竟然是夏影的男朋友。」

眾人正討論地熱火朝天,突然有人留意到了夏星榆,連忙高聲喊道。

「那……那不是惡毒姐姐嗎?」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朝着夏星榆望去,巍瀾愣了一下,想到自己說的那些壞話,不僅不害怕,反而還頗為得意抬起了下頜。

她知道夏星榆是個什麼性子,自然有恃無恐。

「星榆姐,我們開玩笑亂說的,你不會這點兒玩笑都開不起吧。」

巍瀾的一番話,直接將夏星榆堵在了死胡同里。

她若是發脾氣,那明擺着就是開不起玩笑,可她夏星榆,就是開不起玩笑,至少沒心情和這群夏影的走狗開玩笑!

「啪!」的一聲脆響。

巍瀾的臉上立即浮現了五根手指印,她直接愣住了,沒想到她竟然會動手打人。

夏星榆步步逼近,一手挑起巍瀾的下巴,對上她驚恐忐忑的目光,問道。

「開玩笑?你有這個資格嗎?」

「到底是誰,將這些流言傳到學校里來的?」

巍瀾已經嚇得渾身發抖,她還從未見過夏星榆這個樣子,怒目猩紅,實在駭人的很。

「我……我不知道,我也是聽人說的。」

巍瀾此刻已經有些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她哪裡敢出賣夏影,雖然她和夏影關係不錯,但她充其量不過是夏影的哈巴狗。

「不知道?我看你說的有聲有色的,倒像是親眼見過一樣呢!」

夏星榆冷笑一聲,又朝巍瀾的另一邊臉上,甩了一耳光,這樣的乾脆利落,實在讓人敬而生畏。

怎麼說夏星榆也是帝國集團唯一的繼承人,是沒人敢和她作對的,這巍瀾嘴欠在先,只有結結實實的挨打,一句話也不敢反抗。

「姐姐,這是怎麼回事啊?」

夏影在一群女生的簇擁下踱步而來,她這幅樣子,和夏星榆的單只形影,可謂是對比鮮明。

夏星榆聽到夏影的話,望了過去,她審視了夏影幾眼,這才開口。

「怎麼回事?我還想問問妹妹呢?」

「平時里你人緣好,不如你來說說這滿校的流言,是怎麼回事?」

夏影聽到這話,表現出一臉費解的樣子。

「姐姐你這話什麼意思?什麼流言?我怎麼不知道啊?」

呵,和她裝傻,還真是會演戲啊,只是夏星榆才不會就這麼讓她矇混過去。

夏星榆一把將巍瀾揪了出來,推到了夏影面前,冷聲道。

「巍瀾!你說!」

這巍瀾被夏星榆打了兩巴掌,早就有些心慌意亂的,哪裡還說得出口,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你看看,姐姐你把巍瀾嚇成這個樣子,不知道還以為我們夏家多持強凌弱呢。」

夏影一邊說著一邊將巍瀾扶了起來,不得不說,她還真是會做人。

只可惜,夏星榆不再會因為這點兒不如夏影,而感到心慌意亂了,她勾唇一笑,說道。

「我就是持強凌弱,怎麼了?你有意見?」

「小影,我們夏家,可沒有你這麼曲意奉承的人,竟然把自己床事拿出來和人分享,只是……你有沒有拍一些性感照片,也發給大傢伙瞧瞧呢?」

此言一出,還真有些不要命的女生開始起鬨。

「對啊,夏影,有沒有什麼照片拍給我們看啊。」

「一起分享一下嘛,聽說傅國權可是有六塊腹肌呢!」

夏影聽到這話,心裏窩着一口氣,可是礙於面子也不敢發火。

「照片自然是有,只是我得問問國權哥啊,他說過他只屬於我一個人,我怎麼敢把他的照片借給別人看。」

她這話說的毫不羞恥,在家裡的時候還將和傅國權的事情撇的乾乾淨淨,這會兒子倒是認下了。

夏星榆也不急,她逼近夏影,悠悠的又吐出一句話來。

「既然現在沒有照片,你至少也得分享一下你的「侍寢」體會啊,我估計很多人都對傅國權的能力好奇呢。」

夏星榆話音剛落,很多女生的臉直接紅到了脖子根,她們既興奮又害臊,緊緊地盯着夏影。

夏影感覺自己像個小丑一樣,特別難堪,她瞪着夏星榆,羞憤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

不等夏影反駁,夏星榆直接打斷了她的話,她面露鄙夷,像是在看某種特殊職業女性。

「我怎麼?你那麼愛開玩笑,還不敢把你那點兒破事說出來給大家聽聽?我可還記得,前天,傅國權給你擦了一晚上的葯呢,擦舒服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