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甜妻撩人軍少心尖寵桑與桑榆 第八章 擦舒服了嗎?_淺官小說
◈ 第七章 忘記自己是學生

第八章 擦舒服了嗎?

夏影怎麼也沒有想到,夏星榆如今顛倒黑白的本事那麼厲害,她心裏有些發慌,生怕因為這些事夏老爺對她有成見。

「我……」

她急着解釋,只是還未開口,寧熙便把話接了過去。

「我當是什麼事兒呢?既然是這事,那肯定是誤會了,畢竟試探傅國權的主意,還是我讓星榆去的呢。」

「小影啊,你還太小,傅國權又是個爭功好利的人,實在不適合你。」

寧熙一顆慈母的心,任誰都無法懷疑。

夏影心裏雖然委屈,也不好再說什麼,她可憐巴巴的望了夏侯勇一眼,心裏期望着有人能為她主持公道。

「好了,既然是誤會,那就沒什麼說的了。」

夏侯勇知道夏影心裏不舒服,他是打從心眼裡心疼這個女兒的,但是如今這事情說開了,他也沒有責怪夏星榆的理由。

這般想着,夏侯勇打量了夏星榆兩眼,眸色里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審視,今天的夏星榆讓他感到十分意外,這丫頭竟然會主動辯解,實在太反常。

大家剛準備開動吃飯,夏侯勇又補充了一句,他這話對着夏星榆,似有警示的意思。

「小影是妹妹,再怎麼樣,你都不能那麼欺負她,聽到沒有。」

「以後要有這種事情,我饒不了你!」

三分威脅,十分偏袒,這夏侯勇厚此薄彼的實在太明顯。

呵,也是,前生夏侯勇是讓自己頂罪,卻沒有讓夏影去呢。

究竟自己是親生的,還是夏影才是親生的,夏侯勇這顆偏了的心,也實在太離譜。

「我吃飽了。」

夏星榆心裏不痛快,飯菜未動一口,就上樓去了。

寧熙揪着一顆心,也跟着抱不平,她瞪了夏侯勇一眼,表示自己的不滿,可夏侯勇不為所動,反而還往夏影的碗里夾菜。

這一切的一切,都落在一個人的眼裡,那就是沈沛安。

他是保鏢,平時用餐的時候都是要在這裡守着的,好在他的傷經過夏星榆的及時處理,已經沒那麼嚴重了。

……

夏星榆越想,心裏越是憤憤不平,她才是夏侯勇和寧熙的親生女兒,為什麼夏影在爸爸那裡得到的寵愛,從來都比她多?

難不成夏影也是親生的嗎?

夏星榆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但如果夏影是親生的,那這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篤篤篤……

門外響起了一陣的敲門聲,夏星榆還以為是寧熙,打開門一看,竟然是沈沛安。

「夫人有事,讓我給你送吃的。」

沈沛安杵在門外,他高大的身影將整個門口都擋住了,夏星榆正煩悶着,對他自然也沒什麼好語氣。

「放下吧。」

她側了側身子,讓沈沛安進來,但是門沒關,很顯然,夏星榆的意思是讓沈沛安放下飯菜就出去。

可是,這男人將飯菜放下之後,又折了回來把門關上,人卻還在屋子裡。

「吃完它。」

沈沛安這種命令的語氣,總是讓夏星榆不由自主的就跟着他的指令去做,可是今天,她不想吃飯。

「我讓你出去。」

夏星榆話音剛落,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凌空而起。

該死的,這個男人竟然把她抱到了桌子旁邊。

他骨節分明的大手拿起了飯碗,對着夏星榆悶聲說了一句。

「張嘴!」

沈沛安竟然要喂她吃飯,有沒有搞錯?

「我又不是小孩子,拿開!」

夏星榆又豈是那麼輕易就妥協的,她眸色一冷,兩個人對峙起來。

沈沛安見她這個樣子,把碗往桌子上猛地一放,訓斥道。

「小孩子都知道餓了要吃飯,你連小孩子都不如。」

「你這點兒委屈都忍不了,怎麼成大事?」

忍忍忍,又是忍,她要不是因為前世忍耐太多,又怎麼會落得如此凄慘的下場。

夏星榆苦笑了一聲,這才對上沈沛安的目光,她紅唇輕啟,整個人都有些失落。

「沈沛安,你懂什麼?」

「你做我保鏢兩年了吧,這兩年我是怎麼過的,你難道看不到嗎?事到如今,你還讓我怎麼忍?難道被他們迫害死,也要忍嗎?」

夏星榆的語氣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波瀾,卻讓沈沛安心內頗為震撼。

以前的夏星榆哪裡會想那麼多,十八歲的女孩,對這個世界的惡意還一無所知,又怎麼會處處防備,扯到迫害二字。

「我不是那個意思。」

沈沛安感覺有些內疚,他無論如何都不該沖夏星榆發火的。

「沒事,我知道你是為我好。」

夏星榆心下釋然了,思維也就暢快了,她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桌上的碗筷。

「你說的也對,小孩子都要吃飯,我可不能餓着,不然,可不就遂了夏影的心意么。」

她突然這般明事理,讓沈沛安頗為意外,剛才還在憤憤不平的女人,竟然轉眼就換了個模樣。

夏星榆,你真是越來越讓人琢磨不透了。

第二天。

夏星榆是被一陣電話聲給吵醒的,她拿起手機,盯着屏幕看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豬大腸是她給大學班主任的備註。

「喂,朱老師,有什麼事嗎?」

夏星榆睡的有些發懵,聲音也帶着剛睡醒時的慵懶。

可朱老師那邊聽到夏星榆這邊還沒起床,頓時火氣就上來了。

「什麼事?夏星榆你看看現在幾點了?兩天沒上課你真以為大學是開着給你過家家的是嗎?」

「你今天要是再不來,我只好給夏董事長打電話了!」

「……」

夏星榆半天才反應過來,她竟然還讀着大學呢。

「朱老師,我馬上就過來,馬上啊馬上!」

夏星榆掛了電話就開始匆忙洗漱。

可是她還要上課這事,沈沛安為什麼沒有提醒她,這保鏢,實在是太失職了。

洗漱好下了樓,沈沛安竟然坐在沙發上看報紙,宛然一副男主人的樣子。

雖然他帥氣又高挑,夏星榆還是不能原諒他的過錯。

「為什麼不告訴我今天要上學?」

夏星榆一把將書包甩在了沈沛安身上,男人悶哼一聲,將身子弓了起來,這幅痛苦的模樣,想來是砸到傷口了。

「對不起啊~我忘了你還有傷。」

夏星榆的氣勢瞬間就軟了下來,她真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