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甜妻撩人軍少心尖寵桑與桑榆 第七章 忘記自己是學生_淺官小說
◈ 第六章 幫你試探

第七章 忘記自己是學生

傅國權聞言怔住,這小丫頭片子是在唬他,還是認真的?

夏星榆像是能看清楚他心裏的想法似的,繼續說道。

「別以為我在嚇你,你要是不信,大可以走着瞧。」

說完這話,她砰的一聲將門關上了,只留下怔愣的傅國權在門外久久緩不過神來。

夏影看傅國權一直沒有下樓,十分擔心的沖了上來,只是剛上樓,她看到的就是這男人猙獰的面孔,夏影忍不住擔心的問了句。

「國權哥,你沒事吧?」

傅國權聽到女人的聲音,受驚似得的猛然偏過頭去看她,見是夏影,他才定下神來,扯着嘴角,勉強一笑。

「我沒事兒,走吧。」

話音剛落,傅國權的目光忍不住朝着夏星榆的房間望了一眼,那神色里,有不甘,有憤怒。

他開始,對夏星榆感到警惕。

房間里的沈沛安,自然是聽到了夏星榆威脅傅國權的那番話,他總覺得如今的這個夏星榆變化太大了,以前的夏星榆單純高傲,對傅國權有着盲目的喜歡。

但是現在,她眼裡都是睿智聰穎,整個人都成熟不少,對傅國權的態度更是大變。

「傅國權是什麼身份?」

夏星榆剛回到房間,就聽到沈沛安突然開口問了這麼一句話,她身子微微僵住,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問你,傅國權是什麼身份?

沈沛安又重複了一遍,他眸色間的神色有些駭人,周身的氣場總是能輕易的震懾住別人。

夏星榆的大腦飛速運轉,想着該怎麼和這個男人解釋,可片刻,她回過神來,又穩了穩心緒。

她憑什麼要解釋?就目前來說,沈沛安不過只是她的一個保鏢,除之以外,還是偷了帝國集團資料的一個小偷。

「沈沛安,你不覺得你管的太多了嗎?我都還沒有問你……為什麼偷資料?」

夏星榆話音剛落,沈沛安已經來到了她的身邊,這種危險,她昨天剛經歷,還未等男人鉗制住自己,女人悠悠的又說了句。

「我救了你,你卻要殺我,農夫與蛇的故事,看來你是聽過的。」

果不其然,沈沛安定在原地,沒有了下一步的動作,他越發的看不透這個女人了。

冷唇輕啟,沈沛安逼問道:「為什麼?」

「你救了我,又為我保密,目的呢?」

抬頭對上沈沛安的目光,夏星榆從中看出了些威脅,以沈沛安的身份,他是絕不會濫殺無辜的,但是別的手段,夏星榆相信他做得出來。

紅唇輕勾,夏星榆吐出幾個字來。

她說:「我不想你死。」

沈沛安冷笑了聲,這理由還真是言簡意賅,直白乾脆的很。

「很巧……我也不想你死。」

他的意思很明白,如果夏星榆膽敢威脅到自己的生命,那麼他也不介意對夏星榆下手。

這幅絕情冷漠的樣子,也不知道沈沛安是怎麼訓練出來的,若不是夏星榆提早知道了他的性子,倒真是要被他震懾到了。

女人聞言咧嘴笑開,露出潔白的貝齒。

「既然如此,那就合作愉快?」

沈沛安沒有說話,合作他沒興趣,但現如今這個女人,倒是讓他有了點兒探究的慾望。

夏星榆打發了沈沛安,一覺睡到了天黑,她是被宋嫂喊起來吃晚飯的。

宋嫂的神色里透着些擔憂,似乎家裡有什麼大事發生。

「大小姐,您小心點吧,我看老爺的臉色不好。」

夏星榆聽到這話,心裏略微有些不安,她雖然威脅過了傅國權,可還有個人,是絕對不會讓她順心的。

洗漱後下樓,眾人都在等她。

還未入座,只聽得夏侯勇冷冷的吐出三個字。

「站着吃!」

聽到夏侯勇的聲音,夏星榆心裏有些發顫,時至今日看到這個男人,她依然覺得害怕。

只是再害怕,她也絕對不可能再像前世那般的唯命是從。

無視夏侯勇的話,夏星榆徑直拉開椅子坐下,她這般的理直氣壯,讓夏侯勇徹底怒了。

「你這是什麼態度!」

夏侯勇將筷子重重的摔在桌面上,他臉色難看的很。

只不過夏侯勇越是生氣,一旁的夏影便越是得意。

寧熙大概也瞧清楚了是怎麼回事,她微微皺眉,有些不滿的望向夏侯勇,語氣中頗有問責的意思。

「你又是什麼意思?星榆犯什麼錯了?」

「這件事你不用管!」

夏侯勇很少對寧熙這個態度,可他一想到夏影沖他哭訴的可憐樣子,便氣不打一處來。

此時此刻,夏侯勇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夏星榆擔心寧熙因為這件事情和夏侯勇吵起來,便鼓了鼓勇氣,問道。

「爸,為什麼罰我?」

聽到夏星榆的問題,夏侯勇冷笑一聲,反問道。

「你做了什麼你心裏不清楚嗎?用沙包叫你妹妹砸成那個樣子,今天早上說的那又是什麼混賬話。」

看來,夏影一五一十的全都說了啊,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掰扯掰扯吧。

夏星榆輕笑了兩聲,這才緩緩開口。

「爸,在我的十八歲生日宴會上,是誰提出玩沙包這麼弱智的遊戲,不正是妹妹嗎?就允許她將我砸都站不起來,還不允許我反擊,這是什麼道理?」

「再說今天早上……妹妹才十七歲就被男人騙了身子,我這個當姐姐的,替她教訓一下傅國權,有錯嗎?」

「妹妹不懂事,爸難道就打算這樣縱容下去嗎?」

話音剛落,夏影就坐不住了。

她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兒的,合著到頭來都是自己的不是。

才不過三言兩語,夏星榆竟然處處佔了上風。

夏影思量着,便諾諾的開了口。

「姐姐,是你誤會我了,沙包是因為我們小時候經常玩,我才提議的,至於和國權哥,你就是更是冤枉我。」

「我知道姐姐喜歡國權哥,早上看到我們兩個一起出門你心裏肯定不舒服,可是你要相信我,我和國權哥之間,真的沒什麼!」

夏影一臉柔弱的扮相,夏星榆也不好直接拆台,她微微嘆了一口氣,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

「小影啊,我什麼時候說過喜歡傅國權?還不是因為你總是三天兩頭的和他混在一起,我和媽媽都擔心的不行,這才幫你試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