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甜妻撩人軍少心尖寵桑與桑榆 第六章 幫你試探_淺官小說
◈ 第五章 掌摑傅國權

第六章 幫你試探

回到夏家別墅,家裡的氣氛有些怪異。

他們剛走進客廳,便見傅國權和夏影雙雙下了樓,兩人甜蜜的模樣,宛如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夏星榆突然明白過來,他們應該一早就搞在了一起,也是她傻,被這兩人玩弄於股掌之中,卻還趨之如騖。

前世,她對傅國權一見鍾情,夏影是知道的。

死纏爛打,各種討好的注意,也是夏影出的。

但是,她不得傅國權的心,夏影卻偏偏備受寵愛。

用傅國權的話說,夏影是妹妹,性格柔弱,讓他很有保護欲,呵,夏星榆,話都到了這個份上,你怎麼還會蠢到看不出他們二人的**呢?

越想,夏星榆越恨。

她看着傅國權和夏影越走越近,拳頭倏然握緊,骨節泛白。

「我怎麼不知道一個小小的人事部經理,也可以住在夏家了?」

這話幾乎是從夏星榆的牙縫裡擠出來的,若是有可能,她真想此時此刻就將面前的這對姦夫**千刀萬剮。

夏影和傅國權對視一眼,他們還以為夏星榆吃醋了。

傅國權向來討厭爭風吃醋的女人,他瞥到後面的沈沛安,又想到了昨日推門看到的曖昧場景,一時間對夏星榆嫌惡的很。

「哼!」

如今多看這女人一眼,傅國權都覺得噁心。

夏影見傅國權這個反應,心裏別提有多開心了。

她抱住了男人的手臂,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倒像見到了凶神惡煞一般。

「姐,還不都是因為你,昨天把我砸的身上都是傷,國權哥不過是幫我擦藥,你……你不要多想。」

夏星榆冷笑一聲,又朝着夏影逼近了一步。

「這還用我多想嗎?擦藥擦了一晚上,想必你身上每個地方,都給你擦舒服了吧!」

她咄咄逼人,眼中恨意四起,似乎再往前一步,她就要將夏影吃了。

「夠了!」

傅國權呵斥出聲,他盯着夏星榆,目光卻是冷的不能再冷了。

「夏星榆,你不要太過分了,不要昨晚和沈沛安做了那些骯髒事,就把別人也想的那麼下賤,就算我真的和小影發生了什麼,你又有什麼資格吃醋?」

吃醋?

夏星榆真的要笑死了。

她掩面輕笑了兩聲,這才對上了傅國權的目光,她眼中儘是笑意,這幅神情,極近羞辱。

「你以為……我在吃醋?」

「傅國權,你把自己當什麼了?香餑餑?就你這體型和沈沛安比,不知道差了多遠,我吃什麼醋?恩?」

「我不過是厭惡,一個雜七雜八的下賤種都能進我們夏家的門,更是不滿意一個人事部的經理的下流種子,髒了我們家的房子!」

此言一出,空氣都凝固了,傅國權的臉瞬間黑的像一堆炭,夏影更是氣的渾身發抖。

雜七雜八的下賤種,說的不正是她嗎?

沈沛安也呆住了,他望向夏星榆,扯扯嘴角,面上竟然掛上了一絲笑意。

他之前怎麼從未發現夏星榆這麼伶牙俐齒,原來,一直被欺負的小貓咪,也有露出利爪的一天。

「你……」

傅國權被氣的揚起手來,眼看那一巴掌就要落在夏星榆的臉上。

誰又能想到,還未等沈沛安出手相救,夏星榆便先發制人的賞了傅國權一耳光。

「啪!」的一聲脆響。

傅國權都被打懵了。

「狗也敢和主人叫板不成?」

夏星榆把話說得十分難聽,她並非有意挑釁,只是看到這兩個人,她就想把他們推向地獄,直至萬劫不復。

「姐,你也太過分了,怎麼可以打國權哥?」

夏影瑟縮着身子,哭腔都出來了,傅國權聽到夏影的話,這才意識到自己真的被打了。

他眼中的紅血絲彰顯心中的怒意,可是怒,卻不敢言,夏星榆的身份,還不是傅國權能動的了的。

「夏星榆,你給我記着今天!」

傅國權惡狠狠的丟下這句話,摟着夏影就要離開。

可誰曾想,路過夏星榆的時候,夏影竟然撲了上來。

「我讓你打國權哥,我打死你!」

她像是一個瘋婆子一樣張揚舞爪,卻作出一副可愛的姿態,想藉機打夏星榆。

夏星榆被夏影撲倒在地上,挨了兩下,下一秒後者就被沈沛安給提了起來。

「砰!」的一聲,直接丟到了一邊。

「哎呦,疼死我了!國權哥,我好疼!」

夏影一落地就嬌弱地叫個不聽,傅國權急忙去看,怎麼說夏影也是為了他出頭,說一點兒都不感動那是假的。

「哈哈哈,偷雞不成蝕把米,夏影,你可太小瞧我家沛安了。」

沈沛安心中一怔,她家沛安,什麼時候自己變成她的了。

不過……聽夏星榆這麼說,感覺挺不錯的。

彎腰俯身,沈沛安輕輕的將夏星榆抱了起來,一句話都沒有說,就徑直上了樓。

他的傷口又在流血,但是這些,都沒有懷裡這個女人重要。

到了房間,夏星榆急忙跳了下來,伸手扯開沈沛安的衣服,就要去看他的傷。

「你抱我幹什麼啊?」

她語氣着急,好在沈沛安傷口的血,流的不多,夏星榆這才鬆了一口氣。

只不過房門沒關,傅國權此時竟然追了上來。

急中生智,夏星榆將頭一埋,完美的擋住了沈沛安的槍傷。

「嘶……「

男人倒抽了一口冷氣,但看到來人,他瞬間明白了夏星榆這麼做的原因。

傅國權原本是氣不過,上來撂狠話的,沒想到竟又看到這種尷尬的場面,他急忙別過頭去,憤憤的咒罵了一句。

「夏星榆,你真是恬不知恥,若是夏董事長知道你這個樣子,一定要被你氣死了!」

聽到夏董事長這四個字,夏星榆心裏咯噔一下。

自重生回來,她毫無避諱的教訓了傅國權和夏影,夏侯勇那麼疼愛夏影,又怎麼可能置之不理呢?

想到這裡,她站起身來,走到門口,衝著傅國權的背影說了一句。

「傅國權,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身份,你若是敢在背後陰我,我保證你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